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海市,地处沿海,相当繁荣,是华夏东南沿海一带的经济枢纽,此时处于地段中心的一座医院内,突兀的传出一道茫然的痛呼。

  王成艰难的睁开了双眼,大口喘着粗气,刺目的阳光倾洒而下,给整个白色的房间添了一分生气和暖意。

  “白色?病房?”王成难受的揉了揉脑袋,发生了什么事情?记忆在这一刻似乎发生了混乱,昏迷前的事情一下子想不起来了。

  “对那俩千块钱呢?我可是要还美女房东的!”王成突然想了起来,忍住头痛就连忙朝着怀中抓去。

  “你醒了?”正在这时,一道柔软,熟悉,但富含羞怒的声音响了起来,把王成惊醒了。

  抬头看去,只见一张倾国倾城,足以妩媚众生的脸蛋出现在了面前,脸上还带着红晕,不知道是羞还是怒。

  黑色的长发柔软顺滑,柳眉弯弯,丹凤眼,高琼鼻,樱桃小嘴,这么一副熟悉的脸蛋突然出现在眼前,把王成吓了一跳。

  “陆婉晶?”王成瞪大眼睛,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没错,王成面前这人,正是他的美女房东,陆婉晶!

  陆婉晶一脸羞怒的点了点头,看到王成吃惊的神色,怒气也下降了一点,说道:“还不放开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也是很难为情。

  王成一脸疑惑,刚醒来的他脑子有点秀逗,不明白陆婉晶是什么意思,疑问的看着对方,等待着回答。

  看到王成这副表情,陆婉晶也是气不打一处来,一巴掌打掉了对方的手,没好气的道:“要不是知道你这个人老实,我肯定报警抓你。”

  说着,脸上红晕更多了,二十多年身体从来没有让别的男人碰过,今天被碰了不说,还是最敏感的地方,真是羞死人了。

  被陆婉晶打掉了手,王成终于知道自己抓的是什么了,老脸上浮现出一抹尴尬,不过想到了怀里的那两千块钱,着急的摸去。

  这份焦急把那份尴尬冲散了不少。

  空的!钱呢?

  王成焦急的摸了几下,脸上闪过一丝失望,钱被别人偷了吗?那怎么交代陆婉晶,她会相信他准备好钱了吗?还有这医药费!最无奈的是他怎么会在医院里,头还很痛,如有什么东西被硬塞了进去似的。

  看到王成的举动,陆婉晶脸上的红晕消散不少,她终于知道王成刚刚在抓什么了。

  “诺,在这里呢,你找的是这两千块钱吧?”陆婉晶调皮的笑了笑,从包里拿出了一个褐色信封,玉手拿着信封,在王成面前晃悠。

  王成大喜,这信封正是他的,里面装着他准备的房租钱,还好找到了,在美女面前,没有男人想言而无信!

  王成把信封推了回去,一脸真挚的道:“陆婉晶,这钱就是我准备给你交房租的,你收回去吧!还好没有丢,要真是让那几个混混抢了,那我就言而无信了。”

  陆婉晶一愣,随即莞尔一笑,说实话,这两千块钱,哪怕再多十倍她也懒得看一眼,王成的房租交不交对她来说都没关系。

  更:N新Cj最=快_上J酷匠@网

  不过,王成这诚实的本质,是陆婉晶所欣赏的。

  她从家族里跑出来,就是想独立,初次见王成时,王成的那种独立,坚韧,吃苦,感动了她,她这才给王成帮助。

  让一个大男人和她们三个女生住在一起,现在想想,陆婉晶也觉得自己当初的决定太疯狂,好在,王成没有做出让她后悔的事情来,这个人,很不错!

  “对了,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陆婉晶不说话,似乎有点走神,王成想到了这一茬,忍着头痛就是问道,不问还好一问脑袋越发的疼痛起来。

  疼的王成都想用力捶自己两下,可能会舒服一些。

  “嗯?”陆婉晶回过神来,好看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神采飞扬,自信!

  这种美,把王成看呆了,脑袋的疼痛在这一刻缓了许多,轻微的咽了一口唾沫,太美了!不似人间!

  看着王成呆呆的,陆婉晶也没有多想,解释道:“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待我赶到的时候,你已经在医院了,而且昏迷一天了,是昨天出的事情,好像是你和几个混混打架,怎么?你忘记了吗?脑袋没有事情吧?”

  “说来也奇怪,听院长说你送来的时候,全身都是血,但就是没有伤口。”

  听着陆婉晶说的话,王成脑袋疼的都快要爆掉了,双拳在死死握着,他也发了狠,疼就疼要是连自己的事情都想不起来,那活的还有什么意思。

  “嘭!”一道无声的爆响在王成脑袋中出现,没有人看到,那一幕就如同盘古开天辟地,一株阴阳二色流转的巨树突兀的把混沌划开,露出一片空旷的大地。

  王成痛呼一声,随即全身放松了下来,脑海中的剧烈疼痛随着这一下,似乎全部消散了,他断断续续的记忆也随之完整起来。

  二十岁,从孤儿院出来好多年了,王成做过各种工作,但有人的地方就有关系,各个老板以各种原因炒他的鱿鱼,王成无奈,只能租了一辆三轮车,起早贪黑,以卖菜为生。

  而且还过的很辛苦,每天也赚不了多少,房子都欠着人家房租,说来奇怪,房东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平时和两个姐妹住在那里,对于王成也很是宽容,房租都欠了两个多月了,也没急着问他要,也不知道为什么让他住在那里。

  这美女房东赫然便是面前的陆婉晶,漂亮,善良,真的就如同上天派下来拯救他的似的。

  就在昨天,他终于赚够了给陆婉晶的房租钱,站摊子前数钱的时候,被那一片的混子给看到了,叫了几个人就过来找他要保护费。

  王成自然不给,拉扯中,这混子就掀翻掉他的三轮车,菜掉了一地,摔坏了不少,大怒的王成一脚就把那名叫东哥的混子给踢倒了。

  虽说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没少打架,但这么多混子他也知道打不过,转头就跑,时运不济,慢慢被跑的逼到了一个小巷子内,被一群人围住。

  王成依稀记得,有一下好像是打中了脑袋,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没事吧?王成你别吓我!”陆婉晶不知道王成发生了什么事,站了起来,俏脸上满是惊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