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岁前我是吃百家饭长得的,我从小就胖,吃啥都长肉,十岁后我在村头里面认了一个爷爷,从此我跟他姓张,叫张胖,可我跟他的日子里却曾被饿瘦过。

  他老人家是郎中,江湖俗称野郎中,卖狗皮膏药就是我和我爷爷这种人,一般穿个大褂,手里拿个布条,上面写着张华佗。

  爷爷姓张,但不叫华佗,单名六六,张六六就是我爷爷真名字,他老人家一直跟我说他的爹妈在他出生的时候,梦见过华佗,起名叫张华佗,他自称华佗转世。可我知道他骗我,要不是坐火车逃票被列车员抓到,掏身份证的时候,我还真以为他是华佗转世。

  要想当江湖郎中就必须大小就聪明,我就很聪明,一般江湖郎中特点是眼急,嘴甜,还要会吹牛,甭管谁来了,都能聊上十几块钱的。

  我爷爷说,郎中可不是骗子,骗子空手套白狼,而我们郎中多少有点真本事。

  我说啥本事?我爷爷说有包治百病的偏方!

  偏方?一开始我以为偏方是什么宝贝,后来基本上对我爷爷身怀偏方的本事就无语了。

  打个比喻吧,治疗狐臭的偏方,我爷爷说,先煮熟两个茶叶蛋,半夜凌晨起床,拿起茶叶蛋夹在腋窝下,然后风风火火跑到十字路口,将茶叶蛋丢在十字路口旁,并对着茶叶蛋呸呸两口,他说等到第二天早上起来,狐臭就好了,再也没有狐臭味了。

  我心想这偏方,狐臭是没了,就剩下茶叶味了。

  说是不认同偏方,有时候这偏方还挺神奇的,比如春枪不倒小金丸,西门独家小秘方,壮士大力丹,我爷爷靠卖这个还真把我给养活了。

  有时候想想真丢人,靠卖这种药丸为生,要是华佗看见我们打着他的条幅,不断气就怪了。

  别瞧我爷爷是卖药丸的郎中,但他盗亦有道,我记得我们爷俩曾饿了一天的肚子。

  在娱乐场所附近摆摊卖药,一个枯发黑眼窝的干瘪男子,摇摇缓缓的走到我爷爷跟前,掏出钱就想买我爷爷春枪不倒小金丸,我爷爷愣是没卖。

  刚开始干瘪男子匪夷所思,接着撸开胳膊就破口大骂:“诶,你这个老头,怎么个意思,卖药还不卖了,耽误我事情,我弄死你。”

  当时候我肚子咕咕直叫,就等着这钱下锅吃饭,连忙附和道:“卖,卖,咋不卖呢?”

  我拽着我爷爷胳膊就示意他,药丸卖掉,咱们爷俩开饭,人是铁饭是刚,一顿不吃饿得慌!

  爷爷也不知道脑袋那个筋抽了,开始收摊,把地上的药丸都收拾起来,拽着我就往马路的另一侧走,我一直嘟囔道:“六六,我都饿懵了,你就看着你孙子白胖的小身板,都快成小面条了”

  “一天不吃饭,死不了人。”

  我委屈的快哭了,嘟囔道:“我就不是你亲孙子,怪不得你这么狠心呢!”

  啪!爷爷狠狠的敲了我一下脑门,对着我说道:“你懂个屁,要是真卖那人药丸,他就得死!”

  死?为什么啊?怎么就死呢?

  我一脸疑惑的看着爷爷。爷爷小声对我说:“枯发代表血气的衰败,黑眼圈代表肝脏的衰弱,心为火,肾为水,水不生,火不旺,水火相融,中气生,我要给他吃春药,那不是成全他,是要他命啊,本来气滞血淤,再吃那烈药,大罗神仙都救不了。”

  咦?什么时候爷爷懂得这么多,以前不就只会制造小金丸,连病都会瞧了?

  爷爷并没有在意我那诧异的眼神,反而语重心长的对我说:“淫邪之人早就福薄命弱,我们郎中天生要救死扶伤,怎么可以助行呢?你可知道那人腿脚微颤颤,手中钞票折叠一遍又一遍,这钱大概来路不干净,眼中瞳孔发散,天庭处凹陷,这样的人早就被邪魔所牵引,我在帮助他享受肉欲,就是造孽。”

  咦,听完这些话,我发现爷爷懂的很多啊,好像句句都是道理,没想到卖药丸的,还能看相,对于他说的邪魔和造孽我就不是太懂。

  我扯着他的袖子,擦着刚挤出的新鲜眼泪,撇着嘴说道:“爷爷,你这道理太多了,我这肚子饿啊,你这一会看病,一会看相,可我没有饭吃啊,跟你混那么久,小康都没达到,咱们不要张口就说救死扶伤的大道理,我可是饿懵了。”

  “给。拿着先吃。”

  也不知道,爷爷啥时候兜里揣着干巴的馒头,好像放了几天了,我接过馒头,当时就泪流满面,对着我爷爷说道:“六六这么干的馒头,那来的?你不会让我干噎吧。”

  “前两天,包子铺别人剩下的,我顺手拿着,这年头干什么都要留一手,要是觉得噎,先用口水沾湿馒头,一点点咽进去。”

  我狠狠的白了一眼,心想也唯独爷爷,能想到这点,我算是服气了。

  先说说江湖郎中这个职业吧,必须有两个草头,草头是身份的意思,白草头和红草头。就相当于相声当中捧哏与逗哏的角色,而我是白草头的身份,属于捧哏类,白草头要附和红草头,要配合,主要的窍门分为,演、斗、尝、耍、识,五门功课。

  演就很容易理解了,至于斗那就要跟人打架了,江湖郎中仇家多,一般白草头都是武行的出身,尝是试药,当演到关键点,吆喝所有人围观的时候,为了体现红草头的医术高明,就要亲自试药。

  耍专门针对动物的功课,自身试药有时候体现不出震慑效果,医术用在动物身上,甚至控制动物,才是耍的精妙处。

  识,分为人识、物识、天识、地识,这门功课是祖师爷一代又一代总结物性和人性和大自然规律的经验,比较杂,类似于看相看风水,还有于人打交道的种种门道,每一代都结合自身经验,给后人留下的知识财物。

  我爷爷最初是白草头红草头都兼着,自从有了我,我就成为白草头的身份,白草头身份要晋升到红草头的身份,要八年时间,也就是八年时间一直捧哏。

  红草头的功课就分为三门,辩、制、言。辩是为了分辩什么人可以医治,什么人不可医治,还有辨别疾病的种类。制就是爷爷手中做出小金丸的本事,言就是交流,所谓的三寸不烂舌头。

  基本上没有白草头八年的奠基,红草头是很难学的。

  江湖郎中为什么走江湖?爷爷跟我说一句老话,为善积德,驱邪保命,行侠仗义,江湖郎中。

  以前江湖郎中都是好人,后来这个职业被人搞臭了,基本上在别人眼中是卖狗皮膏药的,大部分做不到为善积德和行侠仗义,就只能做到驱邪保命。

  保谁的命?保自己的命!能骗点钱算点钱,能混口饭吃,混口饭吃。

  像我爷爷这种江湖郎中也做不到问心无愧,所以他这一生也曾坑过人,也曾骗过人,算不得好人。

  也许注定我和爷爷的缘分薄,白草我只当了三年,再后来爷爷在公园中被人活活打死,别人揭穿他是骗子,群众们愤怒的拳脚相加,完全不顾及他年迈的身躯,人们开始讨厌医生,更加讨厌江湖郎中。

  而我在年少的时候,除了牢记爷爷交给我的无数偏方和江湖郎中遗留下来的八门功课,我明白一个道理,江湖郎中谁的命都救不了,连自己的命他都保不住......

  看D正版Do章H节a上酷。◇匠NH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乱评甲说:

新书上传求大家支持,收藏点击都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