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在地上的王成喘了几口气,就准备跳起来,谁料,一棒子就打了过来,打的还是脑袋,一击之下,杨奇只感觉头晕目眩,身子软软的趴在地上。

  “还想蹦达?”东哥和那几个跟班互看几眼,炫耀似的笑道。

  那几个跟班明显没有王成手黑,看到王成软趴趴的倒在地上,有点心虚了。

  最U…新~章/节上5酷匠$网o

  见此,东哥有点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人的脑袋最硬了,你们怕什么,你看,他死了吗?”说着,东哥又是一棍子砸在了王成后脑勺上。

  王成被砸的懵懵懂懂的,天旋地转,只感觉,凉凉的东西,从头上流了出来,脑袋越来越沉,越来越沉,最后没有了意识。

  “东、东哥!流血、了!你杀了人了!”就在东哥炫耀的给几个跟班上课的时候,其中一个跟班突然看到了王成脑袋上涌出的鲜血,颤颤巍巍的叫了起来。东哥转头一看,那血似喷泉一样,止都止不住,越流越多,顿时吓得脸白了,跳了起来,劈头就是对着那个跟班一巴掌。

  “叫什么叫,快跑!我告诉你们,今天这事情,你们也有份!”东哥骂着,掉头就跑了,那几个跟班愣了愣,也迈腿狂奔起来。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没有人知道,就在鲜血蔓延到王成脖间的时候,异变发生了!

  那里有一个挂坠,准确的说是一颗珠子,看不出种类的木质椭圆珠子,这是王成家传的,自从父母车祸死亡后,他就一直戴在脖子上,期间也找人鉴定过,但什么也看不出来,说不是古董,就是一颗普通的装饰品。

  但不管是父母遗物,还是精神寄托,王成就一直戴在脖子上,洗澡都不摘下来,没想到,在王成频临死亡的时候,这颗珠子异变了。

  受到了鲜血的浸染,这颗珠子的表皮慢慢脱落起来,鲜血沾的越多,脱落的越快,直到完全脱落后,露出了中心一个发着淡淡绿光的东西,那是一颗白色的种子,晶莹剔透,没有一丝瑕疵,好像天地间的神物一般。

  完全脱落后,这颗散发着绿意的白色种子慢慢飘了起来,在这颗种子光芒的照耀下,墙角的一颗小草突然疯狂生长了起来,速度之快,瞬间就有一米多高了,要知道,那可是一颗小草啊!

  小草能突破一米高是什么概念?现在还在生长着,骤然,这颗白色种子直直的顺着王成的伤口冲了进去,绿意的光芒也随之消失不见。

  没了绿意的照射,那颗小草也停止了生长,软软的倒在地上,看情况,已经有一人高了,巷子太深,走过的人也少,刚刚怪异的场景没有人发现,就连王成本人也在昏迷中,丝毫不知。

  可以看到,王成脑袋上的伤口随着白色种子冲进去的瞬间,就消失了,完好如初,一丝痕迹都看不出来,除了地上有一地鲜血外,没人可以证明王成受伤了。

  这时,一对青年男女一脸兴奋,拉着手就跑了过来,在拐角的时候,这对男女互相拥着,亲吻起来,花式舌吻。

  边深情的亲吻,边拐到了墙的另一边,慢慢朝着地上昏迷的王成挪了过去,这一对男女都很兴奋,男青年已经不老实的摸索起来,似乎是想在这巷子深处来一个双人大战似的。

  就在这时,女子被趴在地上的王成绊了一下,要不是男青年拉着,就摔倒在地了。

  女人不满的皱起了眉头,低头看去,地上的一大滩鲜血,还有血泊中一动不动的王成,瞬间吓得女子尖声叫了起来,几乎是下一秒,男青年也跟着尖叫着。

  在这高分贝的声音响彻巷子不久,高响着刺耳声音的120救护车如期而至,一波穿着白大褂的人抬着担架就冲进了小巷,不久,满脸鲜血,昏迷着的王成就被抬进了救护车,速度离开了。

  由于着急,这些医生只确认了王成是否活着,检查到有气息,连忙抬着王成就去了医院,根本没有确认王成的伤口在那里,没办法,地上那一大滩鲜血太会骗人了。

  时间流逝,到了最后的画面就是王成张着嘴巴一口咬了过来,画面一黑,王成踉跄了一下,抬头看到了面色怪异的陆婉晶。

  “王成你说什么?又是吃草又是说怪话的,你不是被打坏脑子了吧?”陆婉晶看着王成问道,眼神中很是不理解,刚刚的画面似乎只是在王成脑海中一瞬间的事情,时间并没有因此流逝。

  王成也注意到了,眼里闪过一丝兴奋,再仔细感觉,那画面完全消失了,就如同没有出现一样,就是心里默念了好几遍,也再也没有出现过。

  “那个,没啥事,估计幻听了吧?既然找不到那我们就回去吧,不是陈宝儿要吃菜吗?我们先去买一点。”王成随便编了一个理由说道,摸着脖子上空荡荡的红绳,心里开始强烈的期待起来,他有种感觉消失的种子就是他脑海中的声音中,那所谓的世界上种子!

  “行吧,真是怪,你确定没有事情?”陆婉晶仔细看了王成两眼,莫名的,她突然发现王成的气质好像变得朝气蓬勃起来。

  王成无奈重重点头,陆婉晶心思太细腻了,他也不敢瞎说。

  ······王成他们住的小区,叫做江岸小区,各方面条件在华夏大部分的建筑中算是中等靠上了,四个卧室每一个卧室就有五十多平米大,客厅更是大的吓人,精装修。

  这样的房子,陆婉晶租给王成的价格每个月只有五百,在宁海这个大城市,这样的房租,哪里都找不到,完全是过一过面子,就这样,王成还欠了陆婉晶好几个月房租,这次才一次缴清。

  王成他们就住在二十三楼!宁海市的风景一览无余!

  “我们回来啦!”

  陆婉晶提着价格不菲的小包包娇笑一声,就跑了进来,身后跟着面色无奈的王成,王成全身能挂的地方都挂满了袋子,菜买了很多,按陆婉晶话讲,就是能买多少买多少,王成好不容易跟着买一次菜,就得利用这个苦力,省的以后再跑。

  陆婉晶回来的动静吓人,很快,就在王成把菜放到厨房冰箱的时候,其中一个卧室门推开,走出了一个带点婴儿肥的女孩子。

  女孩子一身粉红色睡衣,就是房间也是粉红色的布置,似乎对这个颜色情有独钟,看到这个女孩子的第一印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