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诗雯发现自己在一条船上,船边上的惊涛骇浪在不停的拍打着木船,一个浪头打过来,打断了桅杆,刘诗雯和李君急忙的躲避,但是那汹涌的海浪源源不断的朝他们扑过来,终于李君被海浪卷进了海里,伸着手向刘诗雯呼救,刘诗雯伸手去救李君,却怎么也够不着李君的手,心急如焚的刘诗雯哭喊着:“李君李君....”

  刘诗雯耳边传来妈妈的声“文文,醒醒,妈妈在这里,你怎么了”。

  刘诗雯睁开眼睛,自己却在医院里,刚才是自己做了个梦。

  看着妈妈泪眼婆娑的看着自己:“文文,你怎么了,你可别吓妈妈”刘诗雯虚弱的问妈妈:“李君,他在哪里?”

  妈妈忙说:“他在外面,你别急,我去叫他进来”。

  李君正在和刘政聊些什么,看到刘诗雯的妈妈让他进去,他急忙走进了刘诗雯的单身病房,看着刘诗雯虚弱的样子,李君很有些悔恨,自己应该早一些的去找刘诗雯。

  刘诗雯冲李君伸出手,李君急忙双手握住。刘诗雯消瘦了很多,嘴唇发白,一副病容。

  李君愧疚不已,说:“你怎么了,怎么会这么瘦”。

  刘诗雯却没有回答李君的问题,喃喃的说:“你为什么,为什么回来了也不来...”。说到这里去说不下去了,眼泪却不住的留下来,掉着洁白的枕头上,印出了一道痕。

  李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说:“我去办了一些事情,我怕你担心我,等办完了我就去找你了”。

  刘诗雯:“你好狠心,留我一个人,我以为你再也..再也不回来了”。休息了一会,又说:“你怎么黑了,也瘦了,你去了哪里,为什么一点音信都没有,我每天都在想你,做梦也梦到你。”

  李君从怀里掏出一块翡翠玉牌,放到刘诗雯的手心,说:“我也一直想你,我去了很远的地方,很远,那里有很多有意思的事情,等你病好了,我慢慢的说给你听,这个玉牌就是从那里来的,现在你先休息,养好了身体我才能说给你听,好不好?”

  刘诗雯点点头,却不肯闭上眼睛,只是呆呆的看着李君说:“你不要走,我怕一会又看不见你...".李君在刘诗雯的床边坐下,对刘诗雯柔声说:“我不走,我就在这里看着你,你睁开眼睛就能看见我了,你现在先睡觉,好不好”。

  刘诗雯这才闭上眼睛,闭上眼睛一会又睁开,看到李君还在,这才慢慢的睡过去。

  李君看到点滴快没了,就站起来和刘诗雯的父母说:“叔叔阿姨,我去叫护士来换点滴去,这就回来”。

  刘政没说话,阴沉着脸。刘诗雯妈妈冲他点点头,李君出去到护士站叫了护士,等护士进去之后,这才道走廊尽头,打了个电话,推掉了晚上的见面,改成再定时间,和对方说了好几声抱歉,和对方说自己这边一完事就去见他。

  李君回到病房,刘政和媳妇不知在说些什么,看到李君进来就不说话了,刘诗雯妈妈对李君说:“小李,你先去休息会,文文醒了我再叫你”.

  李君以为他们夫妻有什么话要说,就答应一声出来在走廊上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又想着一会刘诗雯醒了肚子会饿,就开着车,到附近的蛋糕店,买了芝士蛋糕和一些水果提着上了楼。敲门进了病房,把东西放下之后,看见刘诗雯还在睡着,就又走了出来。

  李君和王彤看见刘诗雯昏倒在地上,都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把刘诗雯给扶到李君车上,李君开车把刘诗雯送到了协和医院。趁着医生们抢救刘诗雯的时候,李君用刘诗雯的手机给他父母打了个电话。刘诗雯妈妈在车上就哭了一路,刘政给联系了单人病房。这在挂个号都很难的协和医院,也就刘政这样的才能给安排单人病房了。

  李君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刘政夫妇赶到之前就让王彤先回了家,自己在那里守着。李君在外面心情复杂,特别是面对刘政的时候。李君直到自己这一次被人带到千里之外的金三角,和刘政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虽然刘正看到李君的时候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可是李君还是从刘政的眼里看到了一丝的惊讶和慌张。尽管刘政掩饰的很好,但还是逃不过李君的眼睛。

  李君看到刘诗雯的样子非常的揪心,整个人瘦了一圈,过去吹弹得破的皮肤也变得暗淡,有些苍白。李君不知道刘诗雯过去这几个月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无论发生什么这应该和自己有关系。可是李君又能说什么呢,李君即使早一点看到刘诗雯,对这目前的情况会有改变吗,李君不知道。

  就在李君在过道思前想后,自哀自怨的时候,看到徐琳,瑶瑶和姗姗一起匆匆的走到李君跟前,李君正想和她们打招呼。

  没曾想徐琳抬起手就给了李君一巴掌,恶狠狠的说:“文文要是有什么不测,我不会放过你的”。

  要要和姗姗急忙把徐琳拉开,李君挨了这一巴掌,苦笑了一下,说:“如果你打我能让刘诗雯好一点,那你再多打几次”。

  徐琳挣扎着还要冲过来:“你还这么说,你还这么说,你气死我了,你们两个不帮忙还拉着我,你们放开我的手。”

  还是瑶瑶帮着李君说话:“小琳你别这样,现在他不是回来了吗,以后再让他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再打他也不晚”。

  姗姗也劝着:“这里是医院呢,小琳,你别这么冲动,好多人看着咱们呢”。

  李君从来没见过一个女的可以这么生猛,徐琳是刘诗雯的好朋友,李君理解徐琳的心情,可是谁又理解自己呢?

  瑶瑶和姗姗一边拉开徐琳,一边劝着徐琳说还是先去看看刘诗雯吧,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徐琳这才罢休,姗姗拉着徐琳进了病房,李君也想跟着进去,徐琳冲他瞪眼睛,不许他进去。

  李君只能摇摇头,回到刚才的地方。过了一会瑶瑶出来,在李君身边坐下,陪李君说话。这两个人也不是很熟,只见过几次,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后来瑶瑶问李君:“为什么你回来了不早点去找文文?”

  =^酷R匠…f网:}正7#版k首g+发

  李君很吃惊,他一直以为自己回来之后一直很小心,却没想到还是被人知道了。

  李君对着瑶瑶说:“我有我的苦衷,只能先办一些事情。”

  瑶瑶看着李君说:“什么事情这么严重,这么多个月还不够你办的吗”。

  李君说:“这个说来话长,我只是没想到文文她会这样”。

  瑶瑶说:“也不知道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一声不吭的就消失了这么长时间,一个电话都没有,难道什么事情有这么紧急让你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吗?。

  李君想了想,确实是,自己是有过打这个电话的机会,在金三角,要是说没有机会的话,那么在果敢的时候,是可以打的,还有在苗医家里的时候,打个电话很方便,可是自己也还是没有打。尽管都有些理由可以作为借口,可是别人有这么会相信呢。说走的时候被人绑架了,你怎么出来的,别人为什么要绑架你,你能说人家是受了刘政的指使吗,你有什么证据?

  李君只好说:“请你相信我瑶瑶,我只是迫不得已”。

  瑶瑶叹了口气说:“我相信不相信你没关系,你自己想好了怎么和文文说吧”。

  李君在想着事情,瑶瑶又说:“你的事情我了解的不多,但是我知道,你必然有你的理由,你和别人不一样,我愿意相信你”。

  瑶瑶经常换男朋友,但是身边都是些纨绔子弟,吃穿不愁,开着名车到处晃荡,每天只糟蹋钱为乐。

  他们大多数年纪和李君相仿,可是差距就是那么大。自己为什么就碰不上一个像李君这样的男人呢,瑶瑶想着又叹了一口气。

  李君奇怪刘诗雯和瑶瑶他们是怎么知道自己已经回来的,却又不好开口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