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离开这里,想从二楼的窗户下去,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我现在搞不懂院长为什么单独让我两个人在一起。

  我整理了一下衣服,时间过得不早了,整个屋子正常断电,我们经过一次孤儿院员工查房,后来屋内的大门再次被反锁,我怀疑孤儿院的里面除了院长有问题,其余的两个员工也不是正常人。

  也许孩子们不这么认为,平时都觉得这两位阿姨和蔼和亲,可我觉得她们看我们的眼神不一样。

  屋里漆黑一片是正常休息时间,我对着刚躺下的楚风说道:“喂,楚风,你愿意帮助我么?”

  楚风他跟我的床靠在一起,小脑袋点了点头,示意愿意帮助我。

  他好像对自己将来有可能会被杀死的感受,并不像我一样强烈,好像那些人的死,跟他没有关系,所以他能安然躺在床上,真的能去睡觉。

  现在我知道是半夜凌晨了,我掀开被子,从被子里拿出一瓶罐瓶,拿出一个遥控车摘下来的灯泡,点亮起来。

  橘黄色的光芒在屋子内闪动,我对着楚风说道:“把你的被子往上抬起来,帮我把光芒遮住。”

  楚风按照我说的方式去做,小胳膊拽起被子挡了住光芒,我从木匣子内拿出一把小剪刀,将罐瓶剪开,一根根细条的铝片被我剪出来。

  楚风好奇的对我小声的说道:“你这是要干什么?”

  “撬锁。”

  这些细条的小铝片就是工具,我让楚风拿着灯泡跟我来到窗户旁,那一缕光线照在窗户锁眼中,我用小铝片还是不停的深入,寻找锁芯的那个点。

  “咔嚓”

  锁头被撬开了,没想到真的被撬开了。

  “你好....”

  楚风想说你好厉害,我却紧张的将他的嘴给捂住,这该死的愣头小子,要是在他的欢呼的声音把外面某些人给惊到了,那就惨了。

  酷匠!网)永SX久免G费看a小|说9a

  我们都不清楚外面到底会不有人。

  我在他的耳朵旁,小声嘀咕道:“傻小子,你在坑你胖哥我,你这么大声说话,会引来外边很多的狼外婆。”

  “狼外婆,什么是狼外婆?”

  楚风一脸好奇的样子,完全不像我所认识的孩子,他竟然连狼外婆的故事都不知道,看来这小子真挺怪。但总的来说,按照爷爷跟我说的那句话,就是这孩子思维一根筋,他什么都不想。

  一根筋虽然不傻,但是脑袋不懂得转弯,别看他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在我眼里是个小蠢蛋。

  “狼外婆是什么,能给我讲讲么?”

  “现在没时间跟你讲,等办完事情后想听什么故事给你讲什么故事。”

  别看他跟我同岁,这小子白的很,什么都不懂。

  我双手轻轻的推开窗户,一股新鲜的空气顺着风向吹向我的脸,那种感觉满心欢喜,我只要从窗户内出去,在跑出孤儿院,我就自由了。

  只是一想到这些孩子,我就莫名其妙的不是滋味。

  我的目的就是掌握尸体,我就能掌握证据,我就有机会救这些孩子。

  楚风现在按照我的要求被子和褥子都拧系在一块,当绳子绑在床上顺着窗户往下爬。

  我对楚风说你就留下来吧。

  可楚风不同意,他说:“我能帮上你忙,你身后的那个孩子,一直让我跟着你。”

  我想了一下同意楚风跟我一起冒险,他那双神奇的眼睛也许有意外的收获。我们两个人就顺着窗户爬了下来。

  整个过程都非常简单,没有任何人发现。

  我背着药匣子下来的,迈过孤儿院后院栽种的盆景,一直往空旷的草地上寻找楚风所说的东方位置。

  草地的杂草尖锐,生长的长度达到膝盖,我们那微小的灯泡去寻找刘明明的尸体相当于大海捞针,耳边能听到的就只要风扇动树木和草叶的沙沙声。

  孤儿院前方是马路,后面是后院空地,我们所在的位置就是后院空地,长满杂草的地方,这个地方太大了,我都怀疑楚风是不是真有那个特殊能力,可以跟鬼沟通。

  现在春过夏来的阶段,正好有蚊虫繁殖的地方,我被脸上咬了好几个包。

  身后跟小屁虫似的楚风却没有任何动静,真奇怪,怎么蚊子虫子都不咬他呢?

  我们来来回回在这片地面上找了将近一个小时,没有任何线索,之后我才想到一个办法,我停止脚步对着楚风说道:“你还能看见刘明明么?”

  “能。”

  “帮我问问,他什么时间死的。”

  楚风看着我的身后,片刻说道:“那孩子说是晚上十二点左右。”

  我皱了一下眉头,念叨:“晚上十二点左右?大概是子时。”从手中掏出铃铛,也就是我们江湖郎中的信物虎撑,虎撑上面有一个八卦,分别对应八个方位,风水角度来讲是八星测算。

  江湖郎中也有自己独传的风水术,你们想想成天卖药丸,走江湖的人,一定在意运势和方位的传承。这就是八门功课的识,地识。

  也不知道我的八星测算灵不灵,爷爷教过我,我老是测不准,现在还得靠老祖宗传下来手艺,试一试。

  八星分为吉星和凶星,四大吉星:生气星、天医星、延命星。四大凶星:绝命星、五鬼星、六煞星、祸害星。

  八星代表八个方位,现在得知刘明明子时受害,那么对应十二生肖的属性为鼠,子时别名叫子夜,或者叫夜半,晚上活动最欢腾的就是老鼠了。

  鼠相方位对应北方,今日八星方位延命星在北,吉星。

  我自语道:“延命星在北,刘明明的名字二十二笔画,名字从鼠相开始方位测算,位置是在东方五鬼星,凶星”

  我将测算的铃铛放回衣服内,又说道:“八星测算位置告诉我在东方,也就是现在定位的东方,就能找到刘明明的尸体。”

  旁边的楚风都愣住了,他看着我拿出个铃铛说什么定位测算,一下子就觉的好神奇。

  “胖哥,你的意思是铃铛告诉你去东方就能找那个孩子的身体么?”

  “走,咱们去西方。”

  我拉着楚风往铃铛告诉我相反的西方前进,楚风很不理解,他说:“铃铛不是告诉你去东方么,为什么去西方?”

  “我跟我爷爷学本事,从来测速的结果都是反的,没有一次不是这个结果,铃铛告诉我去东方,正确的答案一定是在西方。跟着我走吧,没错。”

  事实上我推测的真没错,我的八星测算永远是反的,大概从这个方位往西方走了不到一百米,我就踩到井盖口。在一个杂草重生的地方发现井盖口是一件很古怪的事情。

  井盖的时间比较久远,我只是奇怪为什么在这种草地的位置还会有下水道呢?好像从正面角度看,井盖是对着孤儿院的位置专门制造的。

  那么这里有一条连接孤儿院的下水道,好像符合我的很多猜想。

  我停在井盖旁不再前进,楚风大概也觉得这个井盖下方有着神秘东西,他咽了一下喉咙说道:“胖哥,你确定这里么?”

  他意思是说难道刘明明的身体真的藏在下面。

  我挠了一下额头,说道:“咱么打开就知道有什么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