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那位的那位姑娘,反正你的马也伤了,你的人也伤了,要不要顺路和我们一起回去?”少爷已经享完了他的盛宴,那些仆从忙碌的收拾着场面。马也从一旁被牵出扫落鞍上的雪碎,所有人包括他的两个护卫都在忙碌的,只有他一个人懒洋洋的站在亭边无所事事。

  落雪被亭延遮挡着,没有一片落到他的身上。叶微雨怔怔的回过头,也看不到他的表情,就像被飞雪分开成了两个世界。

  她凄凄惨惨的站在雪地里,衣服头发上全是雪渣子,伤口还流着血,刚才流出的汗现在变得冷的刺骨,还刚输了剑,眼圈也是红着的。她不知道自己哭没哭,不过样子一定很难看。

  她又转了转头,被阿法打落在地上的那把剑就在她眼前。

  她本来就不适合学剑,女孩子家家的学什么剑,体力上也跟不上男人,又没人愿意教她。就连入门也是哥哥们看在血缘的份上偷偷漏给她一两招,没有人对她抱有过期望,没有人对她有过要求,从没有人让她走上这条路。

  但她现在,为何还不舍得放手呢?

  叶微雨伸出手,却被肩上的伤疼的一怔,那一瞬间她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半秒的沉默后她坚定的伸出了手,忍着疼痛将那把剑捡起。

  她露出一个微笑,也不知道对方看不看得见,她笑着说:“好啊,拜托你了。”

  “我刚才还以为你要丢下剑哭着跑了。”少爷出口的话还是那么直接,他好像从来都不会说别人爱听的话。

  现在他两都舒舒服服的骑在马上,叶微雨的伤口包扎好了,少爷还特地找人给她拿来了披风和暖炉。两个武夫骑马跟在后面,叶微雨的坐骑也用装货物的小车拖着,一行人慢慢的向来时的路走去。

  不知是因为暖和起来还是什么原因,叶微雨身上那些冰冷的感觉少了许多,她好像因为输了剑,反而变得高兴起来,话也多了起来。

  “我本来是准备哭着跑的……”叶微雨说着自己也笑了起来,她虽然发髻凌乱一身血迹,却好像狼狈的不是她自己,而是对面那个正试探着人心的小少爷。

  “我之前只与我的哥哥们对过招,他们都说我有天赋,和他们比试也是我赢,我就觉得自己可厉害了。”小姑娘别了别鬓角落下的头发,“可是现在我输了,这是我第一次输,但应该不会是最后一次输。那个哑巴比我强,现在我还赢不了他。”

  “我以后还会遇上很多很多比我厉害的人,还会像这次这样受伤,还会觉得难受……但是,没关系的,这些都没关系。我以后总会赢的,我会变的很厉害,比我爹和哥哥们厉害,比今天遇到的那个哑巴厉害,比所有人都厉害,我喜欢剑,不是剑选择了我,而是我选择了剑。”

  叶微雨的声音毫无起伏,她好像只是在和别人谈论着天气或是今天晚上该吃什么这些话题一样,但少爷却是从她的声音里听到了某些不一样的东西。

  “我会赢的,无论以后会遇上什么,我会赢的。”

  ……

  CL酷N$匠◇‘网w,唯;一正版,*其他(都q是t盗;版

  “要吗?”少爷递出了条手帕,另一只手手指在自己眼眶上点了两下“你还是哭出来了哦。”

  “哈哈,当然要。”叶姑娘这回是真的笑出声来,干脆的接过手帕。

  “其实我之前听说过你。”

  “嗯?”叶微雨好奇的转头。

  “叶家的怪胎、任性妄为、明明是女孩子却比男性还要好斗、基本上仙桥城内大部分男孩子都被你揍哭过……”少爷掰着指头一个个的开始数起来。

  “那都是好久之前的事了,再说我都没揍过你啊。说起来我之前在城内没见过你,你却好像很熟悉仙桥城?你叫什么名字?”叶姑娘听的又忍不住笑了起来,像是想起了儿童时那个个性恶劣的小姑娘。

  “我是何家的养子,何故,之前一直在南边跟师傅学相法,最近才回来的。”

  何家,养子,还有那个剃头匠的那些话,叶微雨眼神偏了偏,不知想到些什么。

  “对了,小叶姑娘,我们这次遇见也算是缘分,我来帮你你相上一卦怎样……”说着何故就开始装模作样的掐算起来。

  “嗯,主临星官,东宫不正……小叶姑娘,这个月你要遇到什么不好的事,就向南走吧,南边有你的生机。”

  “嗯?”叶微雨歪了歪头“那就先借你吉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一卦十块钱说:

  嗯,担心有人会误会所以加一句,小叶姑娘,她不会和何故bg的!他们两人都有自己的基友啊「黄豆笑哭。jpg百合超萌的「默默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