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君觉得还是走为上策,看刘诗雯的意思很为难,自己最好的朋友和男朋友吵了起来,而且看来还是自己男朋友有问题。姗姗的眼里也有点蔑视的意思,瑶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话,气氛一时间变得很尴尬。

  可能徐琳一个大小姐诶,像一样睡在走廊上面,不但有失身份而且心理上也接受不了。虽然家庭的温暖没有感觉到多少,但是徐林一直是自视甚高的,而且她也有这个资本。

  李君看了实在无话可说,就和刘诗雯打了个招呼,说去办点事情,就离开了病房。

  李君看徐琳有些不可理喻的样子,我是大人还是小人需要你来证明吗,你证明了之后又有什么用,就算是我李君有些做错的地方,你也没必要这么处处的针对我,显你能耐吗?

  但这些话又不好说出来,呆在病房实在没什么意思,就和刘诗雯他们说了声就离开了医院。

  一路上他百思不得其解,徐琳是怎么睡到医院的走廊上去了,要说是自己做的,那自己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难道是自己梦游?自己睡着的时候把她抱到了走廊上?可是又不对,她徐琳又不是猪,能睡到那么死?到天亮才知道?

  这些无解的问题,既然没有答案,多想也没用索性就不去想了。

  李军从病房出来以后,也不知道去哪里,只是开车漫无目的的走,一会停下车来,居然跑到了康安的公司了。

  和往常不一样,今天康安的屋里挺热闹,六七个人围着茶几,有胖有瘦,大多和康安年纪相仿,还有个穿着低胸露着胸前大片白花花的女人。男的里面有个大光头,带着大金链子,长相凶恶,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这些人里面李君一个也不认识,康安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这帮人本来在谈着什么,一看到有陌生人进来,都不说话了。有的拿烟,有的低头喝茶,那女的冲着李君打量了两眼。

  李君也不管他们,在康安的办工桌里面拿出藏者的茶叶,冲了杯茶,找个地方坐下来自顾自的喝着。

  ;-看)正!版章节上酷_5匠网Xc

  戴金链子的光头先说话了:“小子,你走错地方了吧”。

  李君没理他,自顾自的喝着茶水。

  光头看见李军不理他的话茬,有些生气了:“跟你说话呢,哪里来的野孩子,一点规矩没有”。

  李君说:“关你屁事,又不是你家”。

  光头一拍茶几:“我看你是欠管教,我代你父母管教管教你”。

  说着就要站起身,冲李君走了过来。

  李君看都不看他一眼,有滋有味的喝着茶水。

  等到光头走到他跟前,他才淡淡的站起来,说:“你还不配”。

  光头彻底的怒了:“我操?我他妈的还不信了...”.扬起手来就要抽李君。这时候康安走了进来,看见这一幕,冲着光头喊了一声,:“住手,大鬼,我要是你我就不那样做”。

  大鬼冲着康安说:“这谁呀,是你儿子就算了,要不是我不抽他个满地找牙”。

  康安说:“大鬼你歇歇吧,你要是比武功还能耐,那你就试试”。

  大鬼说:“这个和武功有啥关系,就是武功来了我怕他?”。

  康安说:“就你这脑子还玩股票,你还是回老家收你的保护费吧,武功就是他给整进去的,你要是也想进去,那你就该干嘛干嘛”。

  大鬼一时间有些尴尬,就这么被吓住了那就太没面子了,幸好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把他给拉回到座位上,才算给了他一个台阶下。嘴里还不依不饶的:“今天看是在你康安的地方,我不跟他计较,给你面子,这帐以后再算”。

  那风骚模样的女的冲着康安说:“康哥,这小帅哥谁呀,不是你留在外面的种吧”。

  李君一听不干了:“你会说人话吗,要不我教教你”。

  康安一听李君这话,像是吃了枪药一样,就冲着李君说:“谁惹你了,早上吃的生米了还是怎么了”。

  李君早上受了一肚子气,正没处发泄,刚好光头问他话,他就是想吵架。本身当初就被武功欺负的够呛,看到大鬼这流氓打扮就不爽,大鬼不惹他,他还想找大鬼的麻烦呢,更何况大鬼自己找上门来。发泄了两句,康安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当下也就不作声,继续喝他的茶。

  康安走到茶几边上找地方坐下,跟几位说:“这是虎恩的儿子,你们惹他干嘛”。

  风骚大姐夸张的长了张嘴,用手捂住说:“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李虎恩的儿子,怪不得呢”。

  大鬼这回来劲了,:“操,李虎恩这孙子你不说倒也罢了,提起来就一肚子火”。

  一听大鬼这么说,康安脸色也变了:“大鬼,你要这么说话,你想怎么着,你冲我来”。一边说,一边按住了要冲过来和大鬼打架的李君”。

  刚才拉走大鬼的眼镜出来打圆场:“大鬼,死者为大,人都没了,你说那些没用的干啥”。一边对着李君说:“小兄弟你别往心里去,你爸爸那会大鬼跟着赔钱了,心里有些不痛快”。

  这时边上有个瘦子说:“到底怎么样,那事还谈不谈,不谈的话我就先踮了,大家都那么忙,浪费这时间在这磨牙”。

  大鬼说:“操,你小子非要死在女人肚子上不可,你那情儿晚干一会馊不了,着什么急”。

  李君看大鬼一副臭嘴,真想不明白,像他这样在道上混过的,嘴这么臭,能活到现在也算是个奇迹。

  不过好像那个瘦子确实是很好色,旁边这几个也取笑他,连那个风骚的大姐也开瘦子的玩笑说:“您这日夜操练的,你那儿都磨成绣花针了吧”。

  瘦子装作去解裤子的拉链,冲着风骚大姐说:“怎么可能,咱们养了一条大蟒蛇,金莲要不咱两练练?”。

  叫金莲的呸了一声:“跟你练,你行不行啊,是对手吗”。

  这一通闹,刚才的尴尬气氛缓解不少。眼镜说:“还是说正事吧,你们到底干是不干?”。

  瘦子还在调戏金莲:“你们先聊着,我和金莲先干一回,康安,借你地用用”。

  康安说:“我没问题,到时自己把沙发洗干净就行”。

  几个这才不闹了,商量起正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