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的目光同时被鹦鹉吸引。

  小姑娘将药端给幕少初,顺了顺鹦鹉漂亮的尾羽,笑嘻嘻望着江东雪开口,“楼下有两个哥哥在逗人家玩,一个扮鬼,一个使坏,好多人都被吓到哩。”

  江东雪点了点头,又冲着慕少初重新开口,“好了,叙旧就到此为止。大夫明天会接着来一趟,伤药会有店小二负责,你先在这好好养伤吧,我接下来还有事要办,就此别过了。”

  慕少初张开口,又不知称呼什么好,最后只好说了一声‘慢走’。

  待两人离开后慕少初才有功夫检查自己的伤口,那是一道比手指略短的细长伤口,慕少初几乎能回忆起那个人剑上的寒气,那缓慢而坚定的一剑。

  慕少初本以为自己或许会死在那里,像是为四年前倒在雪里的那个孩子偿命。

  但那个人没有下重手,只是用唯一的那只眼睛盯着他,一字一句的吐出那句话,他的声音几乎在留在慕少初的耳边。

  “这是我最后一次放过你,你要是再敢出现在我面前,我就杀了你。”

  “谁要你放过……”慕少初甚至都没有发现自己已经将这一句喃喃出口。

  他甚至有几分动摇,那个自称端晏的男人和楚怀风除了那只瞎掉的眼睛,几乎没一点儿像的地方。楚怀风会为了初次见面的朋友牺牲,端晏却会对他下狠手。楚怀风会叫他快跑,那个男人却威胁说要杀了他。

  除了那只眼睛,他们就像完全不同的两个个体。

  难道我真的找错人了?慕少初将手臂遮在眼睛上,眼前一会浮现的是四年前的影子,一会又是那个男人冷漠拔剑转身的背影。他想将这两个影子重合,这两个影子却固执的只活动在时间的两端。

  他想像从前一样告诉自己,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只要这样找下去,总是能找到楚怀风的,但那个人的声音总是在他的耳边徘徊。

  如果楚怀风真的死了呢?

  或许事实真如全天下人所说的那样,他这些年,只是在找一个死人,一座坟。

  不可能的!

  慕少初负气的翻了个身,却因为扯动伤口疼的眉毛都皱成一团。不管怎样楚怀风都不会死的,将不知道哪来的信心,他就是相信楚怀风还活着。他有这个自信,就像他不管想要什么,最后都会得到一样,他想要楚怀风活着,楚怀风就一定还活着。

  7/最“新F章P&节0)上酷…匠》网V

  楼下又传来隐隐的争吵的声音,从慕少初醒来开始,这个声音几乎就没停过,慕少初也不愿就这样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干脆爬起身循着声音找了过去。

  沿着楼梯下来是一个装饰的颇有雅趣的庭院,修建得体的草木将视线割的零碎。慕少初也只能隔着枝叶隐约看见是一群人在围着一个披着毛披肩的瘦高个,周围零碎的还有不少人像他这样,散在一旁看热闹。

  再走进些还能模糊的看到瘦高个面容有些苍白,看起来像是有旧疾。

  那一群人大多是短衫打扮的武夫,不少还带着刀剑,骂骂咧咧的神情不善。

  慕少初寻了一个中年男人身边走去,还未开口那个男人就为他介绍开来了,看来是个嘴碎的。

  那个男人介绍到,围人的一伙是城里的无赖,仗着有点功夫便到处作恶,欺软怕硬处处惹人嫌。里面被围的那个痨病鬼本来在楼里吃茶,那两个无赖看他像个有钱的主,便上去碰瓷,谁知道这个男人会妖法,都不用动手就将这两个男人丢出了门外,一个摔断了胳膊,一个掉了颗门牙。这下无赖们不干了,说是找了个高人来除妖。

  慕少初细细打量,发现人群里面果然有个黄脸的汉子像是领头的,正在装模作样说要为民除害。

  那黄脸汉子说一句周围的无赖就合一句,越说越气氛高涨,到最后都像是在唱法海收白蛇的戏段子。

  说道兴起,眼见得逞足了威风,那黄脸汉子便上前一步,掏出了他那把斩妖除魔的宝剑,一剑向那带着病容的年轻人劈下。年轻人不闪也不避,眼见得就要血溅当场了。

  几声惊呼响起,胆小的都已经闭上了眼睛。

  却见那黄脸的汉子真像是中了妖法一样,本来是劈下年轻人的剑,忽然就转向朝自己落下来了。幸得在最后关头停止了手,不然要见血的可是他自己了。

  连带着来找事的无赖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神色,惊叹之声此起彼伏,慕少初却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