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诗雯睡了几个小时后醒了过来,刘政已经走了。

  徐琳几个看到刘诗雯醒过来,纷纷过去削苹果的削苹果,喂蛋糕的喂蛋糕,端水的端水,倒弄得李君插不上手,站在一旁看着她们几个忙。

  这次醒过来精神好了很多,脸上有了笑意,笑眯眯的看着几个姐妹伺候自己。

  姗姗在开刘诗雯的玩笑,说:“爱情真是有魔力,我都不记得你上次笑是在什么时候了,这情郎一出现....”

  没等珊珊说完,瑶瑶赶紧制止姗姗,说:“文文刚醒,一会别给你弄哭了”。背着刘诗雯的妈妈,朝姗姗努了努嘴。

  姗姗偷偷得吐吐舌头,这种玩笑在长辈面前开,毕竟不好。

  刘诗雯妈妈只当没听见,也知道他们年轻人有话说,就找了个借口出去了。刘诗雯叫住妈妈,让她回家睡觉,这边有她们几个陪着她,让妈妈放心她不会乱跑。

  刘诗雯妈妈不放心,但是又拗不过女儿,只好说:“那我明天早上再过来,你早上想吃什么?”

  刘诗雯说告诉她妈让她给买馄饨侯的煎饺还有豆腐脑,她妈妈就也回去了。她妈妈走的时候把李君也叫了出去,李君跟着出了住院部的楼,在楼跟前,刘诗雯妈妈对李君说:“我们就这么一个女儿,我和老刘都希望她能开开心心的,我希望你能明白我们做父母的这种心思,我也希望你能明白怎么做”。

  李君深吸了一口气,对刘诗雯妈妈说:“我不是太明白阿姨的意思”。

  刘诗雯妈妈说:“你是个聪明的年轻人,你会明白的”。

  说完没等李君再问,刘诗雯妈妈已经走了。留着李君一个人在住院部楼前面的阴暗的灯光里发呆。

  等李君回到病房的时候,却看到瑶瑶他们三个坐在床沿,刘诗雯却不见了。

  李君吃了一惊,但是看到她们三个一本正经的模样,心里旋即明白了。当下也在凳子上坐了下来,也不问说话也不问。

  还是徐琳先开了口:“负心汉子薄情郎,人不见了也不问”。

  瑶瑶说:“人不见了你怎么不着急”。

  姗姗说:“我说吧,就骗不过他,你看还是你们输了”。

  这时候听在刘诗雯在厕所喊:“姗姗,快过来扶我,你们把灯也关了还不让我说话,你们在干嘛”。

  姗姗急忙的走进厕所,打开灯,把刘诗雯给扶了出来。李君也想上去帮忙,却被徐琳一把推开,徐琳和姗姗两个人一起把刘诗雯扶上了床。

  刘诗雯奇怪的看着三个女人,又看看李君,感觉到有些怪异。李君上去说和刘诗雯说:“她们几个把你藏起来,想让我着急,不过被我看破了,她们正在反思为什么计划会失败”。

  瑶瑶说:“你怎么知道的”

  徐琳说:“文文你真是看错了人,他进来看见你不在,一点都不着急,还大马金刀的就坐下了,你说可恨不可恨”。

  刘诗雯问李君:“为什么?”

  李君说:“要是我吊了好几瓶盐水,我肯定也想去厕所”。

  刘诗雯对着徐琳笑了笑笑说:“别和他玩心眼,咱们玩不过他”。

  刘诗雯本来就是心病,相思成疾,抑郁成病,现在看到心上人在了身边,病顿时好了一半,话也多了起来。

  姗姗拍手说:“我就知道瞒不过他,你们还不信”。

  徐琳说:“我看是人家有十几个心眼,可是没有一个装着我们文文”。

  李君笑了笑不说话。

  徐琳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你看文文,他默认了吧”。

  瑶瑶过来拉走了针对李君的徐琳,对着姗姗说:"我们先出去一会,姗姗你是在呆一会还是....”

  姗姗喊着等我,就追了出去。

  病房里面就剩下李君还有刘诗雯,刚开始还挺好的气氛,这会却冷了下来,变成了一种有点尴尬的沉默。

  李君和刘诗雯都感觉有很多话要说,却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刘诗雯抬起手,拍拍床沿示意李君坐到床边去。李君迟疑了一下还是坐到了床边,刘诗雯拉起李君的手,放在自己脸上,李君轻抚着刘诗雯的脸,看着刘诗雯的眼睛,知道受一下痛不可避免了。

  果然没一会,刘诗雯咬住了李君的手背,李君不由痛得叫出来声来。刘诗雯不松嘴,李君的脸都有些变形了刘诗雯才放开,李君的手上都被咬出了血。

  李君问刘诗雯:“这样就解气了吗?”

  刘诗雯点点头问李君:“疼不疼?”

  李君说:“很疼,你看都流血了,一会还的去打狂犬疫苗”。

  刘诗雯不理李君的玩笑,问李君说:”你知道我这么咬自己多少次吗?”

  李君摇摇头,说:“我不知道,肯定不止一次”。

  刘诗雯说:“每次我想你的时候,想到你不管我,一声不吭的就走开,想到你可能和别的女人私奔了,我就咬自己,肉体的痛苦总比内心的痛苦好受一些,至少可以让我暂时的忘记你。可是你不知道,我还是忘不掉,他们说你带着别的女人走了,有的说你出国了,有的说你为了躲债躲起来了,还有的说你已经被杀了。我不信,我真的不相信,我就不停的找,我找啊找啊,多希望早一点见到你,希望你把我拥在怀里说绵绵的话让我开心,希望你能在我身边。可是一个月,两个月,我找不到你。但是我还是一直的找,他们不让我去外地,我就在京城遍地的找。可是你为什么躲的那么好,我怎么也找不到。有人给我寄了照片,照片上是你跑出边界的照片,还有你被枪毙的照片。我就是不相信,他们拿那些PS的照片想让我死心,我绝不。除非我见到了你的尸体。可是他们把我的护照藏起来了,我不能出国,所以我就去云南去找,去贵州去找。可是就是找不到,每次路上看到长得像你的人,我都会回头去看,追上去看。可是连个影子都没有见到。我以为你真的和他们说的一样,真的死了,不会再回来了,我心也死了,我累了,不想再找了。可是听说你在金河证券出现的时候,我就又去找你,没想到,还是碰不上,你到底是在躲着我吗,你为什么这样对我,我是那么爱你,你却回来了也不来看我,却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到底为什么...”

  李诗雯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到最后已经是泣不成声了,好一阵咳嗽,躺在枕头上大口的喘气。

  x酷-k匠网*永●久I)免dF费看Z小说

  李君说:“你看见的那些照片可能是真的,但是我没有躲起来,我只是没有自由,你相信我,我一直在想着你。我只是想办一些事情,不再让别人踩着我的脸,冲着我吐口水。我希望能堂堂正正的行走坐卧,所以见你之前,我必须办一些事情。你能理解我的是不是?”

  看着刘诗雯不说话,李君接着说:“王彤她在我不在的时候帮我照顾我妈,快一年了,我从来没机会感谢她,就买了件衣服送给她,文文你说这个是不是应该”。

  刘诗雯说:“那你跑去金河证券呢,去干什么,他们也比我重要吗?”

  李君说:“妈妈失踪后晕倒了,是那个证券营业部的人救了她,帮忙抱的警,要不我回来后,很肯能就再也看不到妈妈了,我去找到那个人,希望以后能够报答他。我做的是不是男人应该做的?要是我不这样做,你还会爱我,会看得起我吗?

  刘诗雯垂下了眼皮,呆呆的想了一会,掉下了两颗大眼泪,哽咽的说:“李君,对不起,我错怪你了,我只想到我找你找得很辛苦,我没想到你你也有这么多的事情。我打你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我去你家里找,刚好碰上阿姨要出去,我不知道她要去哪里,她很匆忙的样子,我想送她去,可是她不让我送,说那离我不方便去。所以我也就没有跟着,后来我再去你家的时候,怎么叫也没人应门,你妈妈也不见了。我越来越害怕,就叫了好多人帮我找,可是一点音讯都没有”。

  说到最后刘诗雯哭出声来。这时候病房的们被推开了,徐琳她们走了进来。原来他们一直没有走远,只是在门口等着,听见了刘诗雯的哭声,他们以为刘诗雯被李君欺负了,就立刻推门闯了进来。

  李君抬着手,手背上面还在流血,和瑶瑶他们说:“你们来了刚好,我去包一下手,你们先陪一会”。

  瑶瑶说:“那我陪你去吧”。

  李君刚相推辞,看到他们那两个有些诧异的眼光,就没说出口。瑶瑶就跟在李君后面,一起到了急症,包完了手以后,又押着李君回到病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