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少年人额角见汗,发鬓凌乱,衣摆出也微有破损,再加上之前看到的新血,楚怀风也大概猜出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怕是这少年受到了阎罗殿的追击,见到穿着黑袍斗笠的自己也当成是阎罗殿的余党提剑便砍。看到自己拔出了飞鸿剑才知打错了人,却又不想认错,于是挤出那句嗤笑,又口出挑衅,说成是试自己的功力。

  相通这节楚怀风顿时觉得哭笑不得,但又觉得幸运,心想不如就趁这阴差阳错教训这小子一顿,将他赶回家,那师尊便又只只有自己一人作为弟子。想至此节楚怀风开口道:“我虽有风寒在身,但你亦是刚经历一场苦战,这样算起来我俩算是半斤八两。不如我们十招之内定胜负。我赢了你就滚回你的神都府去,你赢了我就带你去见师尊。”

  “嘿,你这话说的,便宜全让你占尽了。”慕少初微歪着头嘲讽道,“不过小爷从学剑以来就没输过,别说什么十招二十招,有什么招数尽管上吧。”

  “那便请了。”楚怀风说着走开了几步,慕少初也跟着避开了马匹。

  两人站定不到片刻,楚怀风便抢先出了手,他知两人情况都不便久战,出手便是一式寄意天汉点寒星,轻灵飘逸的漫天剑光顿时织成一片寒光璨若星河,点点星光尽数落往慕少初周身。

  慕少初也未乱阵脚,他表现的虽是轻浮急躁的性子,出起招来却是沉稳大气,一招长河孤烟收尽飞鸿剑芒,顷刻间一缕轻烟破网而出,自袭楚怀风面门。

  两人你来我往,剑锋扫荡之处积雪俱融,转眼便过了六七招。

  楚怀风本是想速战速决,却没想到和这少年斗起剑来是如此契合。平日里比剑的不是不堪一击的同辈就是让他毫无招架之力的师尊。这样与他实力相近,剑招来往契合的对手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楚怀风越打越觉得酣畅淋漓,只恨不得这场比斗永远不要结束。

  对面那少年出招也是愈加顺遂,看他表情也是觉得遇上了一个难得的好对手。

  两人的出招愈加繁复,使出的招数愈加随心所欲,约好的十招之约早被抛在脑后。

  又是百招过去,两人均已额角生汗气息微喘,楚怀风心知这是到了一个分胜负的关键时刻了,不由心中微叹。

  对面的慕少初却是摆出了最后出剑的架势,楚怀风一见便知这一剑必定不凡。他却没露出任何畏惧之色,反而踏步提剑,像是想与那少年硬碰硬一般。

  两人的视线一触而分。

  飞雪静静的落在楚怀风的剑上.那一霎,他动了。

  就像一道黑色的旋风,又像一缕缥缈无迹的轻烟,那一剑直冲慕少初而去。

  却连慕少初的一缕发丝都没斩断,而是直冲着慕少初的身后而去。

  同时,白色身影凌空登云,慕少初一个翻身便从上路与楚怀风攻向同一个方向。

  两人虽未交谈,却不知什么时候已有了如此的默契。

  风雪中突然传来一声轻笑。

  好像就是这声轻笑,将这漫天的风雪也逼停了一般,落雪渐渐小了。

  一个黑色的身影渐渐从风雪中显现。

  那是一个身着黑袍的男子,年龄对他好像已没了任何意义,他初看应是青年俊朗的年纪,可眸中的风霜却昭示着他绝对不像看起来那般年轻。笔挺的山根下是一张微带笑的薄唇,可是他的眼里却没丝毫笑意。

  那个黑色的声身影向侧前方迈了一步。

  只是一步,就这一步,天地好像彻底的静寂了。

  楚怀风只觉得自己好像被那一步拉扯着似的,剑和人都向前扑去,眼前只见得一片银光,接着便是左眼前深邃的黑暗,那一霎那他甚至连丝毫的痛楚都来不及感到。

  更新最/|快?+上酷匠h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