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永远无法忘记那天看到的情形。

  那个一脸悠然的男人,那一拂袖,他剑上楚怀风的血。

  纷飞的雪里,黑衣的少年倒在那个男人的脚下,满脸鲜血,大喊着让他快走。

  枯折的芦苇。

  酷x匠#b网、0永@久免费6看sl小说e

  河面上结着冰。

  白色的雪落到红色的血上。

  空无一人的雪地。

  他那天抱着两人的剑牵着楚怀风的马走了好久好久,久到他都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跌倒在雪地里。

  再醒来时已是七天后,他躺在猎户的家里,挣扎着喊出了晏长临的名字,又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他时而清醒时而昏迷。

  有时从漫长的黑暗中醒来,能看到胡子眉毛一大把的医师为他把脉,有时是一个娇俏的少女好奇的打量着他,有时又是一些年轻人围在他身边嘈杂的说着什么。直到最后,他才在一片朦胧中看到了那个男人的影子,那个剑中之神,晏长临。

  他记得自己想拽住那个人的衣摆却抓了个空,他记得自己用嘶哑的声音喊道,“救他,快去救他。”

  他记得有一只手覆上他的肩头,那只手是那样的温柔而有力,使他莫名的感到安心。他听见一个低沉的声音低声说道:“放心睡吧,我会带他回来。”

  然后,他便安然睡去了。

  叶微雨的剑在少年脸上留下一道血痕,这是他中的第八剑,之前七剑已在他身上留下了不少痕迹。

  “咳…小喻,回来吧。”为首的骑手终于开口,虽声音俊朗,气息却有些不足,像是仍在病中的模样。“阿法,出手。”

  那中间的骑手并未回应为首的人,只是像困在梦中一样,过了好一会才僵硬的翻身下马,只是仍未摘下披风斗笠,剑也仍在鞘中。

  喻飞一步一步的退回马边,似是心中仍有不忿,一双手紧握,望着少女的眼中像在燃着火。叶微雨却未理会喻飞的神情,而是兴致盎然的看着阿法,等待着这少年剑客的惊世一剑。藐视弱者,岂非是强者的天然权力?

  看着少年上前的动作叶微雨有些讶异,只见那少年行动迟缓,四肢僵硬,连寻常的武者都不如。见到此景叶微雨的心中不仅凉了半截,怕这阿法与之前上场的喻飞一样,只有半瓶水的功夫。

  待少年站定了,叶微雨微微咬紧下唇,既然喻飞也只是面露不忿而没有上前,说明他也是对这叫阿法的少年有不小的信心的,再加上之前听来的这少年剑客行事古怪与常人不同的传闻,叶微雨暗自定心,也不谦让,就着刚才比斗的悠然以及锐意,一剑客自西来便出了手。

  剑门的剑法似是都带着些辉煌,每次比斗的剑光都比寻常剑法耀目些,煞是好看。那被称作阿法的少年却没被这璀璨的剑光迷了眼,隐在斗笠下的面孔也看不出他的眼神。只见他脚步未动,剑鞘一起,虽然仍是那副迟缓的模样,却正好迎上了这一剑的薄弱之处,点的叶微雨使不上力。

  叶微雨暗暗吃惊,心想着新近成名的少年剑客果然有两下子,不由的战意更浓立刻换招,剑势忽左忽右,正是一招雨打芭蕉,剑光四落。这招正是剑门中的高深剑法,在江湖上曾闯下过赫赫声名。

  阿法或挑或捻,招招都是剑法薄弱之处,剑剑逼的叶微雨回剑换招。

  叶微雨眉头一皱,知是阿法虽然行动怪异,自己无论使何招都被他用奇怪的攻势挡了下来,却也没漏怯意,反而是对对方的剑道领悟暗暗佩服,这个少年果然是够资格和大哥来比试的。

  两人又来往了十几招,一时间飞雪四溅,剑影缤纷。那些少爷带来的家仆哪见过着神仙打架的样子,早就惊的目瞪口呆,只是碍于主子在身边的关系,没表现的太明显。那一高一矮两个武者,也是目光微闪,看的无比投入。只有那少爷好像对这江湖中难得一见的少年英俊的过招不感兴趣,一脸微醺的模样。

  场中唯一没看着刀光剑影的,大概只有那名行客了。

  行客已经将斗笠摘下,束在脑后的长发有几缕散落在前额,几粒雪花沾染上了,又被口中吐出的雾气融化。

  他的目光穿口中吐出的白雾,穿过层层叠叠的飞雪,穿过少年少女的刀光剑影,穿过了四年了时光,似乎看到了很远的地方,那是他在无数个夜里反复的噩梦,也是他无数个黎明挣扎着醒来后的第一个念头。

  在那一瞬间他甚至有一霎的畏惧,畏惧这只是他的有一个梦境,醒来后他还是得面对自己将愿意舍命救自己的知音一个人孤零零的留在雪地里。

  似乎是被行客过于炙热的眼神烫到,为首的骑士偏过头来看向行客。

  他转头的幅度比常人要大些,是那只盲了眼睛的关系吗,行客脑海里忽然飘过这样一个念头,不知为何竟涌出一股心酸。这只是他看他的第一眼,在他没看到的地方,这只眼睛带来的影响,这种的不便又有多少呢?

  或许是行客的眼神太过直接太过复杂,骑手微微皱起眉头,似是陷入了回忆。那一瞬间,行客发誓他在那一瞬间看见了骑手微张的口,他几乎都以为骑手要叫出他的名字了,可是最终,骑手只是冷漠的移开目光,像是心神又落到了两人的比斗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