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这是要老子命啊!”王成心中暗骂一声,对于王山的咄咄逼人也开始发火了,对方明明知道自己是一个刚入门的学员,居然还下这么重的手。

  他虽然还不懂什么招式,但单凭蛮力也能抗住这一下,下定决心之后就不再后退,双腿略微弯曲,让身体前倾成一个弯弓形状,等对方的肩膀撞过来的时候,又猛地向前一蹬。

  咔!咔!两声骨骼断裂的响声几乎同时响起,王山脸色猛地一白,身体迅速向后退去,等他停下来的时候右肩已经不受控制的垂了下去,看起来已经脱臼了。

  王成这边的情况也好不了太多,他的右臂本来就有些麻木,刚才又硬生生的扛了这一招,只凭蛮力而没有任何技巧,在巨大的冲击力下也脱臼了。

  “杀!”王山忍着剧痛把肩膀接好之后,脸色由白转红,杀气腾腾的又冲了上来,看样子已经被彻底激怒了。

  王成自然也想迎战,但他还不会自己接骨,正在考虑该怎么应对已经陷入狂暴的王山之时,这时候上官芸终于站了出来,挡在王山面前,双拳齐出在空中划了一个圈,娇喝一声之后居然把王山给拦了下来,随后才很是生气的喊了起来:“大师兄,你闹够了没有!”

  “我!”王山这时候的脸色已经是一阵红一阵白了,他满是嫉恨的看向王成:“小芸,你居然帮那个臭小子!”

  上官芸回过头去关心的看了王成一眼,随后又转头对王山怒道:“王成是我们的师弟,刚才我如果不出手,恐怕他学武的第一天就要被你给废了,师兄,你太让我失望了!”

  说完之后,上官芸就不再理会王山,先小心翼翼的帮王成接上脱臼的胳膊,而后才很是尴尬的解释道:“王成,师兄这人就是太冲动了,今天的事情我先替他给你道个歉,你也不要放在心上啊!”

  王成苦笑一声,说不放在心上是假的,但既然大家名义上已经是同门师兄弟,他还能说什么呢,这时候也只配合的说道:“我明白,师姐!”

  “嗯,那今天就先练到这里吧,虽然我帮你接上了关节,但暂时还是先别做剧烈运动了,先回家休息几天再说!”上官芸见王成很懂事,脸上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

  “好吧,我也有点累了,那就先回去了!”第一次上课就遇到这么恼火的事情,王成也没有什么心情留下来了,见上官芸开口,就顺势同意了。

  随后他神情复杂的看了王山一眼,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教室,等去更衣室换上自己的衣服之后,看着已经浸满汗水的练功服,叹息一声还是将其挂在了对面的女更衣室门口,师姐看到之后应该能认出来吧。

  回家的时候,王成没有乘坐公交车,现在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气温也变得凉爽了一些,他索性就趁着夜色慢跑起来,渐渐的被王山惹怒的情绪也开始平复下来。

  “嗯?”跑着跑着,王成忽然停下来,刚才他一直在想心事,没有注意自己的路线,现在才发现自己居然鬼使神差的跑到了儿时生活的孤儿院门口。

  看着熟悉的孤儿院大门,王成想到了自己的童年,从小没有父母的关爱是一间很悲惨的事,幸亏有孤儿院的一群叔叔阿姨照料他,他的童年才没有那么凄惨,相反还是有很多美好回忆的。

  “对了!”王成忽然灵机一动,他现在的存款也有不少了,孤儿院又一直没有什么补助,于情于理自己也应该拿出一些,改善一下这里的环境。

  想到这里王成直接跑回了刚刚经过的一个银行,打算先取十万块钱出来,这笔钱对自己来说也算不了什么,或许也帮不上孤儿院什么忙,但总算是一番心意,等以后赚得钱足够多了,他还是打算亲自成立一家孤儿院,把那些失去家庭的孤儿都给照顾的好好的,让他们和自己一样能有一个快乐幸福的童年。

  等到了银行之后,王成才尴尬的发现这里已经关门了,自动取款机是有限额的,每次最多取两钱块钱。

  他又不想等第二天再来,只好耐着性子一次次取,先把上衣脱下来裹在里面,结果等凑齐十万块钱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九点四十。

  随后王成又去附近的超市买了一个黑色塑料袋,把一叠叠钞票放进去,他可不想被别人看到自己带着一大笔现金直接走进孤儿院,以免引起什么不必要的误会,省的给老院长他们填麻烦。

  说起老院长,也是一个大好人,他姓张是一个退休教师,在王成小时候就是这里的院长,这么多年过去了,年纪是一天天见长,现在都已经有七十多岁了,可政府那边就是不肯派新人过来,老院长的身体又还行,也热爱这一行业,也就坚持下来了。

  “砰砰!”来到孤儿院门口的时候,王成轻轻敲了敲门卫室的窗户,这里虽然偏僻,但毕竟是在市区里面,还是要有人值夜班看门的,免得有什么心怀不轨的人闯进去。

  “谁啊?”五分钟后,一个苍老的声音才从里面传了出来,王成一听到这个声音就乐了,这人是李爷爷,是前几年才来孤儿院帮忙的,他有一双儿女,但都在其他城市上班,自从前几年老伴去世之后就不愿意在家待着了,经过熟人介绍就来了这里做免费义工,为人也很是不错。

  “李爷爷,是我啊,王成!”王成毕业之后,有空就会回孤儿院看看,和这个看门的李爷爷也算是老熟人了,因此直接开口说道。

  一个头发半百的老头打开窗户,眯缝着眼睛看了一会儿,才很是开心的喊道:“哦,是你小子啊,这大半夜的不回家睡觉,怎么想起来找我这个老头子了。”

  王成呵呵一笑,本来打算直接把钱给李爷爷,但转念一想又感觉有些不妥,李爷爷只是来这里帮忙的,也不算正式员工,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也说不清楚。

  想到这些王成笑道:“今天收摊晚了呗,就顺路过来看看,对了,张院长在吗?”

  Nm酷44匠网T正《版g@首发y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三世欣说:

大哥大姐,求恶魔果实,谢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