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李东,你他妈的干嘛啊?”与其说我不耐烦,还不如说我有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嫌疑,毕竟哥们间这么打击我,我还是有些单身狗的倔强的。

  “峰子啊,手上有钱没?借我点啊,今晚估计有场大战,我要包场啊,最不济也得要个小旅馆吧。”李东压低了声音,估计是背着那个女的打电话给我的。

  我摸了摸口袋,数了数钱“一百够吗?我只有一百,不够就算了。”倒不是我不愿意借给胖子,这钱我还真的得自己留着用,他说昨天他花了八百,我怎么也得留下四百吧,他晚上开房间,我难道睡马路不成。

  “行,行,行,苍蝇再小也是肉啊,一会你送过来啊。晚上那个的时候哥给你拍几张图片开开眼,有机会弄个录音,让你听听声音啊。”李东一如既往的无耻,当真是刷新了我的眼界。

  “谁要看你发的图片啊,老子晚上也要进化成男人了好吗?”不过我没有拒绝,多一点欣赏,多开开眼界,总是大有裨益的。总比井底公蛙,没见过母蛙只知道胡鸡毛乱叫的好,问清了这小子的所在地,我挂断了电话。

  打车去李东那里花了几块钱,远是不远,可是那地方却有些偏僻。“李东,那个妹子是不是要带出来我瞅瞅啊,玩个三龙戏水双管齐下什么的我也不介意啊。”我打起了哈哈,而李东那小子在接过我的钱后,很果断的给了我屁股一脚。

  “这些花样你想都别想,哥就是一只勤奋的老牛,不把那块荒芜的土地变成肥沃的沃土怎能罢休。不过,我说了到时可以让你饱饱眼福,大开眼界,让你拿着照片听着呐喊左手右手来个快节奏。”李东给了我个猥琐的笑容,不言而喻。我脑子一热。

  “怎么不见那个妹子啊。”我故意逗一逗这个极度疯狂的李东,也是,满脑子的理论知识,不用来亲力亲为的实践怎能体会其中的乐趣呢。

  “没,我倒是有这个打算,她非要先去ktv唱歌。”李东叹了口气,满脸的无奈,真实个禽兽啊。

  “哈哈,你还是不要开口的好,不然可别把煮熟的鸭子雷得外焦里嫩。”李东的歌喉我实在是不敢恭维,说把人吓死那是夸张的大放厥词,可是这货唱歌你绝对有种他如丧考妣的感觉。

  “那是,我还是得想办法撬开她的嘴,不然怎么发图,好了不说了,我得去陪她了。”李东给我一个标志性的微笑,背对着我挥了挥手。

  “这小日子过得,真是快乐日神仙啊。”我心里笑了笑,或许李东这小子真的是捡了狗屎运吧,那我也得去踩狗屎了,不然哪有肥沃的饲料来培育美丽的花朵。

  各种事一耽误,等我搞定的时候已经六点半了,还好不算晚,还有时间进行我的终极计划。在龙凤酒吧找到一个较为隐秘而又可以时刻关注门口的位置后,我叫了三打啤酒,两瓶白酒。

  这个点人不多,也没有人注意到我把白酒和啤酒兑在了一起,别问我为什么把两种酒掺和在一起,因为跪求一醉!而且这些酒我准备送给那个“奈何桥”喝,喝完后我保证她就像是过了奈何桥一样什么都不会记得,有的话,那也只是做了一个很刺激的梦。

  一通忙完,看着陆陆续续的人窜进了酒吧,我看了看手机时间,估摸着那个女的也快来了。死死的盯着门口,就像一个猎人盯着即将落入陷阱的猎物,虽然我不知道那个猎物是谁,可是我从来就没放过对异性的观察!

  等了十几分钟,我的眼睛都快望穿了,依然没见到我的猎物。老子的鱼饵都买了,这条鱼儿怎么还不来啊。

  我拿起桌子上的酒猛灌一口,想要消除心中的怨气,可还没到喉咙就喷了出来。这真的是酒吗,混杂的怎么这么难喝啊,一定是我兑酒的比例出了问题。

  “帅哥,请问我可以坐这里吗?”一个极其好听的声音打破了正处在极度郁闷的我。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终究还是让老子等到了一个雌性生物啊。”我抬头看了看,手里的酒瓶差点掉到了地上“不还意思,我已经约人了。”

  移动的山丘啊,这活像一个小坦克啊。我不敢想象要是她喝醉了,控制不住自己了,究竟是她主动还是她主动呢?我可不想被一屁股坐死,没有那根无可匹敌的烧火棍,就不应该揽下这么艰巨的任务,我虽然没碰过女人,可是我很倔强的说“要这种妹子,我选择狗带!”

  她嘟了嘟嘴,有点失望,在我心惊胆战中她终于离开了。我还是太蠢了,李东有那种狗屎运,难道我就有吗?

  慢慢的适应了酒的味道,一丝丝苦涩沁涌上了心头,本来应该面对的是一个娇滴滴的妹子,现在却是这种一人独醉的场面,叫我如何不伤感!

  两瓶酒下肚,一个身材高挑的妹子进入了酒吧,立马引起了雄性生物不小的轰动,我也毫不例外的看了一眼。这个妹子仿佛也在四处寻找着什么,扫向我这里的时候,四目相对,我心跳莫名的加快了。有点不适应的我拿起手里的酒仰头就是一口,也不知这口酒里口水占了几分。

  上身白色的t恤,下面牛仔短裤,除了白花花的大腿腿也没有过分的暴露什么,可还是衬托了她苗条的身材。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活力,似乎与酒吧的嘈杂格格不入,可是没人能忽略她的光彩夺目,杂乱的地方盛开的白莲花怎能不让人垂涎三尺注目三分呢。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是你要请我喝酒吗?”她毫无征兆的来到我的对面坐下,让我有些不自然,这他娘的真不是做梦吗?

  “你是奈何桥?”我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生怕这是我喝醉了产生的幻想,到时候抱着一个男人的大腿唱“爱你一万年”就尴尬了。

  “恩,有事耽误了。”我抬头仔细看了眼前这个女生一眼,年纪不大,估计也是个学生。只是眼神里好像有种淡淡的忧伤,眼睛都还是红的。

  “没事,我也刚刚才到。”我把刚才喝的两个空酒瓶很小心的放在一边,可是还是没能逃出她的眼睛。

  “我自罚三瓶。”也没等我说什么,拿起酒瓶咕噜咕噜的来了一瓶,我注意到她中间停顿了下,眼角略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不过终究还是没说什么。不一会,三瓶酒下肚,脸已经和一个红彤彤的苹果没有区别了。

  “你,你少喝点吧,晚上你还要回家呢。”虽然我心里很想和她在大战三百回合,可是这些台面上装作关心的话还是要说的,不装成好人,怎么做坏事!

  “回家干吗?不醉不休!”她似乎是喝到气闷扯了扯衣服,原本就不安分的山峰,瞬间露出了冰山一角,雪白、高耸、深不见底迷人的景象尽收眼底,看来我眼睛还挺尖的。

  “你们男人真是没有一个好东西!”她估计是发现了我眼神里的猥琐,狠狠的看了我一眼,居然也没有将衣服复原。那一刻我心如死灰,生怕这个煮熟的鸭子真的要飞了,也没兴致再次观摩这奇峰突兀的壮观了。

  “那是你没碰到我,我全身都是好东西!”我试探性的来了一句,也不知刚才我那过激的眼神有没有让她忌惮。

  她没有理我,只顾着喝酒,我则是在边上饶有兴致的看着,不得不说长得漂亮喝酒都是赏心悦目的节目。

  见她喝得差不多了,我则不怀好意的和她再喝了三瓶,终于这个娇滴滴的美人神志不清,嘴里却一直在嘟囔着“你们男人真不是东西。”。

  我才不管男人是不是好东西,一会我就让你知道我真的有根好东西!在众雄性羡慕嫉妒恨中,我搀着她一步步的走了出去。

  柔软的身体,不断刺激着已经有些酒精上头的我,我狠狠的捏了一下她一下,她很是冷不防的来了一声,我全身的血液都流动加速了。大有把这个女人直接拖到黑暗里的冲动,最后还是凭借最后一丝理智“别急,今晚有得是机会”,强忍着把她扶到了小旅馆。

  看着这个睡美人美丽的面庞,美丽绝伦的体态,我遐想万千,甚至还想到了那个猥琐的李东,那个死不要脸的李东。

  酷…a匠:m网X永久免费q.看小说/@

  或许李东那小子还在翻云覆雨吧,哥也不能落伍啊,我咬了咬牙,眼睛里的光芒更加锋利了。

  我艰难的吞着口水,双手慢慢的颤抖的伸了出来。妹妹啊,妹妹,这你情我愿的,你又是自愿送到我嘴里的,应该不犯法吧,我深深吸了一口气,今天晚上说什么都要把事情办咯。其它的,日后再说,保不定还来个日久生情什么的,那样就更好了。

  不得不说男人就是这个毛病,长了两个头,碰到漂亮有魅力的女人就用小头思考,碰到逻辑类的就用大头。而我现在,很明显要用小头思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