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的两个人看到李君出来,也纷纷告辞,康安也不挽留。

  李君文康安:“怎么我一出现他们都走啊,怕我吗”。

  康安说:“怕你咬人”。

  李君说:“你这大爷做的,不像个样子”。

  康安说:“你这个小的做的也不怎么样,那光头也和你爸爸一起战斗过,瞧你把人家给气的”。

  李君说:“我鄙视一切流氓,不管是不是光头,也不管是不是长辈,有当长辈了还当流氓的吗,这表率确实可以”。

  康安说:“你这是把我也给圈进去了,我招你了?”。

  李君说:“你也不咋地,弄个金屋藏娇,你想干嘛,里面那个当你女儿差不多”。

  康安说:“还真来劲了,我的事情也用你管,你也不管管自己,不是说要去上班吗,成天晃荡着游手好闲”。

  李君说:“攘外必先安内啊,家里的事情还没解决,哪里出的去”。

  李君把自己的想法和康安说了一下,说已经托人去找找那些玄门的高人,把他母亲的病看看。反正医生是束手无策了,只能走走这些门道,看看能不能好一些。

  康安说:“这是对的,看着你吊儿郎当的,心倒是很细”。

  李君问康安:“你们一大堆人,看着三教九流的,在一起说什么呢”。

  康安说:“这些人以前一起做过事情,手里都有点闲钱,就像一起干点什么”。

  李君说:“那有什么结果没有”。

  康安摇摇头:“有的想坐庄,有的想玩短的,没谈拢”。

  李君说:“这么多人,要是能谈一起去,那倒是个新闻”。

  康安说:“以前手里没多少钱的时候,心很齐,现在稍微有点钱了,每个都有想法,队伍不好带了。”

  李君刚想说两句打击一下康安,这时候电话响了,是刘诗雯打来的,让他回去接刘诗雯出院,还有别的事请和李君说。

  李君一看没办法,只好站起身来,准备到医院去。

  康安一看,这可找到机会了:“怎么这么听话,一听哨子立马就走了”。

  李君听康安的意思充满了嘲讽,也就回了一句:“我不像你,七老八十了还风流韵事缠身,我这个是正事”。

  康安说:“几把正事,还不是裤裆里的事,说的那么好听”。

  李君说:“粗俗,老不正经,我这是为刘元准备的”。

  康安说:“我以为你都忘了,你还想着这事?我都要自己去干了”。

  李君说:“这事你们别管,不是我不相信你们,你们那么玩,会把自己玩死,千万别打草惊蛇,刘元的事情我自己办。”

  康安说:“口气不小,听起来都不像是真的,刘元现在可今时不同于往日了,你有把握吗,哪里来的钱?维持会的公主可支持不了那么多”。

  李君正色的和康安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准备好了,刘元的好日子就到头了,刘元的事情我不比你清楚?”。

  酷匠网W首\s发

  康安默然不语,李君耍的这些,自己虽然能够想到,但是未必能够做到。就从李君兵不血刃的解决小顺和武功的事情来看,李君的心思简直有些深不可测。自己看来真是老了,后生可畏。康安知道李君这些天和谁混在一起,虽然李君没说,但自己也知道。

  首先李君在刘元身边埋了一个眼线,刘元的一举一动李君几乎都能知道。李君又说过武功就是李君埋在刘元身边的炸弹,武功现在还在监狱里面,这颗炸弹怎么炸响,自己是不知道的。还有李君的未来老丈人,就是这行的管理者,这种能量是自己不可想象的。当年李虎恩和自己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些事情,可是人家压根看不上。

  别的不说,单单一个徐琳的后台,就是让人望而生畏,那个级别,自己想都不敢想。

  李君看着康安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以为自己的话伤了康安,就走过去,拍了拍康安的肩头:“受刺激了,可别这样,容易得老年痴呆啊”。

  康安佯装发怒:“你个没大没小的货,赶紧滚蛋,你在我身边我才得老年痴呆,看见你就烦“。

  这时候刚好秘书处来,李君不怀好意的看着秘书和康安说:“一大把年纪了,千万悠着点,保重身体”。

  康安坐着踢了李君的腿一脚,站起来还要踹李君,李君急忙跑了出去。一边跑一边回头冲康安的秘书挤眉弄眼,弄的秘书也闹了一个大红脸。

  李君回到医院,没看见徐琳在,只有瑶瑶和姗姗在帮着刘诗雯收拾东西,刘诗雯看见李君进了门,就说让李君去办出院手续,李君很奇怪为什么刘诗雯这么着急,自己离开的时候,刘诗雯还没有要走的意思。

  李君刚想问刘诗雯,刘诗雯连连催着李君,那意思就是多一分钟也呆不下去了。李君满腹狐疑,不知道刘诗雯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只好拿了单据跑去办理出院手续。

  等李君办完出院手续回来,瑶瑶和姗姗已经把东西收拾好了,好多水果什么的能不要的都不要了,刘诗雯像是逃跑一般的拉着李君往楼下走,瑶瑶和姗姗也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李君和刘诗雯一个车,瑶瑶和姗姗都开了自己的车,一溜烟的离开了医院,回到了刘诗雯的住处,几个人坐了下来。

  刘诗雯和瑶瑶姗姗还在发呆,李君看着他们像一副受惊的小鹿的样子又好笑有奇怪,闹不明白这是哪个女的唱的是哪一出。

  李君刚想问,瑶瑶和姗姗都说刘诗雯回家了,就让李君照顾刘诗雯,她们就先回去了。说完就急急忙忙的开车走了。

  李君过去在刘诗雯身边坐下,屁股刚一挨到沙发,刘诗雯就扑到了李君怀里,李君抚摸着刘诗雯的背,问刘诗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你们都这么奇怪”。

  刘诗雯喃喃的说:“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李君问刘诗雯:“什么太可怕了,是谁吓着你了吗”。

  刘诗雯摇摇头出一段话来:“你走了之后,小琳非要去找住院部的领导,要看监控录像,医院本来不肯,但是小琳执意要看,说非要看看李君是怎么作弄她的,我没办法,因为我也不愿意看到你作弄徐琳的样子,但是拗不过小琳,就只好和爸爸打了电话,让爸爸帮忙和医院的领导说了说,医院这才这才让他们看。我们三个女的一起,到了内部的监控室,看了回放的录像,看了之后,我们三个人浑身发冷,小琳当场就被吓哭了,让父亲拍了人过来接她走,小琳走的时候腿都软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