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谁要杀他们?

  下一个目标是谁?是不是只会杀那些身体不健全的孩子,说心里话,我有着不符合这个年龄的冷静,我睁大眼睛看着晚上的天花板。

  旁边的睡醒男孩子叫贾峰,他竟然醒了,嘴里叨咕着:“我要尿尿,我要尿尿。”他蹬开被子,从床上起来,像梦游似的往外走,屋内有两个门,一个是通往外面走廊的正门,一个是通往室内厕所的大门。

  我现在悄悄的将药匣子关上,慢慢的将它推进床底下。

  噗通,贾峰大概是睡糊涂了,竟然使劲拉正门,厕所门给找错了,他迷迷糊糊的捂着肚子,继续嘟囔道:“我要尿尿,我要尿尿。”

  正门是反锁的,平时我们晚上休息根本就打不开,可这贾峰使劲拽门,把外面路过的给人惊到了。

  叮咚,好像什么清脆的东西掉落地上,处于本能的好奇,我底下头朝门缝的位置看去,在余光的角度下,有一个人戴着牛皮手套,将一件闪烁光芒物体的捡了起来。

  kt酷q`匠8网永`久、_免费.看小A说lk

  门缝宽度不大,隐约能看到一双脚。

  外面是声控灯,我发现那双脚停顿了片刻,赶紧回到自己的床上,生怕别人察觉什么。

  微黄的灯泡在熄灭的那一刻,一张模糊的人脸倒映在门口中的玻璃上,我知道有人在往里面观察,甚至他的警惕心仿佛是与生俱来的。

  奇怪?在这么晚的情况下,还有谁出来溜达,难道刚才掉落的东西就是银断针?

  大概贾峰察觉自己找错门了,终于在清醒的情况下,掉头去了厕所。

  外面的人了解屋里的情况,终于从玻璃中的印照下离开,这简简单单的举动,让我汗流浃背,我绝对不是热出来的,因为我在这一刻察觉猫腻的味道。

  门是锁的。爷爷常常跟我说跑江湖最忌讳不能来去自如,这间屋子玻璃从外面看清晰无比,从里面瞧却模糊不堪,好像是有人特意做的。

  身体不健全的孩子,不跟我们在一起接触,也好像是特意为之。

  这就相当于有两个笼子,一个笼子装着健全的小白鼠,一个笼子装着有问题的小白鼠。

  大家都会关注健全的小白鼠,然后没有人在意有问题的小白鼠,再后来慢慢除掉所有问题的小白鼠。

  假如,有问题的小白鼠都除掉了,健全的小白鼠会不会除掉?我的答案是一定会!而且健全小白鼠的笼子最会引人注目的将是那只最大的老鼠。

  我.....将是笼子里最大的那条老鼠.....我要想活,就必须自救。

  在孤儿院里,我就跟贾峰能说上话,平时别的人跟我绝对有隔阂,贾峰跟我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被父母遗弃的,但至少孤儿院不用挨饿。”

  我曾无数次描述,孤儿院就像一个无形的笼子,暗示他跟我一起想办法逃离这里,可后来都失败。

  他觉得有吃有喝不挺好么。

  当我以为,我再也没有同伴的时候,似乎老天将这个人送到我身边,那种冥冥注定的缘分,有时候让人爱恨交加。

  孤儿院来了一位新的孩子,他跟我同岁,院长当天将他领到我面前,让我跟他作伴,他穿着一身大一号的运动服,表情单板,唯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这个孩子天生一头白发,身上有一股说出的气质,他总爱皱眉头。

  他叫楚风,后来我就成了他哥,他就是我弟。

  一开始我以为楚风满头白发也是有问题的小白鼠,可是我错了,院长对我说:我和楚风都是大孩子,要单独在一间房间生活。

  那句话好像预示着某种事情要发生。

  我和楚风都将自己的东西搬到隔壁另一间屋子,当关上门的这一刻,也就剩下我们两个人的时候。

  楚风头一次跟我说话:“我们都会死的。”

  死?

  换了别人都会当他是疯子,我先是愣了一下,这个新搬来的伙伴怎么这么奇怪。

  我对着楚风小声说道:“喂!你到底说什么呢?”

  楚风转头看了看门外是不是有人,发现真没有人监视我们,他一脸警惕的对我说道:“这个院长真不是好人。”

  他那句不是好人,声音压的特别低。

  我一直觉得院长管理的孤儿院丢失孩童,院长要是没有问题就怪了。

  我试探的对着楚风说道:“你怎么知道这些?”

  “他告诉我的。”

  他?他是谁?这个屋子里面只有我跟楚风,没有第三人。

  “一个少了胳膊,岁数比我小一点,穿着蓝色背心的男孩跟我说的,他就站在你后面。”

  诶吗!吓死我了。楚风说的不是刘明明么,难道他见到鬼了?

  爷爷常说,这世间总有一些特殊能力的人,比如老一辈说的阴阳眼,过阴人,这些都是存在的。

  楚风的这双眼睛看到的不仅仅是鬼,还能看到阴阳眼看不到的东西,比如头顶上的光,他说我跟屋里的孩子脑袋上都有红光,一般红光越亮的,就死的越快的。

  他说白光越亮,这种人越不会死。

  我拉着楚风到床上坐了下来,一脸慎重的对他说道:“你有这个特殊的功能,有没有跟孤儿院里面的人说过?”

  楚风说:“别人不敢说,因为后面的鬼,说你是好人,我才跟你说这件事。”

  我一直对楚风说的鬼半信半疑,但我还是表示相信楚风,按照我们江湖郎中的办法,要想见到鬼,就要吞吃乌鸦眼睛,或者用牛眼泪洗眼睛。

  这种偏方我也是从爷爷传授的本事中背了下来,我现在没有时间去分辨楚风说的话是真是假。

  我让楚风问刘明明,到底是谁杀死了他。

  楚风说刘明明告诉他是被院长杀死的,这些消失的孩子都是被院长杀死的。

  院长是一位斯温的中年男子,他留着黑白分明的背头,带着金色框眼镜,平时待人温笑真诚,很难把他想象成一名凶手。

  问题就在于凶手不会亲口告诉你,他杀人了。

  我张胖相信老话说的好,宁可相信鬼的话,不轻信人的嘴。

  我有一个问题不明白,并对着楚风说道:“你能看到刘明明,那你问问他,他的尸体藏哪里了?”

  人要是死了他的尸首处理就是问题,尸体超过四十八小时开始腐烂,散发的味道会特别弥漫,如果六个孩子都遇害,想清理尸体特别麻烦。

  人死了血液会凝固,身体可能会浮肿,皮肤会先出现尸斑,细菌的滋生会引来爱腐蚀溃烂肉体纤维的昆虫。

  这些知识都是爷爷教给我的,别看他是江湖郎中,爷爷常说要与时俱进,年头久了,没准还能露一手。

  楚风他好像盯着我后背瞄了一会,仿佛我身后真的有鬼的感觉,他说:“那个孩子说自己也不清楚身体在哪里,就觉得漆黑一片,大概在东面的位置。”

  东面?

  难道他说的东面,是我们这个方位的东面?屋子东面的位置是窗户外,尸体当然不可能屋内,那必然在窗户外的大片空地。

  我们屋子是二楼,窗户是锁住的,要想出去探个究竟,就的从窗户内出来。

  当时我犹豫了一下,到底今天晚上寻不寻找刘明明的尸体,我的想法就是逃离孤儿院,别人的死活与我有什么关系?这些孩子都在笼子内,都是小白鼠,我还能有能力全部救了?

  不过,我想起那句老话,为善积德,驱邪保命,行侠仗义,江湖郎中。

  我是江湖郎中,我不救人谁救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