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疯了吗。”骑手毫无顾忌的一剑落下,两柄剑发出刺耳的交击之声,剑身在那一击之下不停的震动,慕少初不由的退开一大步,两人才终于有时间喘口气。

  酷%匠网永;久@免*费看小,。说a'

  骑手这时才注意到场景已经几度变换,现在他们早就不知道偏离远处有多远。

  “楚怀风,这里已经没有别人了,如果是他们逼你的,你告诉我,我和师父都会帮你。”慕少初大口喘着粗气,眼睛里却全是兴奋的光芒,从没有哪一刻,他离他的愿景那么接近。

  “我告诉你最后一遍,我叫端晏,不是你说的什么楚怀风。”端晏向前跨出一步,一招一步凌霄夹杂着无比的焦躁与恼火向晏少初劈去。

  “你只是还没想起来,你看,这招就是师父当年教你的第三招。”慕少初同时挥剑用同样招式挥手劈下。

  又是一声响彻天地的金铁夹击,两人各退一步。

  慕少初露出笑容,“你看,一模一样。”说着眉峰却忍不住拢起,这一剑的力道震的他虎口生疼,本来满腹的兴奋都被端晏展现出的实力撕的粉碎,无论是力道剑法还是对敌的经验,端晏都和四年前的那个男孩表现的完全不一样。

  他这四年来一刻都不敢歇息才有如今的实力,但他呢?如果他真是楚怀风,他是如何进步如斯?

  端晏却丝毫没被晏少初的口舌影响,接着退回的力道脚步一旋,转身招式上手再次冲上。

  端晏像是打出了真火,攻击,试探,两人全无保留的厮杀着。本可手下留情的招式也开始往要害上走,大有一种不死不休的气势。

  慕少初越是接招越是心惊,他之前也与各路剑客交过手,无论是少年天才还是成名已久的名宿,都没有像是端带给他的这样沉重的压力。

  端青的招式他还勉强能跟得上,就算跟不上的也来得及靠布法补救,但越是交手慕少初越是觉得遍体生寒浑身都不舒畅,反观端晏,却是一招比一招上手,行招间没半分留情。

  慕少初抓住空隙又提了几句晏长临和楚怀风之事,端晏却毫无反应,像是慕少初在和一个聋子说话。慕少初反而因为分心差点被被端晏,最后虽是避过,也多添了几道伤痕。

  两人招式时而缠绵相叠,时而又像是恨不得将对方吞之入腹,招招都是剑意,寸寸都是杀机。连绵的交手更是使得两人犹如困兽,身上不时增添几道血痕。

  雪中的风声终于停下,静寂的只剩下两人的喘息声。

  或者说,是慕少初的喘息声,因为端晏只是略作调息就平复了下来。

  “这是最后一次警告你……”端晏手腕微动,剑尖从身后指向身前。“如果你还像这样纠缠不休,断掉的就不只是你的衣袖。”

  慕少初闻言略微低头,才发现自己衣袖的一角早在不知何时被端晏削去了。他心中一紧,面上却是强压着情绪,反而露出轻松的神色。

  “我知道你是他,我认得出来。”慕少初抿了抿干渴的嘴唇,言语反而更加坚定。“不管是一天也好,十天也好,一年也好,十年也好,我总会让你想起来的。”

  “我不是楚怀风,楚怀风已经死了!”那些焦躁终于从端晏的唇齿间冒出,他再也压制不住它们了。“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晏长临的徒弟四年前就死在关云河。”

  “他没死!”慕少初忍不住脱口而出,“你站在我面前就是最好的证据。”

  他的耐心好像都已经被这个家伙消磨殆尽,他甚至都没注意到自己话语间的焦躁,“就算他当时没死,那也是被秦广王带回了阎罗殿,晏庄主和阎罗殿的情况你比我更清楚,这二十年来晏庄主杀了阎罗殿多少门人,你觉得楚怀风落到他们手上还能活得下来吗。”

  “他能活下来的,我答应过要回去救他。”慕少初嘴上虽然说着他,眼睛却是死死的盯着端晏。

  那双眼睛里的情绪太复杂,负责的超出了端晏所有对于感情的认知。

  “你是疯了还是傻了!”端晏忍不住闭上眼睛,似是想逃开这个目光,又像是不想再与慕少初纠缠下去,声音却越提越高,“你要是不肯清醒的话,我来帮你清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