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小顺的救赎

  陈阿牛今年60多了,成天还在地里面伺候庄稼,好在现在都机械化了,家里四十垧地,一半种了玉米一半种了大豆,倒也不需要太操心。实在忙的时候,就叫大儿子回来帮忙,一年的收入虽说不能太富裕,但是混个温饱也不成问题。但就是现在粮价低,化肥农药这些都贵,还老涨价。现在的土地不比以前了,以前的那土地,种什么长得都好,一年散点尿素,那苗是呼呼的往上窜,现在是不行了,要不弄个三四次化肥,收成都不好说。好在有些补贴,把涨上来的化肥农药的那些个钱抵掉一部分。乡亲们说这补贴,原本不止这一点,都给扒了皮了。陈阿牛想着有就不错了,总好过啥都没有,人呐要知足。他一个老农民也想不起来除了种地还能干些什么,你说进城打工把自己这么大的岁数,还有个孙子周六日的回来,自己总得给他们有口热饭吃。

  这个孙子是陈阿牛的骄傲,隔壁邻居都羡慕他前世修来的福气,懂事勤快不说吧,这学习还特别好。听说在年级都是排的上前几位的,陈阿牛很知足。尽管那两个儿子不争气,大儿子大顺前些年打架,把人打成重伤,进了监狱关了四年给放出来了。结果媳妇却跑了,坏事吧他还有好的一面,大顺从监狱里面出来,就老老实实的,不再去胡闹去了。在工地上找个工作,和人家一起干塑钢门窗,苦点累点好歹是靠自己的双手吃饭,算是个正经工。,只有这小儿子嫌自己唠叨,干脆跑远了,有时候过年还回家,有几年干脆过年也不回来。

  听见院子里有动静,陈阿牛就知道是大儿子接完了孙子回来了。孙子今年就要中考,这大儿子每到周六就去学校接孩子去。这孩子就是懂事,从来不打架闯祸,一心的学习。看着就和大顺有天壤之别,那大顺小时那个淘气,村子里的人都叫他黄沙背的货。黄沙背是老年间扔死孩子用的,叫大顺黄沙背的货,就意思是这个孩子早死早好,可别在祸害乡里了。

  看见大顺进屋,阿牛就问大顺:“顺啊,小子接回来了,怎么不进屋”

  大顺说:“给老张家的小张给拉去了,说让给老张家的指导作业去,一会就回来”。

  陈阿牛叮嘱儿子:“那个说孩子要高考了,你给孩子买点好吃的,别让孩子受委屈”。

  大顺说:“爹你放心吧,我明白的,这是中考,考大学那才叫高考”。

  阿牛说:“你姑给我送了点东西,你呀一会孩子回来你给他吃”。

  大顺说:“爹,那是姑给你买的,你自己留着吃呗,我有钱。”

  阿牛说:“让你拿你就拿,我吃不惯那些个东西,糟践了可惜了了”。

  大顺这才答应:“今天去接孩子,说他们学校有保送的名额,市里的重点中学,说咱家的是最有希望的。”

  阿牛说:“你听谁说的,保送是啥意思”。

  (最I。新9章d节上^#酷/#匠,L网

  大顺说:“也是听一个学生家长说的,说保送就是不用考试了,直接学校给内定了,就直接上重点中学,那要上了重点中学考大学就十拿九稳了。听那家长说,市重点中学一般一本就没多大问题了。”

  阿牛说:“一本是啥,你说我听的懂的话”。

  大顺说:“我也不大清楚,都是那个学生家长和我说的。人家孩子没咱家的学习好,还说羡慕咱家孩子呢,至少有一半的机会。”

  阿牛说:“那些个事,咱也整不明白,要不要送点礼啊啥的”。

  大顺说:“估计要送,这闲的都兴这个”。

  阿牛说:“那你给他们老师送点东西让帮忙说说”。

  大顺说:“这个怕是不行,要送也得给校长啊啥的送,老师怕是说不上话。”

  阿牛说:“那你赶明儿再问问,咱家要出个名牌大学生,那是祖坟冒青烟了,可不敢耽误了孩子。”

  大顺寻思着自己一个大老粗,啥也不懂,还是那家有文化好使,看着文质彬彬的懵懂的就是多。下次见了多问问他,难得他肯和自己聊那么多,这年月,谁管那闲事。

  到了接孩子的时候,大顺早早地到了学校门口,找块石头上坐下来等着。这孩子学习好,这做爹的就是有面子,好多学生家长一问你谁家的家长,自己可得意了,一说,他们都知道,一脸羡慕的样子,说实在的自己一个建筑工人,平时哪有这露脸的机会。

  看到年轻人来了,大顺为这特意的买了包玉溪搁在兜里,见年轻人下车走过来,就拿出一根烟,笑着迎上去打招呼:“来了哈”

  那年轻人接过烟也笑着回大顺:“您也早早来了啊,今天可真热,这会都有三十来度吧,这一身汗”。

  大顺说:“有呢,听预报了最高三十一赌,热死个人”。

  年轻人说:“找个树荫去,不挨晒”。

  大顺跟着年轻人找到一个阴凉点的地方,和年轻人套瓷:“听兄弟的口音不是这嘎达人呐,兄弟是在哪上班”。

  年轻人说:“我是特意赶回来的,为弟弟上学的事,我们那个可不省心,不像你家孩子,不用操心”。

  大顺说:“哪里哪里,大家都差不多呢”。

  年轻人摇摇头说:“我们这个全班也才10来名,你们那个可是全年级的前两名呐,差的不是一心半点”。

  又说对了:“学校老师找你了没有”。

  大顺说:“啥事啊,老师也不知道我电话”

  年轻人看着大顺说:“大哥,可别怪我说你了,你这也太不上心了,你们家的这么好的的基础,还不赶紧活动活动,要不到时候可晚了”。

  大顺一听就紧张了:“这可咋办呢,咱也没门路啊”。

  年轻人说:“那也找啊,本地的外地的都找找,不找干等着,这个名额多少人惦记,要不找可就白瞎了”。

  看着大顺不说话,就悄悄地在大顺耳边说:“我听说了,哪家有几个已经都找到教育局去了,你可得抓紧”。

  大顺听了吃了一惊,心想这家关系这么硬自己可咋办,别说教育局了,自己连学校老师也不认得,那不是没戏了吗。这要是不知道也就罢了,这知道了,怎么也得为孩子跑跑,要不对不住儿子,这可是一辈子的事情。

  年轻人说:“其实你家的就是不要这个名额,也没事,你家的学习,到时直接考试说不定也能考上”。

  大顺点点头又摇摇头。

  年轻人又说:“这个考试有时候也看临场发挥,要是发挥好了当然没问题。要是发挥不好,那就不好说了”。

  大顺停了脸色又凝重了几分。年轻人好像漫不经心的说:“我听说前些年,也有这样似的,两个人整一个名额,结果有家的孩子突然出了点事,结果就便宜了其他一家的,就没费什么事就给保送了。那家真是福气好。”

  大顺好像想到些什么,但是又想不清晰,这时候学校已经放学了,那年轻人和大顺打个招呼,就先走了,半天也没反应过来,直到儿子到他面前,才醒过来。

  大顺带着儿子回到家,他爹又问去找关系没有。

  大顺告诉他老子:“听说那家已经找了教育局的关系了,咱们这上哪去找那关系去”。

  阿牛一听,虽然他老人家不是很有文化,也知道教育局是个重要的部门。一想这么好的事情,就要被整黄了,就发了急,那你赶紧找啊,找了总比啥也不干的强,小顺也不知道死哪里去了,有事都找不到人商量。

  听他爹这么一说大顺才想起弟弟来,这弟弟比他小好多,前段时间说到京城去了,不知道混的怎么样,没准有点关系也说不定。

  急忙去给小顺打电话,前前后后的把事情说了一遍,小顺在那边也几乎没吭声,自己一个出来混的,到哪里找关系去,总理自己都见过,可那是在电视上,人家不认识自己啊。大顺听小顺不说话,就把年轻人后来说的那个也说给了小顺听,小顺这时候才回应,说:“哥,你把那人的照片,住址,名字啥的最好详细一点,到时候给我,我这就回家”。

  大顺急忙答应,跑回到学校去了,他老子问他去哪里也没听明白,一阵风似地跑回到学校去,他记得在学校的荣誉榜里面见过那孩子的照片。拿手机拍下照片。这时候校安还没有下班,就找校安去问了这孩子的名字。又在周一请了一天的假,跟着送学生来的家长一路,摸到了孩子的住的地方。赶紧又把这些打电话给小顺说,小顺说,知道了,让他哥别管这事了,安心上班这事情就有小顺来办。

  大顺这些举动,都落在那个年轻人的眼里面,年轻人就是李君,李君脸上露出一丝有点残忍的笑容。

  过了一个星期,这学校的学习成绩最好的,最有希望保送市重点的学生失踪了。但是警方这次破案神速,有个匿名电话告诉警察,那个失踪学生的所在。警察查明这是一起蓄意绑架案,绑匪陈小顺有前科,这个陈小顺,就是当初在李君家里打人最凶的那个年轻人。

  那个学生被发现的时候,右手被打断,恢复需要好几个月,几乎肯定无缘这次保送。大顺的儿子被保送的市里的重点中学,代价是他的叔叔陈小顺被判了三十年的有期徒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