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母亲刚吃完药,睡了。我还有点事还没处理好,要去处理。”说着就从床边的的凳子上站起身向着门外走去。

  刚到门口又停住了脚步,伸手从怀中掏出来一包东西转身向着韩风抛去。

  “接着,你小子昏迷了一个多时辰现在应该还没吃饭吧!刚才忘了给你。”

  韩风伸手接过一包用黄皮纸包着的东西手中还能感受到一丝热气。打开一看是一只烤鸡腿。韩风台起头看着以经远去的身影就在这一克呆滞了,突然感到心中一酸,双眼发热,眼眶中水珠不停的打转。连喉咙也哽咽了,那着鸡腿的手也在颤抖着。

  难道这就是父爱吗?是的。这就是。韩风很肯定的告诉自己。

  前世韩风孤儿出身从来就不承感受过的。亲情,父母之爱。表面不可一世玩世不恭的天笑神君,韩风。有谁知道他一生最渴望的不是绝对的实力,而是那不可为的父母关爱。

  回忆这十五年来,父母对自己的关爱。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夺眶而出。

  在这一克韩风决定了不管是谁都不能想伤害自己的父母。只要谁敢对自己的父母不利他就要让谁消失在这世间。

  感受着一只轻柔的手掌在擦着自己面上的泪珠,韩风转头望去,不知何时母亲陆雪儿,从床上坐了起来正轻轻的擦着自己面上的泪珠。韩风一下子扑进了母亲的怀里放声哭泣起来。

  陆雪儿轻轻的拍着韩风后背说着“风儿,不用怕母亲在这。。。。。”

  经过片刻的情感宣泄韩风慢慢的回复到平静,而就在这一克韩风眼膜中出现了一丝杀念一闪即逝,因为他感觉到自己母亲不是因为十五年前的产后大出血而导致如今长年来的病患,血气亏空。

  经过韩风的查探发现母亲中毒了,这应该是母亲在小时候被人长时间下药。

  母亲年轻的时候基质应该极好,招人妒忌才会被人下其毒手的。现在说什么也不是时候了,毒长年在体现在以经融入血脉之中,如果再不清理最多也只有三个月。毒入骨髓那也只有神才能治疗,不过还是高极的神才可以。

  “清灵丹”现在也只有它了!三个月成神韩风敢都不敢想,那是不可能的。

  不管是谁,我一定要它付出代价的。韩风暗暗决定。

  可以肯定的就是这跟母亲的家族有关,不过就是不知道母亲出生于那个家族,陆家哪个陆家呀?天下这么大,母亲真的姓陆吗?为什么母亲从来都没有提起过外家的情况。一切的疑问冲击心头。不耻下问,还是算了。竟然母亲都不想提起自己有何必要问呢!

  “风儿,听你爹说,今天你晕倒了。没事吧?”感觉到韩风停止了哭泣,陆雪儿手摸着韩风的头温柔的说道。

  “娘,孩儿没事,只不过今天进门口的时候不小心绊倒而已。”

  不是韩风不想说真话因为如果说,自己因为突破玄气九阶成为初阶武者而晕倒了。那只会让母亲更加担心,谁信呀!突破晕倒了。

  “娘,我要去练功了,不打扰你休息了。”

  看着韩风急冲冲离开,陆雪儿不经笑骂道。“这孩子。。。。。。”

  在韩风心中只有一个字修炼,唯有修炼道了武灵才能炼制清灵丹,所以他现在要抓紧时间修炼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天地本不全,万物以火为生,火为天之力,火为力之源。火生混沌,混沌生紫气,紫气生太极。。。。。。。

  韩风回的自己房间里,盘膝而坐口中默念口决。天地灵气如同大浪翻滚般急剧进入韩风体内,感觉这磅礴的灵气入体游走四肢百骸。

  天地灵气在韩风房间上空形成一个无形的旋涡,大量的天地正往这边涌来,瞬间天地异变正个寒阳城被乌云密布伸手不见五指。

  天南国,国主正在后宫听戏曲,兴致正欢。突然黑云盖顶两眼一抹黑,大惊失色。喝道。“什么回事,传孤旨意,所有大臣们马上进宫议事,不的有误,否则杀无赦。”

  “诺”应声一名身穿太监服饰的中年男子手提着刚点亮的灯笼转身向着宫外走去。

  数百灯笼向着天南皇宫冲冲而去。

  而此时,在不同方向感受道这股气息的强者们纷纷而来。

  天地异动,王者归来。几道金光从四方飞起向着天南国方向而去。

  “不得干预,给我退。”几名武圣眼看就要到,却被人难在虚空之中前进不了。而且只听道声响却不见人影,无影的气墙拦着去路。几名武圣对视了一眼纷纷转身离开。

  半空中,一名瘦弱矮子头戴绿帽子,身披六脚青龙袍手拿断头刀,柳眉小眼大嘴的中年武圣。还站在半空中一动不动,急的满面通红额头上的汗水如雨下。不是他不想走呀!是走不了,身体完全被说话之人禁锢了,跟本动不了。连忙开口说道。

  “前,前,前。。。辈。。。我。我。我。。我”

  “我,你个头呀!老子为什么会有你着样的,子孙呀!真想一巴掌拍死你。还是个当过皇帝的人,竟然被吓成这样。”山林中走出来一名三十来岁的中年男子龙眉凤目,英挺高大。指着在半空中满头大汗的男子破口大骂。

  “李开阳,你的子孙是这样了,跟你差不多吗?哈哈哈。。”随着声音传来,湛蓝色的身影出现半头白发中年男子看着山林之人说道。

  “莫云,你是不是想一战呀?”李开阳盯着站在半空中的莫云说道。

  “本大神不理你,我还要去看看发生什么情况!莫云心想我才不跟你打了,打不赢也把自己累了,多不值得呀!还有我还要去看戏哪有功夫跟你傻呀!一个灵越向着天南国方向去了。

  李开阳纵身而起来到李明一巴掌打过去,李明在半空中转了几个圈。然后又被李开阳拉着耳朵跟着莫云所去的方向,而去。

  最新s章‘节l!上J!酷1?匠"X网C

  而此时,韩风浑然不知外面发生的一切,而且现在的韩风以经进入了,无我境界!就算在韩风耳边打鼓现在他也听不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