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一手弄得还算不错,把武功给整去吃牢饭,呆个几年,你也可以清静一些,顺带了了你那小心思。”康安赞许李君在武功这件事情上面还有可圈可点的地方。

  李君眨眨眼睛看着康安:“我要是说这件事情上面我一点作用都没有,你信不信。”

  康安说:“我不信也行信也行,总之人进去了,你也不用说是不是你干的,反正我和那个丫挺的没有关系。”

  李君说:“那要是说这件事情还有其他可以利用的地方,是给刘元埋一颗雷你信不信?”

  康安说:“也许是雷,也许是哑弹,你怎么知道到时候这颗雷会炸?”

  李君说:“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夜路走多了总会碰见鬼,武功不也是吗?”

  康安说:“刘元和你作对,怕是见鬼了,我都替他可怜”。

  李君说:“他一点都不可怜,你看看威力科技,死局被他给整出名堂来了”。

  康安说:“是老谢给你的消息?”

  李君点点头说:“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坏人总是不容易死”。

  康安说:“要是他就这么死了,你不会感到可惜吗?”

  李君若有所思:“我希望他活得好一点,千万别那么快,要不然可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

  “武功和小顺都进去了,你会消停些吗,下一步是收拾刘元?”康安说。

  李君摇摇头:“我要去补课,找个地方上班得了”。

  康安:“你缺钱的话就说一声,我那里还有一些,多了拿不出来,几千万随时可以”。

  李君说:“我不要你的钱,我又不是你儿子,哪能向你伸手要钱”。

  康安说:“你要是叫我爹,我老人家勉为其难的可以降一级”。

  李君说:“不叫,你做大爷的还大嘴巴子抽我,要是做了你儿子,你不得天天踹我,我屁股又不是铁做的,哪经得起你踹”。

  康安说:“没个人管着你,也不是事,我只好当这个恶人,你记恨也好,不记恨也好,总之我是管定了。”

  李君说:“说你胖,你就喘,行吧,你可比我妈话多”。

  康安说:“这两天你妈情况怎么样”。

  李君说:“还是那样,每天还是那么坐着,就是不说话,那天还喊我的小名来着,我以为老人家清醒了,过去一看原来是睡着了说的梦话”。

  康安:“医生怎么说,”。

  “翻来覆去的就是那些话”李君撇撇嘴“没有新鲜的”。

  说完,李君站起身来说:“哪天有时间我去探探武功的话,不知道这和他有没有关系”。

  R《酷$匠{网唯一正(_版tV,…K其他'都是z盗v版

  康安问:“要走啊,不吃了饭再走”。

  李君说:“不吃了,你也不吃辣,喝酒也喝不过你。”

  李君走到交易大厅,一个中年人在和旁边的年轻人说这:“大家都说招行不行,那个股都有赚钱的机会,你看这儿,底不破底,这也是底不破底,这一波你看,也有15个点。”另外那个说:“是啊,事后看起来是这样,可买的时候,怎么知道这个底不会破。”中年人说:“你看看量,这儿价格最低,你看缩量了,缩得很厉害,地量地价,成交量缩的这么小,那肯定就是底部”。年轻人说:“那你看这儿的量比那儿的还小,股价却不是最低了....”。

  李君随意的打开一只股票,装作看走势的样子,旁边一个老头,看着李君看的股票,好像是无意的说了一句:“这个票要套人呐”。李君冲他笑了笑。

  有时候京城的人就是这么热心,和他无关的他也会善意的提醒你。

  这点是好多地方都比不了的,有了这份热心,京城的人不排外,有一种大度和包容。当然里面有个别的没长好的不算,比如那位提议不要让农村的孩子进城和城里的孩子一起上学的那位教授,原因是因为农村的孩子一身的毛病,会把城里的孩子带坏。

  京城的文化是别处不可比的,蹲在一角的两位在下围棋,边上一圈助阵的,比那两位正主还着急。窃以为围棋的唯一好处是输的可以不那么没有面子,即使棋力悬殊的两位,十分钟之内,肯定一方赢不了,要是棋力差一点的那一方身体再好点,学学高丽棒子,一盘棋耗两个小时一点问题没有。聂老先生有次和韩国棋手下棋,对方中盘已经不行了,却还死皮赖脸的跟着应。弄得老先生不胜其烦,那句著名的“身体是你好”,就是打这儿出的。

  石磊走到那对辩辨不休的一老一少的边上,说:“又喷上了,我以为下雨呢,原来是两位在这论战呢,这月又赔了多少”。

  那两才停下来,一致冲着他“去去去,没你什么事”。

  石磊说:“怎么就没我的事,您要是赔的多了,家里没钱买米,我上哪蹭饭去”。

  那中年人冲着石磊:“做股票哪还有赚钱的,只不过比比谁赔的少”。

  年轻的也说:“你先说你赔了多少”。

  石磊说:“我这股票,就没赔钱,赚着一分钱呢每股,要是再涨一分,我这可就赚了。”

  中年男人说:“还真不少,够你买棵葱的”

  石磊说:“别看不上这一分,苍蝇小,他也是肉啊”。

  另一边的一个小矮个,也就一米五,在那里大喊:“别跌了,别跌了,再跌得我急了我可要打人了”

  旁边人说:“就你,你还能打谁?”

  小矮个说:“也就打一老太太,旁的就不成了”。

  小个子说完自己先笑了。

  李君看着这群自得其乐的散户,一年到头把生命都奉献给了这个吸血的股票市场,几年如一日的孜孜不倦的给这个市场提供新鲜的血液,只不过有人赔光了,就换一茬。仿佛那田里的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总有人前仆后继,光荣的把生命都奉献给国家。

  他们却不知道有人这么说这个市场的参与者:“那些能炒股票的,大多是家里还能吃上肉的,赔一点无所谓。至于那些把身家性命都压在股票市场的,死了那是活该。”

  这种人的祖坟被扒了不是活该吗?

  旁边有一个说:“这是三驾马车的图形,昨天在明没有看到,亏大了,这种图形出现最少涨一个10%啊。看着那股票渐渐走高,后悔的不停的拍大腿。

  “什么是三驾马车”有人在旁边问道。

  那个说三驾马车的胖子,脸上有几颗麻子,听到有人问他,高兴了似乎麻子都显得不那么暗淡了:“你看左边这条K线,实体很小的K线,带着上下影线不,中间那个实体也很小的K线,是跳空高开的,上影线比较长,下影线比较短,右边的这个,你看你看,不是和左边这个长得很像,只不过是低开高走的,也是带着上下影线。这左右两边的,是不是两个轮子?前面的就是一匹马了。这个就是三驾马车,很准的,看到这个买进了,包你赚10%以上”。

  石磊过来打岔:“刚那边喷完,这边又有接上了的,胖教授,加油喷,多喷还能减肥呢”。

  这些散户大多没有系统的学习过股票的技术分析方法,每天最期望的就是能够找到一些经典的图形,似乎这就是他们打开并战胜市场之门的钥匙。可是,年复一年的,还是在交着永远也交不完的学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黑面星君说:

谢谢大家能看我的文,作者必将努力的像那些散户一样,把生命奉献给写作。有想请作者吃饭或者别的啥的,可以给作者留言。谢谢你们的支持,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