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哥,这个双休日你准备去哪里啊?野狼这周请客去KTV,你去不去?”说话的是萧佑吟,他转过身,侧着身问。

  “嗯?这么快又放假了啊?差点忘了,这周周六我表姐要来我家,所以我就不去了。你们啊,别天天到处浪,攒点钱,想想以后怎么交女朋友吧。”我表现出一脸的正经。

  “切,我又不是交不到女朋友”萧佑吟一脸高傲。

  “存心吧你!!”我一个巴掌扇在他头上,下手也不重。

  “啊啊啊!谋杀了!我手也断了,脚也断了!好痛啊!”萧佑吟把碰瓷大爷的话说了出来,然后装作得了绝症似的叫着。

  这时,有两个花痴女凑了过来,一脸的关心,对我表现出一脸的愤怒。。。

  “唉,风流情种,干嘛要当校草。”然后走向座位。趴在桌子上睡觉。

  “诶?诶?!不管我了?我是受害者啊,肇事者你要逃逸么?”萧佑吟见我没动静然后朝我走来。

  “睡觉睡觉,昨天晚上又通宵了。”我满脸不耐烦,挥着手对他说,示意他走。

  “可是下节课就放学了...”萧佑吟满脸无奈。

  “哎呀,到时候你叫我。”我转向一侧对他说。

  “懒!”一个女声响起。

  “沈怡,不是说好叫你别管我了吗?”我对着沈怡说道。沈怡是班长嘛,不能用太强硬的语气,毕竟咱班长也不是怕事的。

  “没管你啊,随口一说,怎么?有意见?”沈怡带着挑衅的语气。

  “不鸟你”我没好气的说道。

  “......”沈怡无语,转身走向一边了。

  “诶,泽哥,咱班长最近有点奇怪啊,为什么老是针对你。”萧佑吟貌似发现了什么,略带疑惑的说。

  "不知道,也许是更年期提前了吧"我用着打趣的语气说。

  “呃。”萧佑吟也被我弄无语了,也走了。正好有一个清闲觉。

  萧佑吟是五中校草之一,人也长得挺帅,小麦色的皮肤,微卷的头发,一件体恤,衬托他的阳光,所以在学校里有很高的人气。他的家境也不错,是羽江市排的上名号的富二代。

  我叫刘坤泽,今年初二,外传为五中校霸,不过我也没心思承认,反正别人爱咋说咋说吧。我的家中就我一个人,父母从小抛弃我,现在跟着养父母生活得挺舒服。家里算小康吧,房子车子都有。以前问过亲生父母的讯息,养父母总是支支吾吾,就说我是被抛弃的,让我别念叨他们了,那时候小,所以也就没怎么在意。现在想想觉得挺奇怪的,我从小四肢健全,身体健康,为什么要抛弃我。有时候想着想着眼睛就不自觉的湿润了,然后擦干眼泪继续做事。

  至于沈怡,我们班班长兼班花兼校花之一。家里很有势力,毕竟在整个西成区说得上话得人也少。她爸爸是其中之一,一句话,五中校长都得服服帖帖。

  "叮铃铃铃~~~""泽哥,下课了,起来了"萧佑吟轻轻拍了我的肩膀,说道。

  “呃,好快。还没睡够。”我揉了揉双眼,打了个哈欠。

  “昨晚是不是又去看那啥了,注意身体啊,小心阳痿。”萧佑吟邪恶的笑着。

  “妈蛋,劳资是那种人么。昨晚听见表姐要来,一宿没睡觉。”我又一巴掌扇过去。

  “怎么,兴奋?”这次他倒没有装痛,一本正经的问道。

  “兴奋个屁,你想想,我是孤儿,哪里来的表姐。”我白了他一眼。

  “诶,好像也对。不过是你养父母那边的表姐倒也不奇怪。”

  “我也问过,可是父母就说是我的表姐。他们现在也不在家,好像是去旅游了。”

  “有意思。明天要不我陪你去?”

  “野狼那边你怎么说,都答应了。”

  “他不会计较的。”

  “好吧,你随便。明天早上九点,表姐的飞机。你明天早点来我家,咱俩去会会那个表姐。”

  “嗯,那我走了。管家来接我了。”萧佑吟走向校门口,一辆奥迪停在路边,一位中年人把他迎上了车。

  “唉,有钱就是好。”我感叹到。

  到家,房屋里空无一人,因为养父母旅游去了,也就剩我一个人在家了。

  我随便吃了点东西,便走向卧室。坐在电脑前。

  滴滴滴滴,一条企鹅闪了起来。有人给我发消息。

  “诶?百年来居然有人找我。”我略带惊讶,因为这个时候大家都还没回家吧,谁会找我呢。

  消息弹了出来,备注是沈怡,内容是:明天出来玩不?

  奇了怪了,沈怡怎么会来找我,我略带疑问的自言自语着。不过我还是回了她,说明天要去接我表姐,没空。我自然不会给她好语气,毕竟咱也是不遵守校规校纪的人,她是班长,就来管我。我俩属于死对头,所以关系也好不到哪里去,今天来找我出去玩,还真有点奇怪啊,会不会是个圈套。。。

  夜幕降临,我带着一丝困意,关掉电脑,上床睡觉了。梦中,我梦到了那个所谓的表姐。她貌美如花,沉鱼落雁,人见人爱,一丝不挂,啊呸,是一丝不苟。我和她漫步在一个花园里......第二天,一阵电话铃声叫醒了我。

  “泽哥,都八点半了,还去不去接机啊。”刘坤泽幽怨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

  “卧槽,都八点半了。等等,我马上下楼。”本来我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的,现在顿时清醒了。

  我穿好了衣服,胡乱的洗了一把脸,急急忙忙跑下楼。萧佑吟站在路旁,旁边还有一辆宝马。我不禁感叹,有钱人就是好。

  “我都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了,你才下来。”萧佑吟一边看着他手腕上的黄金腕表,一边对我抱怨。

  “不好意思啊,你自己不早点叫我。昨晚通宵打撸。”我哈哈一笑,“诶?我去接我表姐,你激动个啥。”

  “没...没有激动啊,快上车吧,等会儿来不及了。”萧佑吟挠了挠头,把我推上了车。

  我也没有多想什么,坐上了后排。

  “卧槽,你开车啊?你不怕交警么?”我一惊,发现萧佑吟坐在驾驶座上。

  “切,我们家还怕交警?”萧佑吟傲娇的说道。

  也对,现在有点钱都可以买通关系,毕竟我们这里也才是个二线城市,犯罪也不少。

  机场在郊区,所以要走绕城路。绕城路车也不少,但在萧佑吟眼里不值一提。漂移,侧滑,对他来说都不是事,一路上也没看见交警,看来有钱人真的了不起啊。

  “诶?你车技怎么这么好?”我现在才发现萧佑吟的车速已经快到八十迈了,不由得心里一惊,这小子居然会这么多功夫。

  “呃...这个嘛...呃,我学的啊。”萧佑吟又出现了反常的状态,额头上冒出了一点汗。

  “好吧,不想说算了。”我也看出他说不出口,我也不想多问,毕竟在有钱人家里也没什么惊奇。

  “机场到了。”萧佑吟停了车,路面上发出刺耳的刹车声,可见他开了多快。

  “诶?表姐叫啥名字?”我拿着手机,准备问养母表姐的名字。

  “刘泓莉”萧佑吟不经心的回答了一句。

  “你知道啊?”我转向他。

  “不...不知道,我胡乱说的。”萧佑吟表现出很紧张的样子,结结巴巴的说话。

  “你小子今天怎么了?怎么变得这么奇怪?说话也不一样了。昨晚干坏事了?”我狐疑的看着他。

  “没怎么啊,泽哥你多虑了。”萧佑吟哈哈一笑道,为了打破这尴尬的场面。

  “有什么事就跟我说清楚,瞒着我的话我一定不原谅你。”我想起了某部小说里的台词。

  “没瞒着你。快点问阿姨表姐的名字吧。”萧佑吟转了身,关上了车门。

  “......”就在我准备打电话的时候一阵银铃般的女声从我身后传了出来。

  “小泽!”

  “你是?”我转身,发现一个美女。

  “我是你表姐,刘泓莉。”表姐说道。

  “表姐?”这时我才打量起她来。身材高挑,齐刘海,头发很长,带着点金色。白皙的皮肤,修长的睫毛。最重要的是前凸后翘。

  “是啊。今天你就是来接我的。怎么了?阿姨没说?”表姐有点疑惑。养母确实没跟我说,就说要接机,说完就匆匆挂电话了。

  “没说啊。”我也觉得有点奇怪。

  “咳咳...别在这里说话了,先回家吧。”萧佑吟开口了。

  “咦?萧......”表姐注意到了萧佑吟,眼中闪过一丝欣喜,不过我没有注意到。话未尽,就被萧佑吟一个眼神打住了。这些细微的动作我都没有发现。

  “你们认识?”我又疑惑了。

  “没...没有啊。”两人齐声回答道。

  fb酷匠/网T首发

  “算了算了,先上车吧。你行李呢?”我对表姐说道。

  “就这一箱啊。”表姐晃了晃手中的小箱子。

  “诶?你们女的不是应该很大包的东西么。”我看着那么少的物品,有点无奈。

  “我又不一样。”表姐打开车门,把行李放在了后备箱。

  “好吧。今晚你住哪里?”

  “你家啊,阿姨没交代?”

  “没有,她只匆匆撂下了一句话,让我今天来接机。”

  “唉...希望他们没事。”表姐的话声音很小,我没注意。

  萧佑吟发动了车子,从后视镜里不断向表姐这边瞟。我心想这小子是不是看见美女控制不住了,要发狼性了么。

  我咳嗽了两声,萧佑吟才发现我在看他,急急忙忙的收回眼神。

  一路上,话并不多。毕竟对于这个陌生的表姐我还是应该多注意一下。在我的印象里从来没有一个表姐。这个表姐究竟是谁?

  算了,是个美女还可以养眼,养母又不会害我。那些疑惑以后再说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