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赴约

  张处长看看李君脚上的皮鞋,索性让服务员带着李君去换了鞋子,腰带,衬衣,就差袜子和内裤没换了,其他的都换了一个遍,这才满意。

  李君刚要掏出卡去付钱,张处长大笔一挥,已经签字了。李君这一身,至少8万块钱,人浑然不当回事,大概是不用自己掏腰包。

  李君没想到还有这好事,忙连声的和张处长道谢,张处长脸上淡淡的不当回事,可是心里还有有些得意,让李君见识一下她们家的能量,也是好的。

  张处长心情一好,和李君的话就多了起来,两人一起买了衣服,就不像刚才那么生分,张处长在路上就开导起李君来。

  “什么出身,什么有钱没钱的都不重要,你看这贵宾楼的总经理,当初就是个开车的”张处长冲着李君说:“你知道吧”。

  李君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张处长接着说:“那年霍英东来贵宾楼,这家酒店是霍家的产业你知道吧?”不等李君回答就自顾自的说下去:“有天霍先生心脏病犯了,在房间里面动不了,他的司机看他老不下来,就上去看看,一看情况不对就急忙的把霍先生送到了医院,医生说真的很凶险,要是来迟哪怕五分钟,人就没救了。霍先生被抢救过来后,也没说什么,司机也觉得是自己该做的也就没多想。一个星期之后,霍先生带着司机出席了酒店的高层会议,当场就宣布酒店的总经理换成那个司机”。

  张处长说完,看着李君说:“有时候有人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就这么简单。关键是你要知道和什么人在一起”。

  李君听着连连点头称是,这时候也到了酒店了,李君把手上拿着的袋子交给前台寄存。给周先生打了个电话,周深说这就下来见李君。

  周深一下来看见李君,差点没认出来。两个人寒暄了一会,周深看见李君旁边站着一位穿着华贵的中年美妇人,以为就是李君的妈妈,赶忙和张处长握手:“这是伯母吧,真是年轻,谢谢你家李君救我,本该是我到府上去道谢,没曾想还麻烦您来一趟,当面请罪,请恕罪恕罪。”

  p最◇"新}@章`N节上k酷sj匠网U

  李君想拦也来不及了,干脆就来个不吱声,想看看张处长怎么应对。张处长以为李君交往的也就是个一般的朋友,是个女的也说不定,没想到是这么一位满口港腔的商人,就瞪了一眼李君,怪他没和自己说清楚,现在人家认错了人,再解释就不好了。你能怎么和人家说呢,说自己是谁?李君女朋友的妈妈?人家会怎么想?说是别人?这种场合带着旁人来也不是事,所以干脆也来个默认,心想,别人认我做妈,我还不稀得做。

  答应了还算你李君的福气了,再说刘诗雯看上你,叫我妈妈还不是迟早的事情。看到周深伸出手来,也就落落大方的和周深握了握手,客气了一下。

  周深请他们到咖啡厅去落座,点了饮料和甜点,等大家全部坐下之后,冲着身后的助理使了个眼色,那助理就离开了。

  周深是个精明的生意人,知道有些事情比较敏感,是说不得的,比如看着李君的妈妈一身贵气,李君也穿得像个公子哥,那么怎么会在那种场合就他,恐怕是家里人也不知道的,所以他也就不提了,只是一个劲的道谢。说那天到了派出所,请警察帮忙联系到了香港分公司的人员,让他们办好相关的证件来接他回去,周深的家人准备好了赎金,却联系不上了那帮人,正着急万分。听到周深报平安的电话真有点喜出望外,急忙的派人,来接周深先回到了香港,把些事情理清楚之后再回到印尼休养了一段时间。感觉身体复原的差不多了就跑到大陆来,本想上门去道谢的,但又不知道地址。所以只好麻烦两位到这边来见面。

  李君也和周深说了分别之后的情况,怎么遇上打劫的,又怎么摔下山崖,怎么被人救回家养伤等事情说了一遍。只把和这个无关的遇见禅师的这一节略过不提。

  周深听的惊险,连声说好险好险,又说李君吉人天相,经历了这般的大难以后定会否极泰来,洪福齐天了。

  倒是一旁的刘诗雯的妈妈张处长,刚开始听得云里雾里,什么救人救命的,又是香港印尼,李君这边又跑出个苗医,听得那么吓人,饶是张处长见多识广,也听得后背发凉。

  张处长看着李君侃侃而谈,原本只知道他突然失踪了,却不知道这里边有这么多故事,刘诗雯和自己看来是冤枉他了。张处长不是没有想过这个李君可能是躲起来不见人或者是跑路了,前面那一节没听到,想必也有很多的事情没说出来。

  看到时间差不多,周深就请两位到金榜题名吃饭,两个人推辞了一阵周深坚决不放他们走,只好在随周深的意思,在包间里面吃饭。席间周身拿出了一捆美金,不知道多少,非要还给李君,说那天要不是李君,他连口水都喝不上,李君却坚决不肯收,最后两个人僵持不下,张处长出来打圆场,抽出了大概四分之一的样子,周深看到李君退的坚决,也就不再勉强,看着李君他们也不是缺钱的人家。

  后来周深又拿出来一大堆礼物,都是些印尼香港那边寻摸的特产,天九翅,血燕燕窝之类的,送给李君和张处长。张处长是收惯了礼物,这些东西虽然比较珍贵,但也不是非常稀罕,想着周深大老远的带来,也就收下了。只是发愁,这么多东西,到时候怎么拿回去。

  张处长和李君记挂着刘诗雯,吃的差不多就起身告辞,张处长让周深在北京多玩两天,还要安排车子司机给周深使唤,周深想来一次京城怎么也要玩几天再走,要不下次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于是就答应了并感谢张处长的安排。

  周深和助理帮李君把礼物送到楼下,送他们上了酒店门口的出租车,这才挥手告别,回到房间去。

  在路上张处长问李君,想先去哪里,李君说还是先回去看刘诗雯,在路上打了个电话回家,保姆说一切都没有问题。李君这才放心的回到刘诗雯的病房。

  刘诗雯看见两个人进来,还抱着这么多东西,有些看呆了,说你们怎么好意思,去看人家还连吃带拿的。

  房间里面只有徐琳在,那两位回家洗澡睡觉去了,说晚上再过来换班。徐琳看见李君和张处长回来,就拿起东西溜了,说有点事情要去办。从李君前面走过的时候,却故意的用高跟鞋踩了李君的脚,完了还恶人先告状说李君故意绊她。

  还是张处长看到李君被欺负,说了一句这小妮,伸手作势要去拍徐琳的手,徐琳赶紧逃走了。

  刘诗雯看见妈妈居然帮着李君,颇有些惊讶。问李君和张处长是和谁见面了,怎么这么长时间才回来。李君和张处长就说了一下,张处长就说李君提前没说,害得自己差点不知道怎么应对,白当了一回李君妈妈。

  刘诗雯听到这里,笑出声来,说:“反正是要叫的,早一点体会也不错”。

  张处长就故意板起脸:“姑娘家家的,也不知道害臊”。

  刘诗雯不买账:“说本来就是这样吗,我就认他了,谁也抢不走”。

  张处长只能不理这个铁心要跟李君的女儿,这话都没法接下去,只好问起李君的妈妈情况怎么样。

  李君说:“西医看来是一点效果都没有,我怀疑是不是被吓的太厉害了,准备找个道士给看看”。

  刘诗雯就问张处长:“妈,你们那都是搞文物的一定认识很多道士吧!”

  张处长说:“我们那里是文物和道士有什么关系,不过你别说,这个你爸爸肯定知道一位高人,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给看”。

  刘诗雯说:“是谁啊?很高本领的吗”。

  张处长喝了口水说出一番典故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