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是白花花的一片,各种各样的美女在我面前摇曳着身姿,他们身上都有着特有的女人香味,玲珑剔透的肌肤和毫不遮掩的身姿,让我内心的欲望一下子暴涨了起来,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

  正在我犹豫着要对哪一个幸运儿下手的时候,脑后门被人拍了一把掌,火辣辣的疼痛让我眼前的美女们烟消云散。

  一睁开眼,就看到云姐那波涛汹涌的地方,这让我想起了刚刚梦到的东西,脸上开始发热了。

  “韶钢!大白天的,不做生意,你做什么白日梦呢?一脸猥琐的样子,我以后还怎么让你看店?”

  云姐又是一拳打在了我的脑袋上,让我脑子里的那些想法完全的烟消云散。

  我双手揉了揉脸,心底一阵失落。脑海里无奈的想着她怎么就不能晚一点儿才叫醒我呢?哪怕就是晚一点点也行啊,不知道我现在再睡过去,是不是还有机会可以重复刚刚的美梦啊。

  心里是这样想着,不过放下手以后,我的脸上迅速挂上了谄媚的笑容,讨好的对云姐说:“云姐,我刚刚就是睡了一小下,店里现在不是没有人吗?我昨晚没有休息好,以后不会了。”

  云姐全名叫云裳,二十五岁。已经结过婚的她有一个四岁的儿子,老公在孩子才七个月大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过世了。也就是因为这样,她的日子过的不是很好。好在家里留着一个古董店,可以勉强的维持着他们母子的生活。

  我是从三年前开始,就一直在她的古董店里做工。

  在这个世界找到一个我可以容身的地方实在是不容易,不管怎么样我也不能丢了这份工作。

  “没有休息好?昨晚你又跑什么地方鬼混去了?晚上不睡觉,白天就在我的店里来偷懒,你信不信我明天就让你走人?”

  “信,当然信。我真的就只是眯了一小会儿,以后不会了。”

  我立马保证,眼神诚恳的看着她。

  这样的保证我在过去的是三年里已经做了无数次了,不过从来也就没有实现过。

  云姐自然也知道我现在说的都是些废话,却没有再继续的追究下去,而是指着店里我刚刚忽略了的另一个人说:“谁说没有人了?你看看,客人都来了,还不赶紧去接待。”

  我立马利落的起身,往那个背对着我的客人走了过去。

  经过云姐身边的时候,还听到她小声的说:“一会儿再收拾你。”

  我对着她一笑,看着她有一瞬间的恍惚了以后,才走到了客人的身边,客气的说:“你好,我是这个店的店员,你需要点儿什么?”

  客人听到我的话,回过头看了我一眼。

  那张脸让我有一瞬间的窒息,愣在了原地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好。

  这人的右边脸上是坑坑洼洼的伤痕,很明显的是被烧伤的,眼珠泛着灰白,看向我的时候让我感觉有些阴冷。

  不过左脸却是完好的,从那一面可以看得出来这人本来的样子还是不错的。不过五官有些阴柔了,应该是个女人。

  “我要这个。”女人声音嘶哑,就像是八九十岁的老人的声音一样,听着让人心底发寒。

  她指着的东西是这个古董店里为数不多的真品之一,是一个小拇指关节大小的和田玉。

  “客人好眼光,这个东西相传是在古墓的女人嘴里掏出来的,有很多年头了,它可以镇宅辟邪,可以……”

  “多少钱?”

  女人打断了我满嘴的忽悠,直接问了价钱。

  一看就知道这个客人很爽快了,我也不含糊的立马开价:“十万。”

  “哎呦!”

  我话才说完,脑后又挨了一巴掌,云姐直接上来赔笑说:“他开玩笑的,这个东西要不了那么多钱,你也别听他胡说,这个……”

  看到这女人的脸的时候,云姐的话戛然而止,看来是被吓到了。

  “可以刷卡吗?”

  女人没有在乎云姐的反应,爽快的开口。

  “可以。”

  我立马带着人过去刷卡,然后包好了东西给她,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云姐在我做完了这些事情以后才回过神来,看着我,指着门外,有些结巴的说:“她,她的脸……”

  “很明显的是被火烧了呀,云姐你这就有些大惊小怪了,你知不知道你刚刚那样的反应对于一个毁容的少女来说是多大的伤害啊!”

  ,酷U匠dW网Q首x发|

  “我…我是突然之间看到,被吓到了。”云姐有些不好惭愧的解释了一下。

  不过下一秒,脸上的愧疚就消失了,换上了不可抑止的愤怒。

  “你还有脸教训我,那个东西是我花三百块钱收来的,你竟然卖给人家十万,要是被人家知道了,在道上一宣扬,我的生意还要不要做了?”

  十万这个价钱对于云姐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了,这还是第一次收到这么多的钱,抵得上她以往一年的收入了,她拿着有些不安心。

  而她说的道上,是指的古董业的圈子。

  就这一点我觉得她是想多了,这个不到一百平米的小店,里面有十分之九的假货,剩余的几件儿真货她自己都分辨不清楚,真的不用担心自己在古董圈子里根本就没有的地位。

  当然这些话我是不会明着说的,而是一脸赔笑的道歉说我错了,要是真的被那个人知道了,咱们给退款就好了云云……

  好不容易安抚下来了以后,云姐才稍微安心的回家去给孩子准备午饭了。

  等到她离开了以后,我立马沉思了起来。

  刚刚的那个客人有些奇怪,不是长相,而是在刚刚接触的时候我感觉到了熟悉的味道,希望她只是这个小镇的一个过客,不然的话就要有麻烦了。

  虽然说自己不是这里的人,可好歹也在这里呆了三年的时间了,这个小镇虽然说不是特别的繁华,但是淳朴的风气却让人不得不有些迷恋。

  更何况这可是我的‘藏身地’,要是这里出了事情,那我这平静的日子是要过到头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对面相思说:

新人新书,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