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皓轩因为太在意墨伤的存在,而忘了梦雨晴的存在,才导致这样的结果。

  当所有人认为这场战斗是墨伤他们胜利了,然而云皓轩虽然是晕过去了,但几秒后,云皓轩清醒过来,他小心翼翼的使用灵术偷偷地隐藏起来,墨伤现出真身,墨伤刚落到地面上,就感觉到危险的气息,他扭头看向云皓轩坠落的方向,发现云皓轩不见了,墨伤再次使用“实影虚身”,把自己隐藏起来。他扭头看向梦雨晴,发现梦雨晴已经晕倒在地了,墨伤离实影不远处,看着四周,小心翼翼的防守着,不敢轻举妄动一步,连呼吸都是很轻声,因为擂台上只有他们两个了,一对一时,刺客对周围的一切事物都感到很敏感。

  再次突如其来的转变,让一个没有晕过去的杨擎苍对此感到惊讶,他本以为他那一组会赢,没想到云皓轩会这么快清醒过来。

  时间就这样一秒一秒的过去了,杨擎苍在一旁紧张的看着。墨伤使用那把剑和增幅效果的时间只剩一分钟,对于这点,墨伤没有感到紧张,反而越来越放松心情,因为他铭记着《墨家语录》一些话,其中一条这么说道:“在困境中,冷静,能让赢得逃出困境的机会;慌乱,只会使你堕落无尽的深渊。”

  云皓轩在暗处也没有动,两人就这样对持着,时间又过去半分钟,墨伤动了,为了胜利,墨伤拼了,强行突破苍穹功第三层,墨伤现出真身,“墨家剑法,第三式:狂剑斩。”墨伤在他的周围不断挥舞着手中的剑,不知道挥舞了多少次,在墨伤周围出现庞大的圆形剑气,云皓轩一直在一旁看着墨伤,小心防备着。

  墨伤用剑向地面刺去,他周围的剑气快速的向四周扩大,,云皓轩轻轻松跳过了,墨伤知道用这招对付云皓轩一点用都没有,但墨伤这样做只是为了知道云皓轩大概在哪个位置,也为了墨家剑法,第四式:神龙刺。

  墨伤知道云皓轩大概在哪个位置后,就使用神龙刺,向那个地方刺去。墨伤像化作一条龙,向前刺去,云皓轩看见墨伤用剑向他刺来,而且墨伤是一条直线向云皓轩走去,云皓轩就想从墨伤侧面的过去,绕道他的背后,再来给他最后一击,但云皓轩刚跑几步,墨伤就用剑换了过方向,又是和云皓轩的正面成一条直线,云皓轩换了几次方向,但刚走几步,墨伤也跟着转方向。云皓轩有点无奈,只好和墨伤正面对抗了,云皓轩现出真身,虽然,云皓轩明白,身为一名刺客,却选择正面对抗一名不是辅助和治疗的灵师,是一个错误的选择,但他也没办法,他无论想往哪个方向跑去,墨伤都会紧跟着向那个方向跑去。使用第二,第三灵术“黑暗影子,黑暗一击”,云皓轩想用速度来增加黑暗一击的威力。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砰!!”两人的技能正面对抗在一起,因为技能威力不分上下,所以这两招技能对抗得久了,这两招技能里面的威力发生了爆炸,两人都被弹出在擂台外。这一爆炸,刚才所有昏迷过去的人都醒了,他们迷迷糊糊看着擂台上的烟雾,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有杨擎苍知道发生了什么,杨擎苍第一时间不是跑到云皓轩的旁边,而是跑到墨伤的旁边,墨伤晕倒了,很显然,灵气又完全支透了,而且又损耗了生命本源。杨擎苍看到墨伤没有生命危险,他就跑到云皓轩旁边,云皓轩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有点虚弱,他的灵气已经用的差不多了没有了。

  杨擎苍再次来到墨伤旁边,把他抱起来,众人聚集在一起,刚才昏迷的人问道:“最后的结果怎么样,还有刚才的爆炸是怎么一回事?”杨擎苍把过程和结果一一告诉众人,众人点点头,一同说道:“原来是这样,我没想到最后竟是平局。”

  云皓轩看着墨伤,道:“他可真是个倔强的人,为了胜利,可以说是连命都豁出去了。”

  众人听了杨擎苍所说的过程后,大家都纷纷点点头。

  W酷|》匠d网唯8一正版,O其A他都是盗L●版d(

  “我先给他治疗一下,然后送他会房间休息几日吧。”

  “嗯。”

  ......墨伤朦朦胧胧的眼睛睁开来,竟然看见吴晓竟然在自己的怀抱中。两人间的呼吸可闻,墨伤闻到一股很香的香味,是从吴晓哪里散发出来的。没过多久,吴晓也起来了,吴晓睁开眼睛,看到墨伤就在自己的眼前,离自己很近很近,连墨伤的呼吸的热度都能感觉得到,而且墨伤还抱着他。吴晓的脸瞬间变成一个红苹果,墨伤就问道:“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

  吴晓别过头去,不敢直视墨伤,道:“没什么,你先放开我。”

  然而,墨伤并没有照吴晓的话去做,笑嘻嘻的,道:“你身上的香味很香,而且,你身体很柔软,抱着很舒服。”

  吴晓恼怒了,一巴掌向墨伤的脸拍去,怒道:“我叫你放开我,难道你没长耳朵?”

  “哦!!!!”墨伤挨了吴晓那一巴掌后,就马上乖乖的放开他了,摸着自己火辣辣的脸,墨伤有点悲哀道:“上一秒还好好的,下一秒就变得如此之凶,善变的男人。”

  墨伤放开吴晓后,吴晓就下了床,没有理会墨伤在说什么,怒气冲冲的走进浴室。

  墨伤坐了起来,抚摸着自己的那火辣辣的脸,看着吴晓走进浴室后,自己就小声嘀咕道:“什么样的人啊,真是的,不知道这巴掌脸又成什么样了。”

  墨伤在一旁的桌子上找到一把镜子,墨伤用镜子照看着刚才被吴晓那巴掌打中的地方,墨伤看了之后,就说道:“还好,还好,不像上次那样肿成猪头,只是留下一个巴掌印。”

  过会,吴晓从浴室里出来了,恶狠狠地盯了墨伤一眼后,就走出房间了。

  墨伤有点无奈,在一旁嘀咕“什么嘛,真是的,自己打了别人一巴掌还能这样。上天啊,为什么啊?算了,继续睡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