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安看着李君,笑了笑没说什么,李君看着康安的眼睛里的意思是有一些不屑,小儿科的玩意,还有些戏谑的成分。李君综合起来看俺的眼睛里的意思就是:“毕竟还是个孩子”。

  李君问康安:“笑笑却又不说话是几个意思?”

  康安说:“你这样值吗?”

  李君说:“我挺乐意这样干的,他要付出应有的代价”。

  康安说:“那孩子呢,那孩子怎么招你了”。

  李君说:“大丈夫做事,怎么可以婆婆妈妈,你们当初虐散户的时候,没有想过那么对他们会有多大的影响,他们得罪你们了?”

  康安说:“这不一样,股市就是一个赌场,进来的愿赌服输,曙光底裤那是他们活该”。

  李君说:“那你考虑过这会影响多少孩子?那些钱本来可以让孩子留学或者上一个好一点的学校,被你们抢来了,他们又会怎么样?”

  康安说:“这不一样,你强词夺理”。

  李君说:“没啥不一样,那个孩子我会关注她,到时候肯定不会让她吃亏”

  康安说:“你改变了那个孩子的一生,这是上帝应该做的事情,不是你,你不是上帝。”

  李君不想再说下去了,他内心觉得康安说的有道理。但是,恶人就要受惩罚,这个主意李君不会变。要不为什么他现在不在刘诗雯前面现身?

  而是隐秘的活动,尽量不出现在那些人的视野中,这不是原来自己的计划吗,绝不可以因为康安的几句话就付诸东流。

  武功把从李君那里拿的支票交给刘元之后,刘元后来也没有再让他去找李君的麻烦,而且让他入了股。他这几年又是放账,又是替人要账的捞了不少钱。就把这些钱都给了刘元,刘元很有些看不上只有8个多亿的资金,对现在的他来说可有可无。

  也不知道是走的什么狗屎运,刘元本来被人架在半空中,吃货的成本高了20%,那些人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一开盘就疯狂的砸价格,刘元出事不利,还没拿到底仓就被人给架在半空中,他要是砸,那边接着,他要是想拉,那边就一个劲的砸。弄得刘元嘴上冒泡下边干燥,急得不行。

  正在他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国际市场的维生素价格突然猛涨,威力科技盘面瞬间变轻,刘元趁机高举高打,他算过,虽然成本有点高了,但是也控制了流通盘的30%,差不多够了。

  前几天打压威力科技的大户和小庄家门欲哭无泪,赶紧抢筹回补,威力科技就像吃了药似的,股价连拉了四五个涨停。武功一看这个形势大好,就拿了刘元开给他的理财委托书,找地方逍遥去了。者委托书,其实就是入股的意思。刘元不知死活的在上面做了手脚,反正这个是刘元的脾气,有便宜不占,就像是要猫儿不偷腥一样难受。

  武功接到一个电话,说有桩买卖介绍给武功去做,报酬是300万。

  武功其实不太想一直的混着,干这个赚钱是赚钱,但是一碰上硬茬子,丢命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再加上前段时间手底下的小顺不知道发什么疯,要去绑一个孩子,判了三十年。自己最得力的手下,还没等自己想办法去救,那边已经判下来了。自己在东北没什么关系,那边人太生猛,小顺就是个例子,打起架来不知死活。拿自己的命不当回事,那别人的命也不当回事。这一少了小顺,武功感觉到就缺点什么,好在想捞世界的人多的是,想跟着武哥混的人一抓一大把。

  武功想干完最后一把,就不干了,在刘元公司入股的那些钱估计够自己下半辈子了,手底下的人就让他们管那两个KTV也不愁生计,也算是不枉他们跟自己混一场。

  武功来到介绍人说的餐厅,介绍人和一个女的在座。那介绍人称呼那女的为韩总。

  原来是这样的,韩总开了个建材市场,生意非常火爆,这个建材市场不是韩总一个人的,韩总有51%的股份,另外有一个合伙人占了49%的股份。韩总觉得周总老是搞些小动作,就想把周总给废掉,请武功出面让周总消失。武功问了下对方的背景什么的,韩总给介绍了一下。并告诉武功不用担心,自己在市里面有关系,出些意外的话,自己不会袖手旁观的。武功觉得这个事情倒可以办,毕竟事主身后有背景。就应了下来,拿了定金和周总的照片车牌号,住址电话等信息就告辞回家,安排手下盯梢。只等哪一天周总落了单就去把人蒸发掉。

  没想到周总很谨慎,一般轻易不出门,出门晒个太阳还带着几个保镖。一时间武功根本没办法下手,韩总来电话催了几次,武功也只能应付着让韩总不要着急,自己正在想办法。

  就在这天晚上,手下说周总没带保镖,自己一个人开车去保定了。武功觉得机会来了,就带着手下从京城出发,和手下汇合后,在周总的楼下等着。

  g更…新最tU快上酷{匠。网(:

  大概凌晨一点左右,周总衣衫不整的出来,开上车就往沧州方向走去。没等周总上高速,武功就带人把周总的车给截了下来。

  周总开的是一辆宾利,武功下车一看,这车可不是一般人开的起的,因为这种车不单你有钱就可以,还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宾利和夏利虽然都是利,但是夏利比起宾利来简直就是太不利了。

  周总看到有人拦车,倒也不慌张,解下安全带下车,对着武功他们说:“怎么的,拦我的车做什么”。

  武功本来心里就有点虚,在想着这是最后一趟买卖了,可别倒在这最后一公里上面。武功说:“没事就是找你聊聊”。

  周总还挺嚣张,说:“我和你没什么可聊的,有话说话,没事赶紧让路,我没时间和你们磨嘴皮子“。

  武功想这个气势不一般,要是平常人,见到这个阵势,腿都软了。没想到人家不尿自己。周总刚要说话,武功手底下一个愣头青上去就要抽周总。没曾想还没沾着周总的边,就被周总一个小擒拿给锁住了手臂,再一用力,愣头青的手被弄骨折了,躺在旁边哎哟哎哟的叫。

  武功手下一看自己人吃了亏就一拥而上,周总且战且退,武功手下近不了周总的身,周总也奈何不了他们人数多,是好边打边走,虚晃一枪,转身跑了。那几个也不敢追,要是追上了一个对一个,那可是自讨苦吃,这么多人拿不下他,一个人追上去又有什么用,只好装着跑几步,嘴上大喊别跑,别跑。

  武功手下一看人跑了,还挨了周总好几下,心里一肚子气,看着车还停在那里,就把车玻璃给砸了,手下还要砸,武功给拦住了,一行人撇下一辆玻璃被砸的车,回到沧州去找韩总。

  韩总一听人跑了,只砸了一辆车,脸当时就拉下来了。说武功:“你们这事办的不漂亮,说好的是人消失不是玻璃消失,要是这么点事,我自己去砸玻璃好了,何必请你们来。

  武功自己觉得也不是那么回事,但是受伤的兄弟你的给个交代,就让韩总付一半的钱得了,意思一下,他毕竟也出面了,手下的兄弟也需要钱去养伤。

  韩总怎么说就是不给,说武功这次把人吓着了,下次想动周总都难了,还想要钱,她都想把定金给拿回去。意思是你们既然没把事情办漂亮了,就别在这里胡搅蛮缠,你们好意思吗。

  两边谁也不让,一边要点医药费,另一边是一个子也不肯给。最后中间人出面调停才没有闹大。

  这样一来一去的吵了好几天,后来还是周总让步了,说自己手里有批东西要出手,武功要是能够联系到买家,那可以再给武功50万作为这次事情的车马费。韩总带了武功去看了那批货,原来是象牙,这在京城要的人很多,就说干脆自己买下来得了,那50万的钱在里边扣下就行了,反正自己是最后一趟浑水,趟完了就算,以后不再去整这些二五八万了。

  武功把钱给韩总划过去,带着象牙就回京城,没曾想刚走到半路就被人拦下了。一个警官走到车前,和武功说:“我是省特警队的,现在请你协助调查,我们怀疑你和一起绑架案有关系。”这时候周围的特警都穿着防弹衣,提着冲锋枪黑洞洞的枪口指着武功他们一行人,武功连个屁都没敢放就被人端了锅。

  他没想到周总有这么大的能量,居然让省里成立了专案组,一举把武功拿下不说,还意外的搜出了象牙。

  武功刚把钱给了刘元,剩下的买象牙的钱都是凑的,武功老婆在外面拼命的找关系,好歹武功这些年也有些关系,但是没钱还是白搭,最后给判了个7年。武功老婆哭着告诉武功,说刘元不是东西,要先拿回点钱来周转也不让,要不判得还能更轻一些。武功身在笼中,虽然咬牙切齿的,但也无可奈何,只好交代老婆管好两家KTV,然后要是唱的去盯着刘元,可别让他把钱给私吞了。武功老婆含泪点头答应,说一定照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