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绿色还有黄色。

  是一只鹦鹉。

  慕少初眨了眨眼睛,那只扁毛的畜生冲着他脑门就是一嘴,啄的他生疼。

  “三鲜,回来。”

  三鲜鹦鹉扇扇翅膀飞到一旁的立架上,坐在一旁的小姑娘放了一把葵瓜子在上面,这只色彩鲜艳的小畜生就愉快的吃了起来。

  慕少初挣扎着起身,看向房内的两人。喂鹦鹉的小姑娘大概十二三岁,穿着绿衣裳白裙子,像颗水灵灵的小白菜。另一个穿着青袍子的人背对着慕少初坐着,只见得肩背生的宽阔挺拔,手上在把玩着什么。

  “那是我的剑!”慕少初想站起身来,却又忍不住捂着跌回床上,他有些哑然的看着自己身上已经被包扎好的伤口。

  “嘻嘻。”小姑娘看见慕少初滑稽的模样忍不住笑出了声,“你性子比三鲜还急躁哩。”

  架子上的鹦鹉配合的怪叫了两声,嘴里叼的瓜子掉了一地。

  “闻铃。”那个青袍的男人低声叫了声女孩的名字,小白菜悻悻的收住了嘴,只是余光还时不时的溜回晏少初的身上。“你先去把药端来。”

  小姑娘见还是被使唤到了,装模作样的哀叹了一声自己命苦,拽起架上吃的正欢的鹦鹉,一溜小跑的出了房间。

  “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见小姑娘出门,慕少初将注意全放在了这个青袍的男人身上,他居然莫名的在这个男人身上感到一丝熟悉。

  那个男人站起身来,身量比慕少初想象的还高,但在幕少初看到他样貌的那一刻,他的心神就全沉浸在讶然之中。

  √*酷●匠R网n首发0}

  “你……我认得你!”幕少初忍不住脱口而出。

  那个男人露出几分疑惑的神色,随即轻笑出声,“我虽然知道你,但你应该没见过我。”说着将两柄剑丢回幕少初的身上。

  幕少初忍不住又仔细的打量了那个男人几眼,虽然第一眼看上去有些相似,但细看还是能发现在某些地方有些许微妙的不同。

  那个男人见幕少初的神色,眼帘微垂,片刻后像是想通了什么笑道:“你是不是在师……晏长临那翻出过我年轻时的画像,之前我带走了一些,不过应该有留下不少。”

  幕少初刚想摇头,随后又想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点了点头,开口问到,“你是江东雪。”

  男人从善如流的跟着岔开话题,回道:“是我。”

  “师父曾经说过不想再见到你,你为什么回来。”幕少初也不知为何自己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大概他对这个敢对晏长临下战书的前师兄,有些超出他估计的好奇心。

  “他原话可不是这么说的。”江东雪又露出笑容,不知是否想起了那个在江湖上与其说是传说不如说是可止小儿夜涕的噩梦的男人。

  “他明明说的是,若是我再敢踏回关内一步,他就杀了我。”言至于此江东雪反而露出几分混合着厌恶期待兴奋交杂的复杂神色。“我这几年都来来回回不知多少次了,却也没见他赶着来杀我。”

  幕少初默然,就算他只进门四年,都知道江东雪是晏长临最疼爱的弟子,是晏长临带在身边亲自抚养大比亲生儿子都疼爱的养子,谁知如今两人却会变成如今这势同水火的局面。

  江东雪刚准备开口,小姑娘便端着药进来,那只聒噪的鹦鹉也飞到房内,鸟嘴里还兴奋的学舌着,“夭寿啦,妖怪杀人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