• 第十九章 身世

  这一天,墨在食堂拿一些吃的,喝的。墨伤介于脸上的巴掌印,都不敢踏出房间一步,因为他怕又像昨天那尴尬场面,吃喝就叫吴晓帮他第二天,墨伤脸上的巴掌印消失了,他去吃完午饭,就跑到甲板上。墨伤刚来到这里,就看到一个绝世美女,她秀发齐腰,雪白肤色,花容月貌,凹凸有致的身躯,鼓鼓的胸与纤腰有那么大的起伏,身高在一米七左右,墨伤估计着她的年龄,大概有十九,二十岁左右。墨伤站在离他比较远的地方,看着远方的美景。那个女人看到墨伤就问道:“小弟弟,你一个人?”

  “嗯,大姐姐,您好。”墨伤回答道。

  那女人听了墨伤的回答后,就走向墨伤,温柔说道:“小弟弟,你是来参观大陆学院的巅峰对决的吗?”

  墨伤扭头看向她,微笑道:“是的。大姐姐,你应该是来参加大陆学院的巅峰对决的吧?”

  那女子笑道:“是的,是这届的队长。唉,你有没有觉得我们好像是在说废话。”

  墨伤点头,也觉得他们在说废话,问一些明知故问的问题。

  “对了,我还没有自我介绍呢,我叫墨水仙,墨是墨水的墨,水仙是水仙花的水仙。”

  墨伤感到惊讶,他没想到自己眼前这名女子也姓墨,墨伤也自我介绍道:“墨水仙姐姐,您好。我叫墨伤,墨也是墨水的,伤是受伤的伤。”

  墨水仙听到墨伤介绍自己后,她的脸不再是微笑,而是充满疑惑,皱着眉,好像在想着什么。

  墨伤在一旁看着她,感到奇怪,就问道:“水仙姐姐,你怎么了?”

  “啊!我想起来了,你的父亲是不是叫墨轻狂?还有,你母亲是不是叫凌冰儿?”墨水仙突然大叫,吓得墨伤后退几步,因为他们离的比较近,就算墨伤后退几步,墨水仙还是能用双手抓住墨伤的肩膀。

  墨伤点点头,说道:“是的,我父母从我很少的时候就不不知去向,我是从我师傅那打听到我的父母的名字。水仙姐姐,你怎么会知道我父母叫什么名字?”

  墨水仙听到墨伤的回答后,放开墨伤,大笑,说了一些墨伤听不懂的,“哈哈哈,终于找到了,墨伤我终于找到你了。”

  墨伤有点听不懂,歪着头,问道:“水仙姐姐,你认识我?”

  墨水仙摸着墨伤的头,很开心的说道:“嗯,在你出生的时候,我见过你,没想到你已经长这么大了。”

  墨伤有点疑惑,他感到奇怪,暗暗的想着,我出生时不时我转世的时候吗?那时我身边除了我父母之外没有什么人了啊,她刚才说在我刚出生的时候见过我是怎么一回事?

  墨伤带着自己疑惑,问墨水仙道:“水仙姐姐,你是怎么知道父母的?”当然,墨伤不会问一些奇怪的问题,他知道如果问这些问题,墨水仙一定反问他的,要不然,等会他该怎么解释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想,不自觉的就想到了。

  墨水仙指着自己说道:“我?他们是我的叔叔和婶婶,墨轻狂叔叔是我爸爸的弟弟,爷爷的第二个儿子,墨家的二少。我一般都叫他们二叔二婶,你呢,就是我的堂弟,以后,我就叫你弟弟吧,你就叫我姐姐,可以吗?”

  墨伤点点头,道:“可以,水仙姐姐,额,姐姐,你可以跟我说说我爸爸和妈妈的事吗?因为从我有记忆起,就没有怎么听说过有关我父母的事情了。”

  “当然可以,二叔是在三十六岁时,在外修炼认识二婶的,我听爷爷说,二叔和二婶是一见钟情的。二叔带二婶回家,大家都说二叔和二婶是郎才女貌,他们很英俊,很美丽,很般配。他们很恩爱,认识三年后就结婚了,然后,第二年,你就诞生了。二叔和二婶在你出生一个多月后,二叔说想带你和二婶去游玩,爷爷有点不放心二叔和二婶,就想劝留二叔和二婶,但二叔很倔强,没有听爷爷的劝说,不过他说每个星期都会用灵通讯联系家族,爷爷很无奈,就由二叔带着你和二婶去游玩了。在那之后每个星期,二叔都会联系家族,但在那三个月后,二叔连续几个月都没有和家族联系,那时,爷爷有点慌了,就叫派家族的人去找二叔和二婶,但一直没有找到。二叔和二婶失踪后,我哭了很久,都快哭瞎眼睛,瘦成排骨,因为二叔和二婶他们对我非常非常好。但变化最大的是爷爷,苍老了许多,消瘦了许多,整个人都憔悴了。直到两年前,残天副院长来到我们家族,说了你们的事,爷爷知道二叔二婶被人抓去了,也知道你在苍穹学院。爷爷觉得是自己的错,他觉得自己不应该让家族隐退,并且封锁外界的一切消息。他觉得有愧于你们,觉得没脸见你,就下令,不准家族里的人去找你,也不准任何人跟你说这件事。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是在苍穹学院的,但是我忍住没有去找你,但真的见到你之后,我还是忍不住和你说了。”墨水仙刚说一点时,眼睛就开始泛红了,哭到现在,眼睛都红肿了,声音也沙哑了。

  墨伤的眼睛也是泛红的,轻轻的点点头,他大概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就说道:“姐姐,等比赛完后,你带我回一趟家族吧。”

  墨水仙突然端下来抱住墨伤,说道:“弟弟,你不要怪爷爷,当时我们家族过于鼎盛,爷爷怕族里的孩子过于骄傲,就让家族隐退,封锁外界一切消息。爷爷这样做也是为了家族能繁荣下去而不倒。”

  “我知道,我不会怪爷爷老人家的,我还怕爷爷老人家怪我们呢,我只是想替我爸爸对爷爷说对不起。”墨伤站着,没有挣脱墨水仙的怀抱。

  “嗯嗯。弟弟,姐姐借你的肩膀一用好吗?。”

  }"更q新e\最Q*快)*上酷C匠(◎网◎

  “可以。”

  墨水仙听到墨伤的回答后,像个小女人一样,把头埋在墨伤的胸膛里大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