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君一连几天在金河证券的营业部出现,同那些散户渐渐熟悉起来,旁敲侧击的问到了那天救苏静文的石磊,并要到了是累的联系方式,约好了过几天一起喝酒。李君想哪天要是有机会,一定报答一下这个好心的石磊。

  这天收盘后,李君开车回到家,看见王彤在忙里忙外的,和小保姆说些什么。

  王彤见李君回来,就对李君说:“你回来了,我今天买了你最喜欢吃的鲤鱼,一会我给你做,我刚从中餐师傅哪里学的秘技,你今天有口福了。”

  李君说:“什么做法这么好,我一会也学学”。

  李君对王彤出现在家里一点也不意外,王彤经常的来看苏静文。王彤照顾了苏静文将近一年的时间,仿佛照顾苏静文就是她的责任。有些时候李君有时候感觉到自己才是个外人,看着王彤忙里忙外的像个女主人似的收拾东西,帮苏静文擦洗,换衣服,弄得小保姆乐得清闲,跑回房间看电视去了。

  王彤帮苏静文梳头,看见苏静文头发有点湿,就给苏静文吹干头发,冲着李君说,别发呆,把那个梳子递给我。

  李君帮着打下手,王彤把苏静文弄得利索了,看到苏静文的头发有点长,索性拿把剪刀,帮苏静文理了头发。看得一旁的李君直发呆:“剪头发你也会,这一专多能,我建议今年的三八红旗手就是你了”。

  王彤说:“不知道吧,还有好些你不知道的事呢”。

  李君说:“还有些什么我不知道的,说来我听听”。

  王彤说:“这现在可不能告诉你,因为...".李君不明白:“为什么不行?“王彤说:“因为,要保密”。

  看见李君上当的样子,开心的笑了,露出洁白的贝齿。

  帮苏静文收拾完了,王彤去厨房,李君给她当下手。

  李君看着王彤熟练地把鱼洗干净,上花刀,上浆。王彤让李君帮忙剥蒜,说:“剥五六个就行,别太多了,今年蒜头的价格贵”。

  这丫头还真会过日子,那个涨价,那个便宜了几乎都知道。

  李君就不知道这些,买菜或者家里的东西都让保姆去买,就是偶尔自己买也从来不问价格。

  王彤一边收拾一边和李君说昨天发生在酒店的事情。

  王彤说:“管事部的孙经理,你认识吧,就是那个矮个,哦你没见过。他昨天下午带着一个洗碗的大姐到地下二层去办点什么事,两个人一路走一路聊,进了电梯,也不知道聊什么大概是聊开心了,孙经理也不知道和那洗碗大姐聊在电梯里说些什么一直的聊,过半天才发现怎么电梯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到底,要是平时也就一两分钟的事情,但是这一进电梯已经走了半个小时了怎么还没到。孙经理看了一眼电梯的按键,你猜怎么着,那个电梯的数字显示的是负16层,孙经理说他当时汗就下来了,这个电梯最多只到B3的车库,哪里有负16层!!那电梯还在往下走,孙经理一脸的惊慌失措,都给吓傻了。还是那个大姐给反应过来,死死的摁住关门的按键不让门打开。电梯还在往下,只到显示负18的时候才停下来”。

  王彤说到这里打了一个寒噤,好像是很冷的样子,问李君:“你说这个可怕不”。

  李君故意瞪大眼睛看着王彤背后,用看见可怕东西的眼神看着王彤后面,王彤吓得啊的一声扑倒李君的怀里。

  李君急忙拍着王彤的后背,说别怕别怕,我逗你玩呢。

  V酷匠$》网'唯一R正版bk,{其I?他都/是盗U版%

  王彤娇嗔的骂了李君一句:“真讨厌,吓死我了”。

  李君说:“后来怎么样?“王彤说:“哦。后来那大姐把关门的按键死死地按住,孙经理也是用手死死的按住门,因为门外面听着少一些可怕的喊声,哭声,叫声,吓得孙经理和那个大姐腿都软了,只能拼命的按住不让那门打开,大姐还一个劲的按住电梯的上升键,后来又过了好一会儿,电梯才回到一楼。

  上来之后,孙经理和那个大姐浑身都湿透了,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大姐一回到地面,被人扶出电梯,缓过气来,说就说太吓人了,不干了,说什么也不也不干了,当天晚饭没吃就辞职了。

  孙经理缓过劲来和别人说了这事,不到两个小时,下面的员工都知道了,那电梯就没人敢坐,都是跑的楼梯。后来酒店高层知道后下了封口令,说谁要是再谈这件事情,立马开除。酒店的人才不说了,真好可怕,我还经常坐那电梯呢,以后说什么也不做了,走楼梯比较安全。

  李君不置可否的笑笑,王彤问李君:“你说这个可怕吧,我现在想想还起鸡皮疙瘩”。

  李君说:“是编得挺可怕的”。

  王彤说:“为什么是编的挺可怕的?”

  李君说:“没准是那孙经理和那大姐在办些不愿别人知道的事情呢”。

  王彤说:“什么事情啊,在电梯里面”。

  看着李君有些龌蹉的样子,连着呸呸了几声,说:“想什么呢,笑的这么...”。

  看到李君看着她的胸口,慌忙的把手往胸前一收,红着脸说:“你不许这样看”。

  李君移开视线,却看见妈妈的轮椅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厨房门口。李君忙出去以为是苏静文自己过来的,可叫了两声,苏静文你还是像以前一样,用无神的眼睛看着李君,那眼里尽是茫然。

  李君看着苏静文,若有所思的样子。

  吃完饭,吩咐小保姆照看着苏静文。李君开车送王彤回家,王彤看见李君若有所思的样子,就问李君:“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李君说:“我在想,我妈是不是失魂了,医生也看不明白,是不是找找别的办法试一下。”

  王彤说:“那你想怎么办?”

  李君说:“这两天没事,我想带她到道观啊什么地方去,保不齐有什么作用也说不定”。

  王彤说:“还真是诶,我怎么之前没有想到?”

  李君说:“你做的已经很多了,我都不知道怎么谢你”。

  王彤说:“你知道的,只是你不愿意”。

  李君说:“到时候我开公司,我就..."王彤急忙说:“你开了公司,就这么样”。

  李君说:“我就请你当我的秘书”。

  王彤失望的样子:“秘书也不错,你干什么都由我来安排,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就等着你开公司了”。

  李君点点头,送王彤到了楼下,从后备箱里拿出一个手提袋,手提袋子里面是一套衣服,李君把手提袋给了王彤,说:“上次就买了,忘了给你,你穿穿看,要是不喜欢或者不合适,还可以去换。”

  王彤欢呼一声,接了过去,说:“为什么给我礼物,多余花这些钱,我有好多衣服呢”。话虽这么说,满脸却是幸福的样子。

  李君说:“我晚上还有点事,就不送你上去了”。

  王彤的兴奋一下子像是被浇了一盆冷水,过了一会才幽幽说:“你要去约会吗?”

  李君看着王彤,说:“不是,是一个外国的朋友,专程来京城看我,我不去不合适”。

  刘诗雯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正在被一丝丝的抽去,胸前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她没法呼吸,心里像是有几把刀子再割一般的痛苦。她不相信眼前看到的这一幕,刘诗雯坐在车里看见李君和王彤在那里说说笑笑,她感觉她的世界崩塌了,手脚冰凉,没有一丝力气。她看见自己的心爱的人,她盼望的人,失踪了这么长时间,回来之后却不给自己任何音讯,原来却是和别人在这里谈情说爱。不行,我不能就这么呆着,我要抢回我自己的东西。

  刘诗雯费力的打开车门,下了车,一步一顿的像这那两个还在调笑的男女走了过去。浑不知差点被好几辆车给撞到,刘诗雯一点也不知道自己刚才有多危险,也不管停下来的车子里的人在对她说些什么,她的眼里只有在小区门口的那辆车前面的两个人。

  刘诗雯几乎是一步一步的挪到了李君和王彤的面前。刘诗雯心理设想了无数种言辞,谴责的,破口大骂的,哭着骂的,还有上去打人的念头都一一的从脑海里面一闪而过,她走到两个人一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刘诗雯设想的那些场面那些词语,却一个也说不出来,只嘶哑的说了一句:“李君,你怎么在这里”。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