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处长喝了一口水润润嗓子,说出来一个典故。

  说当年西城准备弄金融街的时候,有一块地谁也不愿意要。因为这个是当年被砍了脑袋的尸体的存放地,谁也不想要那块地,怕晦气。他们搞金融的,特别讲究这个,后来没有办法,只好抽签决定谁在那里建大楼。

  最后是建行抽中了那块地,只能认倒霉,你不建在这里,就没有地方,只好再想办法。

  那时候建行行长也就是现在大名鼎鼎的央行的行长,找了个高人道士,建楼的方案完全按照那道士的意思建,把墙体弄成了黑色的花岗岩,因为黑色尚财。整个大楼没有正门,完全颠覆了传统的方方正正坐北朝南的格局。只在西北的方向开了一个偏门,门前竖起三个旗杆,旗杆上却从来不挂旗子。远远望去就像是三炷香,大厦的西边是一个庙,籍此也避过了庙前庙后不建房的禁忌。

  后来这个行长一路高升一直做到了央行行长的职位,前后不过是几年时间,这种速度在天朝金融史上也就这么一位,本来刘政和建行行长的级别差不多,在一个起跑线上,而现在刘政却不能望其项背了。

  刘政和这个行长的关系不错,所以知道这么一出,回来说给张处长听。

  刚才刘诗雯问起,张处长才想起有这么一位。刘诗雯就和张处长说:“你和爸爸说说,让他来家里一趟,给看看嘛,好不好”。

  张处长笑着说:“宝贝女儿啊,你以为这种人事街边的和尚呢,你请人家就愿意来?”

  刘诗雯像个小孩子一样缠着张处长,张处长只好说晚上回去和老刘问问。

  刘诗雯说:“妈你晚上一定要使出浑身解数,一定要让爸爸请到那个人哈,一定啊”。

  张处长轻轻地拍了下刘诗雯的腿:“没大没小的疯,和我也开这种玩笑”。

  李君听到张处长肯帮忙,连忙说谢谢阿姨,那就拜托你了。

  张处长说完就回去安排事情,留下刘诗文和李君在病房里面。

  刘诗雯看着李君,不知怎的就笑了起来。

  李君叹了一口气说道:“又是咬又是打,还把我的脸画成了一个大花猫,我算是倒霉了,手上还多了块表。”

  刘诗雯说:“那你过来,我再给你一块”。

  李君果然走了过去,说:“我也给你一块,来而不往非礼也”。

  刘诗雯把手递给李君,意思是你咬吧,看你敢不敢。

  李君说:“不是手表,我给你一块怀表”。

  刘诗雯却不怕他,伸手就去解胸前的扣子,还暧昧的说:“你要咬在左边还是右边?”。

  李君被打败了,这是医院随时都有可能有人来,要是刘诗雯的那一对坚挺被别人看见,他还怕自己吃亏呢。

  刘诗雯也就是做做样子,看着李君着急的样子,得意的笑了。

  正彷徨无计的时候,李君接到了一个电话,是老谢打来的,说李君让他弄得东西弄到了,问李君怎么给他。李君沉吟了一下,问老谢在哪里,老谢说在北五环。李君叫老谢打车到王府井,车费李君给他报销。

  老谢把一个U盘交给了李君,谄媚的说:“这个是这几年的总账,我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拿到,还买了好多零食请那些小姑娘吃,要不她们都不让我碰他们的电脑。”

  李君拿了几张美金,都是100一张的,给了老谢,说你辛苦了有什么事情随时和我说。

  老谢见到钱,三角眼都亮了不少,连声的感谢。

  李君冲老谢说:“你出来的时候没人跟着你吧?”。

  老谢说:“没有,那三寸钉跑外地去了,公司的人都放了羊”。

  李君说:“三寸钉?”

  老谢说:“就是刘元那损色子”。

  李君说:“别被任何人知道我们的关系”。

  老谢说:“我明白的,明白的,您放心,我看过侦探小说,知道怎么隐藏自己”。

  李君想着回病房,就冲老谢说:“你辛苦了,有事打电话联系”。

  李君回到刘诗雯的病房,看见姗姗和瑶瑶已经回来了,就和刘诗雯说要回家一趟。刘诗雯让他晚上一定回来才放他走。

  李君回了趟家,看没有什么意外的情况就拿上了笔记本电脑,回到了刘诗雯的病房。李君打开电脑。把U盘的内容全拷到电脑上,打开那个账目,陷入了沉思。

  在刘元的公司账目上,贷出的的四亿以上有几笔,其中有两笔是和李虎恩公司的往来,是写的委托理财。这就是说,这笔借款确实存在。

  但是....

  刘诗雯喊了好几声李君,李君才反应过来。刘诗雯说:“我要吃烧麦,你去都一处去买好不好。”瑶瑶和姗姗也起哄说也要吃,催着李君赶紧去买。李君忙起身把电脑放在刘诗雯的沙发上,就开车去前门,买了烧麦和其他吃的,喝的回到病房。

  病房里面多了几个人,有几个李君不认识,王安也在。李君和王安不算熟,但总算见过,其他几个人脸生,没见过一次。几个人坐在沙发上,看到李君进来,但是看到李君手里的东西,都明白过来了人家要开饭。都随即都从沙发上起身,和刘诗雯说些保重身体,过几天再来看往的话。李君和他们客气了几句,李君在放东西的时候,总感觉有人用仇恨的眼光看着自己。当李君回头又看不出来是谁,心里非常奇怪。那是一种第六感,虽然背后没长眼睛,但是就是有一种很不舒服,被人窥探的感觉。

  王安也没有和李君多说话,只是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李君本想和王安聊两句,但是一看这情况,也别自作多情了。可能是王安当初是极力的追刘诗雯,现在刘诗雯对李君情深义重,大家都知道,王安心里不舒服也是正常的。

  李君送他们几个出了门,看沙发上电脑没了,差点急出汗来。

  忙问刘诗雯:“看见我的电脑了吗?”

  刘诗雯说:“刚才人多,沙发上坐不下,就把你的电脑放柜子子里去了。”

  k看E正i版;+章!节s。上酷S匠O网N8

  李君急忙打开柜子,还好,电脑还在,但是上面的U盘不见了。自己刚才走的急,把电脑往沙发上一放就走了,现在居然不见了,谁会拿这个U盘呢?

  刘诗雯看见李君在那里发呆,就问李君怎么了。李君问它有没有帮自己把U盘收起来,刘诗雯说没有看到有U盘,瑶瑶和姗姗也说没有动过李君的电脑。李君回忆了一下,沙发的缝里,底下,柜子里面都找遍了,还在在自己身上的衣兜掏了好几遍,也没有找到。跑下楼找,车上也没有。

  刘诗雯说:“一个U盘,丢了就丢了,干嘛费劲找它”。

  李君有些烦躁的说:“这个U盘不一样,不是一般的U盘”。

  刘诗雯说:“很重要吗?我打电话问问刚才那几个人看看他们看见没有”。

  李君想了想还是算了,这个U盘对自己很重要,对老谢也很重要,但是一般人拿去一点用处都没有。再说,如果是有人刻意的拿走,你打电话人家肯定说没见着,问了也是白问。

  当下,李君也就装作没事人一样,和瑶瑶姗姗开玩笑,说昨晚上那么作弄自己,今晚上非要她们好看。

  瑶瑶和姗姗却一点都不怕,指着刘诗雯说,你敢当文文的面乱来,我们才不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