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鹊枝头,叽叽喳喳的叫着。晨光照进窗台,神清气爽。人们都一一顺着鸡鸣之声,从床上爬起来。开始了新一天的辛勤劳作。

  寒阳城,集市中当口一一打开,大街上人来人往每个人都在忙碌着。

  韩家,之中的仆人们也开启了,忙碌起来,都为今天要做之事。准备着。一名看起来只有十四五岁的小女子手中拿着一盘水而向面还搭着一条白色的毛巾正向着韩风房子的地方走去。

  韩风整在禁闭心神思索着。突然听见房外,有声音响动。

  缓缓的脚步声传来,脚步声停止了。而这时敲门声响起,还掺杂着女子叫唤之音。

  “三少爷,起床了。”

  端坐在床上的韩风,慢慢睁开眼睛。向着门外女子说道。

  “小玉呀!进来吧!”

  房门慢慢的打开,一名身穿淡黄色连衣裙,圆圆的小脸,眼睛中带着朦胧的雾气。如同在梦游中的女子,双手端着一个木盘,木盘之上挂着一条白色的毛巾。正向着韩风身前走来。

  韩风拿起毛巾湿了湿水,洗刷一翻后从枕头低下拿出来一张纸递给身前还没睡醒般的女子说道。

  “你把这个交给我父亲,就说按照上面写的收集。”

  小玉伸手接过这张写满了字的纸,收入怀中说了一句。“是的,三少爷。”

  端起放在桌面上的木盘转身正要离去之时又听见韩风说话,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看着韩风,认真听着。

  “还有,我要出去两天。这本书是你也一起拿给他,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叫他等我回来再说。”

  看着侍女,小玉正要离去。忽然想起了什么又开口说道。边说边从怀中拿出来一本书又递给小玉。

  看着小玉离去,韩风站起身子来到床前取下挂在上面的白玉凌云剑,转身向着屋外走去。

  那张纸写的自然是那青灵丹的丹方,之于那书其实就是一本功法,《神龙诀》是韩风昨晚上自己书写出来的。

  本来他想把前世自己的绝学《圣海神天诀》传给韩洛云的,不过想想以现在韩洛云的修为。根本就还没有达到修练这本法诀的标准。

  这《神龙诀》还是他寻思了很久才决定的,没办法呀!功法他是有很多不过都是要到神级之后才能修练的,这是唯一的一本,也是韩风当年还为成神之前修练的一本。

  原本韩风还想自己拿过去给韩洛云的,而突然让他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之后,就决定了还是出去几天再算。

  昨晚被无端端的拍飞掉进荷花池,还是小事。好不容易游上岸来,就听见父亲说了句不知什么?自己还没有听清楚,就向着自己拳脚双加,暴揍起来。

  足足揍了,半个时辰有多才收手。不知是打累了,还是打够了。才停手。

  然后就是向着自己追问起来,自己只好把说有的问题都说是,师父告诉他的。

  至于师父是谁,只是跟韩洛云应该是个高人。可不幸的事又发生了,当韩洛云听道这句之时又拿着韩风当成沙包狂热的暴揍起来。

  嘴里还念念有词。

  “什么叫应该是个高人呀!哪我算不算高人呀!我让你高人,我看你还高不高人。。。。”

  被打还不能还手这是最为郁闷的事,韩风两世为人的第一次。当发现父亲停止再打的时候,连忙起身撒腿就跑。

  就在这一克韩风终于发现原来能逃跑也是一种幸福呀!

  看着韩风逃跑的方向,韩洛云舒心的一笑并没有追上去,只是向着韩风喊道。

  “明天把东西拿过来。”

  然后向着内院走去,慢步之中听见韩风的回话。

  “知道了。”

  韩风回到房中吃过了,晚饭就开始书写出青灵丹药方来。根本不用多长时间就写完了。

  来到窗台前望着满天的星斗,静静的思索着。过了一段时间眼睛突然一亮转过身来回到桌子前拿起笔来慢慢坐在凳子上。

  再次书写起来。

  本来还在苦思如何解释这本功法的由来的韩风,看到小玉之时才想起自己也是身为少爷之人,这些事干吗?非要自己做了。为什么非要本少爷亲自出手呢?想到这里韩风不禁笑了起来。

  心想解释个球呀!让这丫头去就行了。反正自己还没想好,还不如出去躲几天再说!再说如果一个不小心说错了什么?又被暴揍那可不是好事来的。

  韩风刚出房子走到离后门不远处在一颗大树下一名身材苗条女子正向着一名中年男子不停的打着。

  看见这一目韩风不禁笑了起来向着两人打了声招呼。

  “三叔,三婶你们又在练功了。”

  被打而不还手之人正是韩家,三爷韩洛清。而在打的女子正是韩家三爷的夫人,邓永红。

  两人如同没有发现韩风一般,根本就没有理会韩风。

  韩风说话之间也并没有停留直接向着门外走去。

  P更新\最快rY上“酷匠网'

  走出韩家来到城中,看着宽阔的街道。人来人往每个人都在忙碌着,街边两头不时传来叫卖之声。

  刚出城不久,韩风就感受到,有两人在后面跟踪自己。

  不停的走着来到一处山脉之中,而在后面的两股气息并没有消失还是一纸跟着自己而来。

  韩风也知道来者不善,就在感觉道有人跟踪之时。韩风以放出神息查探过跟着自己之人的修为,是两名只有武师修为之人时。

  韩风早就有了一丝玩弄之意,轻身一个鱼跃飞身进入,丛林之中。

  茂密的山林人进入当中,如龙入海。想要寻找起来是非常困难的。更何况是两名低级武者寻常一名比其修为要高的武者。

  两名跟随而来的武者看着消失在这无边山林之中的韩风。

  两人连忙穿插寻找起来,而此时韩风却在两人身后跟着。

  看着两名黑衣蒙面人来到一处瀑布之下停住了。两名黑衣人巡视四周,一名黑衣人从怀中拿出一个酒葫芦,先是喝了一口然后看着身边的同伴说道。

  “屠虎,你要不也来一口。”说着这名黑衣人把手中的酒葫芦递给身边之人。

  名叫屠虎的黑衣人接过酒葫芦喝两口之后又还给身边的同伴,跟着来到一块大石头上坐下然后开口说道。

  “玉山,你说这是不是我们搞错了。”

  “不会错的,你看!”那名叫玉山的黑衣人从怀中又拿出了一张画卷,画着一名男子。眉清目秀,俊逸的脸庞上还带着一丝笑意。

  韩风在不远处看着两人和听着两人说话放眼望去只见那名玉山手中的画卷不禁好奇起来。画卷之人整是画的自己呀!可这又是为什么呢?而就在韩在想着的时候又听见两人说话之声传来。

  “这韩风不是还在玄气九级的修为吗?连武者都还不是。而我们二人都以是武师的修为为何连一个武者都不到的小子被甩掉了,而已连踪影都找不到。”寻找了大半天屠虎终于把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

  不单是屠虎这样想就连玉山心中也不觉间犹豫起来,当接到这个任务之时两人都以为可以很轻松就搞定的事情。谁知道现在自己两人找了半天连人都找不到。这算什么事呀!

  而就在两人无计可施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道身影出现在两个人身边两眼看着他们笑着说道。

  “两位是不是在找人呀?要不要帮忙呀?”

  屠虎和玉山看见出现在眼前之人时,心中都不由升起了,一个想法。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出现在两人身前之人不是别人正是韩风,两人看见韩风不由大笑站了起来。

  两人伸手在腰间拔出,放在腰间的利剑。向着韩风杀来。

  韩风看着两人的攻势,笑了笑右手一翻手中之剑前进横扫过去,就在兵器相交之时。韩风左手伸出拍在两人身上几处位置。

  屠虎和玉山还没来的急反应,身上都被韩风击中了三掌。身体突然感觉道全身酸软无力就连手中之剑也拿不起来了,叮当响起两人之剑掉落在地上。

  片刻之间两人就连站立都成问题了,两人同时瘫坐在地上眼睛如同见鬼般看着韩风。

  韩风根本就没有下死手,只是点了两人的穴道让其不能动弹不了。

  韩风蹲着望着屠虎和玉山伸手就要摘下两人黑色面布,突然又停住了手。向着两人开口说道。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我。还又是谁指使你们的,有什么目的?”

  “梦影。。啊。啊!”就在两人刚说出两个字的时候,三支飞箭破空而来射向韩风和屠虎,玉山三人。韩风一个闪身躲开了。

  而屠虎和玉山可那里躲避的了呀!两人现在动都动不了,那里还能躲过了。两人稳稳当当的中箭身亡于此。

  韩风向着发箭的出来的地方望去连头也不回看都没有再看屠虎和玉山两人而直接向东边追上去了。

  追了足足几十里韩风才停住了脚步,因为这一路上韩风根本就没有看见有人影。

  忽然间韩风好像想起了什么!马上向着原路返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