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伤张开眼睛,看着自己的双手,心想:这是哪?难道我还没死,还是穿越,重生了?雪琳呢?雪琳她是否还好?还是……,师傅现在他老人家不会为了我和雪琳去报仇而去挑战一个国家吧?希望他老人家不要太伤心,能一世平安。

  墨伤想着想着,不禁地留下了眼泪……

  当墨伤想着想着差不多快要睡着时,他感觉到手臂有点刺痛,但也只是几秒钟,他并不理会手臂上刺痛的原因。随后墨伤听到一个女人的哭声,墨伤感到诧异:难道是雪琳?不,应该不可能的。

  那名女子抱起墨伤,抚摸着他,并悲伤的说道:“孩子,我的孩子,呜呜。”

  在那名女人还有一名男子,那名男子啪啪那名女子的肩膀,并对那名女子说道:“唉,别太伤心了,让我抱抱伤儿。”

  墨伤从女子的手上来到男子的手上,那名男子看着墨伤说道:“孩子,待会你到别人家去,一定一定要听话哦。父母不能陪你长大,你千万不要记恨父母,你要记住父母是永远爱着你的,我们离开你,也是逼不得已的。”

  墨伤看着这一男一女,心想:这应该就是我的父母亲了,没想到我上一世是个孤儿,在这一世,我不再是孤儿了。上一世,在一片竹林了,师傅听到我的哭喊声,把我捡回墨家,并收我为徒。到我十七八岁时,在我被师傅捡的地方,我遇见了雪琳,雪琳……但现在是什么情况,我父母为什么要哭?他们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好想和他们说话,可是,他们根本就听不懂我上一世的语言,我也听不懂他们的语言。

  墨伤无奈的闭上了眼睛,假装睡觉……

  年轻的男子看着自己手中的孩子,说道:“看来伤儿已经睡着了。”

  年轻的女子哭泣着回答他,说道:“我不想抛弃伤儿啊。呜呜呜……”

  年轻的男人悲伤的说道:“我这不是抛弃他,是把他放在我最好的朋友那里,让他照顾着伤儿。我们现在情势危急,可能会连累伤儿,这也是不得已要把伤儿送到他那里,让他照顾的啊。”

  年轻的女子早已泣不成声,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只是悲伤地说了几个字:“可是,可是……”

  年轻的男子悲伤的说道:“我也舍不得伤儿啊,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他会好好的照顾伤儿的。”年轻的女人不说话,只跟在他的身边。

  过了一会,年轻的男子和年轻的女子来到了一处很隐秘的地方,他们兜兜转转了几圈,他看到一间房子,他们站在房子的门口前,年轻的男人向前有了几步,敲了敲门,说道:“残天。”,里面传出年轻的男人的声音:“来了。”,残天开了门,说道:“你们终于来了,快进来。”

  年轻的男子摇摇头说道:“不了,后面还有人追着我们,残天,我们把伤儿交给你了,你要替我们好好照顾他,拜托了,我们先走了。”

  “我可以帮助你们,我先拖住他们,你们快点回学院,有阁主在,他们不敢动你们的。”残天说道。

  年轻的男子回答他,说道:“唉,真的不用了,我夫妻俩不想连累学院。”

  残天大声回答他道:“怎么会连累呢,难道我们还怕他们不成。”

  年轻的男子说道:“你不知道这次的严重性,这次除了学院的灵仙不会杀我夫妻俩,全大陆的灵仙都出动了。伤儿就拜托你了,我们先走了,再见。”

  年轻的男子说完,不等残天回答就走了,一瞬间就从残天的眼中消失了。无论残天怎么叫,也没有一点声音回答残天。残天无奈的摇摇头,唉声叹气地向屋子里走回去了。在此过程中,墨伤听得一清二楚,虽然听不懂,但墨伤把他们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放在心里,等学会这一世界的语言再把他们所说的翻译出来。他想知道他的父母因什么事情而离开他。----------------------------------那是个四,五岁的男孩,穿着一身白蓝色的衣服,坐在草坪上,看着东边鱼吐白沫,微微的呼吸,眼睛泛起微微的紫气,呼吸与紫气形成奇妙的气流,那个男孩看见面前的气流,集中了精神,那个男孩说道:“已经四年多了,还是突破不了第一层。难道和这个世界有关系?苍穹功第一层和第二层之间的屏障没有那么厚才对的啊,苍穹功一共有九层,如果第一层和第二层之间的屏障就这么厚,那后面那几层的屏障岂不是无法突破,没法突破苍穹功,我该怎么练仙骨掌和墨家剑法啊。”

  眼前这个孩子就是在鬼门关上,被大军给杀死的少年。墨伤那稚嫩的声音说道:“墨家剑法,第一式:秋舞落叶。”

  墨伤周围只是出现非常非常淡的落叶,但很快就消失了。

  “不行,不行。只是出第一式,就已经快要累瘫了。现在的功力,连第一式都出不了。试试仙骨掌如何吧。”

  “哈!”墨伤对着一颗大树使出了仙骨掌,但也只在大树上留个手印,并没有把它给打穿。

  d!酷rg匠,网唯b一正eb版》,O其|他◎;都#/是Uf盗y版2e

  墨伤打完那一张后,就直接躺在草坪上,“不行,还是不行。苍穹功不突破就没法修炼下去。该怎么办才好啊。”

  墨伤来到这世界已经四年多了,差不多五年。不知道是天注定的,还是巧合,他的名字还是叫墨伤,他的名字是他父母取的,他只在出生的时候感受过父母亲的手,却再也没有见过他的父亲和他的母亲,墨伤连他父母亲的脸都没看清楚,他们就离开了墨伤,不知道去向。墨伤是他的师父养大的,他的师父跟他说他的父母去办一件事了,需要很久才能回来。其实墨伤是知道发生什么的,自从他学会这世界的语言后,他就知道了,他很痛苦,也很开心。墨伤在心里暗暗发誓:父亲,母亲,等我长大后,我会找到那个组织的,我一定会帮你们报仇的。我必与他们不共戴天。

  墨伤站起来,看着东边鱼吐白沫的早晨,太阳逐渐升起,墨伤自言自语的说道:“已经是这个时候了,是时候回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