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还来不及露出喜色,只是在雪地间喘着粗气,似是不敢相信那一剑的效果。

  白色的血落在红色的血上,有那个断指的孩子的血,也有剃头匠的血。行客看着这一切有些晃神,四年前也是这样的血,也是这样的雪。他忍不住想起那个四年前失踪的少年,如今他在哪里呢?他从未怀疑过那个人的生死,就像那种与生俱来的默契一样,他从未想过楚怀风死亡的可能性,而是坚定的相信着那个少年仍然活在世上的某个地方。

  似乎是应着他的思绪,一个带着斗笠披着黑袍的身影骑着马从飞雪中出现,就像四年前的那个少年从他的思绪中走了出来一样。

  慕少初全身的肌肉紧绷,那一瞬间他甚至有一种自己已未在人世而是存于梦中的感觉。甚少动容的面孔也出现了裂缝。

  那骑手帽檐压的很低,似是畏寒而将整张脸埋在了衣领里。

  慕少初看不清他的面容,只能感觉自己的心跳在加快着,当年在关云河边飞奔的感觉又回来了,那种灼热的燃烧着不能呼吸的感觉。是他吗?他回来了吗?他就像当年消失在风雪而现在也从风雪中回来了吗?

  他甚至都没注意到这名骑手身后与他相似打扮的两人。

  那公子哥儿和少女却是对此作出了反应。

  公子身边的两名武夫在看清了骑手中的一人后都显出了如临大敌的表情,紧张的护在自家少爷的身前。那名少女看清中间那人手上的握剑以后,却露出一种雀雀欲试的表情,像是刚才与剃头匠的那一场比争给了她无穷信心,此时只想继续与人交手,证明自己的实力。

  “你是阿法?”少女强抑着胜利后兴奋问道,字里齿间都是战意。

  三名骑手勒停马步,落在最后的骑手摘下落了一层薄雪的兜帽,仰起脸说道:“你问这个做什么,难不成想比剑?”

  众人这才看清,原来落在最后的这位骑手却是个只有十三四岁的少年,比少女还年幼上三两岁。

  “又不是问你,”少女眼神都未分给少年,仍是紧紧盯着中间的骑手,“我听说你是这两年难得的剑客,五虎三英都败在你手上了,这次入蜀就是为了挑战蜀中第一剑客剑门大弟子叶詹对不对,我是叶詹的妹妹,他会的我也会,你与我比剑,如果你连我都赢不了,也不消说去挑战他了。”

  那少年见少女连眼神也不屑给他,不由的气结,拔出一柄臂长的短剑跳下马冷哼道:“别说你是叶征远的妹妹,就算叶詹本人来了,在阿法手下也是走不过三招的。今天我就代他来好好教训教训你。”说着便向叶微雨扑去。

  叶微雨刚历过一战,战意正浓,此时见少年来了也是不闪不避,正面迎上了少年的一剑。双剑相交,金铁之声又在这天地间响起。

  少年拼过这一剑后不由的退后几步,手臂震的发麻。

  少女却是轻松挽了个剑花,笑道:“如果你就这种实力的话,我还真要佩服你的脸皮厚度,凭这三脚猫的功夫,就敢开口说要教训别人。你还是乖乖回去吃奶,换你的阿法哥哥上吧。”

  少年被叶微雨的刺中,脸上一红,大吼一声又冲了上来。

  却见少年在叶微雨的剑下左右支拙,一会被挑开几步外,一会儿又被叶微雨的剑光勾回,肚子上结结实实吃了叶微雨一脚。

  少年的状况瞧的亭内的人连连蹙眉。长脸的武夫小声说道:“这孩子虽然实力在同龄人也算是不错,但他用的是短剑,讲一个轻灵快捷,走的是险中求胜的路子,那女子却也是这一路剑术。比快那孩子跟不上,比险那孩子也跟不上,细看起来的话,这孩子的剑术还比不上刚才那个耍刀的孩子。”

  年轻人身边的另一个圆胖武夫接口道:“可惜刚才那孩子已经被小叶姑娘断了一指,怕是不能再习刀了,可惜了一个好苗子啊。”

  “诶,话也不能这么说。”少爷放下酒杯接口道,他白净的脸上已因饮酒而泛起些许晕红,似是对着一场场的好戏看的异常满意,“那孩子功夫再好也只是个杀手,功夫越高死在他手上的人就越多,现在废了他的功夫不正是造福苍生吗?这可是积德的行为。”

  “可像他那样的孩子没了功夫估计就活不下去了。”圆胖的汉子忍不住接口道。

  “那又怎样?死了他一个,以后却能活下来千千万万个可能死在他手上的生命,这样不好吗?”少爷笑着说道。

  圆胖的汉子似是不同意少爷的观点,却又找不到可以反驳的话语,只好在那里干着急。

  行客那边却像是没看到少女与少年的比剑,也没看到中间那个带着兜帽一身剑气的骑手,像是周围世界的一切已经与他无关了,只是静静的看着为首的那个骑手。

  那个骑手也像是感应到了慕少初的目光,微微抬起来看向他。

  2酷i匠L网、首Z发s@

  慕少初浑身一震,那个骑手有一只眼睛是盲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