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十三,那一年爷爷被人打死,而我就被人送到救济站中,我没有户口,没有身份证,我只知道我就叫张胖,最疼我的爷爷他死了。

  救济站我没有呆太久,不到两天的时间我被送往一家孤儿院。

  孤儿院不大也不小,有一名院长和两名女员工,就这样我在孤儿院里渡过将近大半年时间。

  基本上没有人愿意领养我这种岁数的孩子,像我这么大了,很难培养感情,孤儿院并非是孤儿的乐园,我一直都没有上过学,孤儿院没有多余的钱请老师,更没有所谓的义务教育,在我那个年代要是去学校念书,最起码还有学杂费。

  我虽然从小没有上过学,可我的爷爷很早就教我念书写字,数学之类的我学过点九章算术,完全学的是另一套东西。

  最起码我不是意义上的文盲,我还懂得很多。

  我手中有一个木药匣子是爷爷留下的遗物,里面装着他的书,都是记载着奇奇怪怪的事情,还有一个铃铛,我爷爷说这个铃铛叫虎撑,类似一个铁环的东西,它是江湖郎中的信物,也是法宝,外行人管它叫串铃,中间外包一条缝隙,内藏药丸。

  老一辈的人,使用虎撑有一个规矩,不能在祖师爷孙思邈面前摇晃铃铛,那样视为不敬。同行人为了彰显医术的高明,铃铛放在胸前,表示有医术,能治病救人。放在肩膀等高的位置,表示医术非常高明,有很高的能力。要是把铃铛聚过头顶,那就了不起了,就是在跟别人说,我相当于神医的水平。

  爷爷从来就没有拿出过铃铛,他说现在人没有人信这东西,再说要是被某些人盯上,铃铛就保不住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铃铛保不住,这铃铛古朴的纹路,一看就与众不同,双龙交缠咬着铁圈,中间一个八卦相,龙只有龙头,没有尾巴,后面一个甲骨文。

  就这样的东西一看就是古董,卖出去能值很多钱。

  但爷爷常跟我说,铃铛在人就在,铃铛没人就没。我一直都不明白,人都没了,这铃铛有什么用呢?

  处于对别人不信任的情况下,我这铃铛一直揣在怀中寸步不离,孤儿院里面的人,都不知道我手中有这个古董,也许正因为如此,我才比别人活的久一点。

  平时孤儿院的院长和员工都提出帮我保管药匣子,我都不同意,因为我不相信这里面的人,在我强烈的反对情况下,他们没有拿走我的药匣子,但他们也不喜欢我。

  孤儿院呆的日子里,见过无数位男男女女,领养一个又一个孩子,而我身边换了一位又一位熟悉的面孔,我知道我天生就与他们格格不入,从来都不跟他们玩,他们不像我从小就心思多。

  正因为我不相信别人,我就发现孤儿院隐藏着一个黑暗的秘密,因为这个秘密每天晚上我都不敢睡觉。

  孤儿院经常会收养一些残疾的孩子或者天生智力低下的,每隔一个月,就会莫名其妙的消失一位,可能别的孩子不会像我一样观察周围,他们普遍年龄不超过十岁,除了我十三岁最大,活动的空间范围要广一些,其他人活在假象当中。

  你说要是一个残疾孩子,长得跟别人不一样,我能不有印象么,尤其我跟我爷爷当过江湖郎中,这样范围的人,一般都是我们行医的目标。

  以前有一位少了胳膊的孩子,叫刘明明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我跟他打过交道,他就有一次跟我上厕所的时候,对我说:“我晚上总睡不着觉,总觉得有人盯着他。”

  刘明明眼睛瞪得圆溜溜的,眼球打转说话的样子,特别真吓人,好像他晚上看见什么似的。

  我们正常孩子生活起居跟身体有残缺的孩子是隔开的,除了中午那顿饭在一起,平时没有交集,也就是在中午吃饭上厕所的片刻,与刘明明说了几句话。

  他很恐慌,手指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扎破了,有细小的针眼,我观察的很仔细,总觉得有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在身边出现,我们却察觉不到。

  “谁在盯着你?”当时我这么问他的。

  我疑问的看着刘明明,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复,难道刚才他不是再跟我说话么?刘明明穿着蓝色的背心,单手拉上裤链子,头也不回的走出厕所。

  厕所里面只有我和他,他那句总觉得有人盯着他的话语,一直卡着我心眼里。

  再后来这个人就真的消失了,从来就不知道谁把他领走,他在什么时候消失的?完全没有踪迹,而其余的孩子根本就没有察觉周围的变化,还如同以往。

  可我张胖却不行了,整个晚上都睡不着觉,我就没有办法安心,总觉得这个孤儿院给我一种不好的感受,胆颤!对,就是胆颤!

  我开始回忆孤儿院的人来人往,回忆每一个出现在我眼中的面孔,这跟当白草头所学的识有关系,任何人出现在你的脑海,你都要留下痕迹,这叫人识。

  通过大脑的记忆,我搜索到两张另外的面孔,一个是小哑巴,一个是低能儿,我经过打探小哑巴叫孙梦,低能儿叫李巧巧,关于他们是怎么来到这家孤儿院的,我不清楚,可我知道这两个孩子比刘明明还要更早的消失。

  那我猜测孤儿院里面不太平是真的,为什么不太平我也在琢磨。

  恐惧会随着疑惑而加重身影,如今已经过去三个月了,在这三个月内,已经再次消失三个孩子,这三个孩子我曾经刻意接触过,从身体的特征来看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手指无名指尖都有针眼。

  为什么无名指尖有针眼,而不是食指中指大拇指?

  突然间我的脑海中,想起爷爷曾跟我讲过无名指俗称药指,也叫连心指,手指的血脉跟心相通,一般可以作为下药的引子,岁数越小,心血越纯净,治病的效果越好。

  我曾问过爷爷,到底什么病需要人的心血?

  爷爷说:天下有邪,污浊不堪,气染邪生,人畜不分。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但有一些人得了一些邪病,人不再不是人,连畜生都不如,江湖郎中管这些人叫邪人,方外修士叫妖人。

  历来说的除魔卫道,有的时候说的就除这类人。

  我一直都以为爷爷跟我说的都是故事,难道这个世界真有什么邪人和妖人?

  我从床上翻了下来,从床底下找到木药匣子,翻找爷爷留下来的书,终于查到真相了,原来扎孩子们手的器具叫银断针。

  银断针长一寸,用银制造成针头,前段细缝尖,把端四方座,用青叶蛇液浸泡三日,在寻一块污浊的地方埋上十日,此针就做成了。

  把端四方座上面画着繁体的勾魂二字,但针扎入无名指的那一刻,外邪如体,人身本来似阳炉,一切邪气都不能近身,用青叶蛇毒造成幻觉,破坏人的身体平衡,污邪靠近无名指离心近的位置,心口会涌出一滴阳血,也就是正统所谓的心血,被逼出到无名指尖外,那么心血就可以下药了。

  都知道心力交瘁这四个字,心血要是被取走了,那必死无疑。

  zw酷匠网唯'一。u正a版。,其\:他都,}是W=盗5%版7E

  看来这几个比我小的孩子,很有可能遇害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乱评甲说:

新书上传求大家支持,收藏点击都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