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君对姗姗和瑶瑶说:“那可不一定,你们先挑起战争的,什么时候结束可就不由你们决定了”。

  瑶瑶说:“哼,谁怕谁啊,要是文文没意见,我先来调教调教你”。

  姗姗说:“到时候别求饶吧,我们三个还怕你一个不成”。

  李君说,那咱们走着瞧。

  姗姗和瑶瑶就自顾自的玩手机,文文闭着眼睛睡觉。

  李君假装闭着眼睛睡觉,留着一条缝眯着看瑶瑶和姗姗。

  这两人的似乎在聊天,聊到高兴了,一起吃吃的笑,还相互的看看点点头,也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徐琳也一直没有来,李君趁姗姗和瑶瑶还醒着,就抓紧时间睡觉,怕他们和昨晚上一样作弄自己。昨晚上睡得太死了,被别人那么画,自己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大概是李君太敏感了,直到第二天早上也没出现什么事故,脸上也没出现什么异样。李君陪着周深出去玩了一天,尽了地主之谊,晚上在莱佛士饭店请了周深吃了顿法餐。和周深告别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想着这么晚妈妈已经睡了,也就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医院陪刘诗雯。

  徐琳一见李君就不爽,瞪着李君说:“一天到晚往外跑,都不见个人影”。

  李君说:“你又不是我妈,你管那么多”。

  徐琳说:“我才不会生你这种儿子呢,要什么没什么”。

  李君说:“我有手有脚,有头有脑,你倒是生一个出来看看,像我这么优秀的。”

  徐琳不屑的说:“要是生个像你这样的,我当场就把他掐死”。

  说完还做了一个掐人的动作,吓得旁边三个女人一哆嗦。

  刘诗雯劝徐琳说:“他有个外国的朋友专程来看他的,他不去也不好,你别和他斗嘴了哈,宝贝,乖”。

  徐琳这才气呼呼的不理李君了,李君不知道徐琳什么毛病,感觉老是处处的看他不顺眼,打了自己一巴掌没和她计较,这还蹬鼻子上脸不拿自己当人看了,真受不了。

  刘诗雯大概是住了两三天院,住的烦了,说明天就要出院,住在这里,肺都要被消毒水味给泡熟了。

  姗姗说:“是有点无聊,不过还是在住几天吧,彻底好了才出去,别落下什么病根”。

  李君被徐琳的弄得没了心情,就想借口出去透透气,问他们几个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什么。结果那几个都说不吃,说怕胖。李君暗自叹了口气,这回连出去的借口都没有了。

  李君只好转身看电视,电视上两个衣着光鲜的人在闪光灯的闪烁下握着手,脸上带着职业性的微笑,李俊很想知道,这来那个个人的内心世界是怎么样的,明明是相互争斗的国家,却不得不装出很亲热的样子。李俊脑补了一下这来那个个人心里想的,没准这两个人心里在相互的骂人呢,一个说:“你个婊子养的,瞧你那德行,黑的跟块碳一样,你可别掉进煤堆里面”。另一个说:“你个不要脸的独裁者,跟你握手真是丢了我的份”。

  李君被自己的想法给逗笑了,竟然笑出声来。惹得那三个女人的奇怪的看着他,徐琳更是来了一句“缺心眼”.李君权当作没听见,男人要有男人的姿态,不能和女人置气。看足球频道又被那几个女的说太吵,只好起身,到楼道的窗口那里去抽烟解闷。

  就这么无聊的熬过了上半夜,到了两点来钟,李君也靠着墙睡着了。

  第二天清早,李君睡得迷迷糊糊的听到门外边一声尖锐高亢的叫声:“啊.....”.刘诗雯,瑶瑶和姗姗都被惊醒了,纷纷再问:“怎么了,谁在叫”。

  “琳琳呢,琳琳不在”,三个女的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李君昏昏沉沉的抬起头,看着三个女的,瑶瑶露着着雪白肉在沙发上支起了身子,刘诗雯和姗姗也从被子里面钻出来。病房的门开着,清晨的风吹进来,李君觉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瑶瑶和姗姗大概睡醒了,先出了门去,李君也跟了出去。却看到徐琳一脸的惊恐,穿着单薄的衣服,睡在病房外面的走廊里。

  两个女的急忙七手八脚的把徐琳给扶了起来,一边问徐琳怎么了,怎么躺在外面,徐琳大概是受了寒,一连打了几个喷嚏。李君说:“怎么睡在地上,受寒了吧,赶紧进去里面”。

  ‘更“h新、最!快《《上酷f匠网

  那两女的扶着徐琳进了病房,刘诗雯不知道什么情况问徐琳:“小琳你怎么了。怎么在外面呢”。

  徐琳质问李君:“是不是你干的”。

  李君莫名其妙:“什么是不是我干的”。

  徐琳说:“是不是你把我弄到外面去的”。

  李君说:“我睡觉还睡不醒,去弄你做什么”。

  徐琳说:“那我好好的怎么会睡在外面的地上”。

  李君觉得好笑:“那问你自己,问我我怎么知道”。

  徐琳却说:“一定是你,我好好的睡在床上,是你把我扔到外面去的”。

  姗姗说:“是不是你开玩笑的,李君,这样可不好,要好似碰上个坏人琳琳不是危险了”。

  李君说:“真的不是我,我可以发誓,我真没这么无聊”。

  大家看着李君的样子又不像是装出来的,刘诗雯说:“不管是不是,下次都不要这样了”。

  李君听刘诗雯的意思也是怀疑是自己干的,不由暗暗的叫苦,可是有百口莫辩。徐琳打过自己还和瑶瑶姗姗作弄过自己,昨晚上有又和自己多过几句嘴,也难怪他们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报复徐琳,弄的恶作剧。

  李君对徐琳说:“你要不好好想想,要是我把你扔到外边,你不会一点感觉都没有吧”。

  没想到徐琳却说:“一定是你,昨晚上我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轻薄我,我以为是文文,那只是你这个色狼”。

  李君没想到徐琳这么说,就有些生气:“徐琳,我李君顶天立地,做了就是做了,没做就是没做,你不要冤枉好人”。

  徐琳说:“你哪里像是好人,分明是一个坏胚子”。

  听徐琳说的难听,刘诗雯脸上也不好看,可是自己又什么都不知道,只好劝徐琳,说开玩笑的事情吧,不要往心里去。

  珊珊和瑶瑶也劝徐琳,徐琳却呜呜的哭了起来,弄的李君都不知道怎么办好。心里想这个黑锅可背不起,当着自己的女朋友轻薄女朋友的闺蜜,不但显得自己度量狭小,而且是一个小人了,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来证明自己,一时语塞。

  徐琳却不依不饶的样子,说:“怎么样没话说了吧,小心眼的小人一个”。

  李君说:“真的不是我干的,你爱信不信,你要是能证明是我干的,我随便你发落,这样行不行”。

  徐琳说:“说的轻巧,怎么证明,你以为这么说我就会相信你了吗,你给我记住,我会证明给她们看的,你就是个小人”。

  李军觉得没法说话了,徐琳一口咬定是自己干的,瑶瑶虽然没说话,看样子也是相信这事是李君干的,姗姗更愿意相信徐琳的话,刘诗雯有心为李君说几句话,可又不知道怎么说。一边是自己的男盆友,一边是自己的闺蜜。看样子自己呆在这里一时也是解释不清,反而会让徐琳更加的冲动,就默默的和刘诗雯交换了个眼神,从病房里面走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