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缠论

  缠论是中国证券乃至世界证券史上的一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彪炳千古的巨著。它将看似毫无头绪的,没有任何规律的证券走势变得可以直观的分析。

  它可以应用于股票,期货,外汇市场,总之适用于一切有价格波动的价格分析。他比波浪理论更加直观,比混沌理论更加的系统有条理。有人经常说缠论是剽窃了江恩的波浪理论和混沌操作法,这是一个很不可理喻的说法。

  后人的著作无可厚非的会借鉴到前人的理论,就像大家说爱迪生发明了电灯,但实际上电灯并不是爱迪生发明的,爱迪生只是改良了导电的钨丝而已,经过无数次的实验,让灯泡的寿命可以用于商业化生产。这并不妨碍到爱迪生的伟大,这一改良,全世界就他一个人做到了,难道你要说他是剽窃前人的做法吗?

  缠论能够解释混沌理论和江恩理论不能解释的一些走势,而且可视性更强,操作的参考性更大。

  打个比方,波浪理论认为,一波涨势往往分为五浪,第一浪上涨,第二浪回调,第三浪是主升浪,第四浪是调整浪,如果有第五浪,那么这一浪的涨势比第三浪更加的凶猛,可以用惊涛骇浪来形容。但是问题是,这第一浪从哪里开始算?如果第一浪的起点不知道,那以后的二三四五浪就无从谈起了。所以很多时候,波浪理论里面会有股评家评论说,这是第一浪的子浪之C浪,是非常可笑的说法。当然那些股评家航海不用风,船进不用帆,他们这一辈子全靠浪了。

  只是缠论非常的深奥难懂,好多学了缠论的人,操作水平甚至还不如没有学之前的收益高,但是一旦掌握学会了缠论,证券市场就是你的提款机,哪怕你的起始资金只有一万块钱,若干年内,也能让你变成一个财务自由的人,但是前提是你要学会。这个是题外话,扯的有点远了。

  李君本来就是个聪明人,学的高金也有证券知识的基础,禅师教的很快,李军学的也很快。顶底分型,中枢,背驰,一二三买一二三卖的买卖点,中枢的延伸扩展,大小级别中枢的关系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已经学的很熟练了,差的只是实战经验而已。

  这天,李君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禅师问了李君一个问题:“你觉得最可怕的是什么?”李君想了想:“是人心”。禅师说:“是内心,内心的贪婪和恐惧,如果你能抛开这个,那你就学成一半了,能够和市场上一般的高手较量,但是要想和顶尖的高手较量,你还缺一样东西,需要你去补上”。李君忙问:“是什么”。禅师说:“你的基础太差,没有几年的磨砺还不能作为一个猎鲸者,你需要把你的经历丰富起来,才可能作为一个猎鲸者,或者带领一帮猎鲸者前进”。

  说完这番话,禅师给了李君两样东西作为送别的礼物,一张银行卡和一本册子,册子上禅师多年的心血结晶。

  李君回到帝都,到家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妈妈在家,只有地上有张纸条,是写的一个电话号码。李君打过去之后是王彤接的电话,说李君的妈妈在她住的地方。李君消失这段时间,苏静文一直和王彤一起住,王彤在电话里支支吾吾的说让李君最好有心理准备,李君看到苏静文的时候,苏静文根本不认识李君,只是呆呆的看着李君,仿佛面前这个人从来不认识。李君吓坏了,但是无论他怎么叫,苏静文就只是呆呆的看着李君,但一句话也不说,也没有表情,就像是睡着的人一样,只不过是睡觉的时候还睁着眼睛。

  王彤和李君说了那天看到李君被绑架之后,和酒店的领导反映了情况,领导也尽力的去和公安局沟通,要求尽快破案,但是始终都没有消息,李君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王彤查看了李君留在酒店的家庭住址,赶到了李君家里,看着有几个警察守在李君家里,等着绑匪的电话,但是一个电话也没有。没几天警察就撤了,王彤留了苏静文的手机,想着苏静文一个人在家会伤心过度,就在有空的时候来陪陪苏静文,直到那一天,来的时候不见了苏静文,打了电话好长时间没人接,直到下午的五六点钟的时候,才把电话打通,对方是西城公安分局底下的一个派出所,让她过去领人,这样才把苏静文给接过来,一直伺候着苏静文的吃喝,直到李君这次回来。

  李君有悲有喜,悲的是妈妈变成了这样他接受不了,喜的是妈妈好歹还活着,感觉王彤的情深义重,差点就想给王彤跪下了,感谢王彤的救母之恩。

  王彤说曾经带着苏静文去医院看过,医生说可能病人受过强烈的刺激,惊吓过度才患上了重度抑郁症。

  ;g最新3d章o节‘T上p9酷匠网C

  李君在外面租了个房子请了个保姆照顾苏静文,好在苏静文不会乱跑,只是不说话也不哭闹,像个植物人一样,吃喝只有你喂她的时候才张嘴,要是一天不喂她,她也不知道肚子饿。

  李君心里非常矛盾,他非常希望照顾妈妈的是刘诗雯,而不是王彤。但是偏偏就是这个自己几乎没有什么交情的王彤,替自己照顾了苏静文这么长时间。李君对王彤说,大恩不言谢,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够报答王彤的这份恩情。

  王彤说真没想到能在见到李君,然后又忙说,不好意思她不是那个意思,因为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李君的音信,以为李君出了什么意外,能再见到李君真的是太好了,接着问李君这段时间去哪里了,是不是吃了很多苦。李君把故事改造了一下,说绑匪把他带到一个深山老林子里面,后来他成这爷们不注意偷跑出来的,接着又被摔伤了腿,还给王彤看了那些伤疤。王彤强忍着才没让眼泪留下来,住着开心的说:“你回来就好了,你妈妈这样,我要上班,有时候照顾不到,你来就太好了。”说完转过去偷偷的擦掉了泪水。

  李君见了康安,康安非常诧异,说那天见面之后李俊就消失了,电话怎么也打不通,去了李君的家里找过,不但没找着李君,连苏静文也不见了。康安以为李君带着苏静文离开了中国,又想着李君不会招呼都不打一个就走了,所以一直把手机保持着待机的状态,但是这么长时间还是没有接到过李君一个电话。

  康安开玩笑的对李君说:“这么长时间不见你,以为你上哪个桃花源逍遥去了,没想到你还回来,看来是不放过我这把老骨头了”。

  李君说:“你打我的那一巴掌我还没和你算清账呢,哪能这么就放过你”。

  康安哈哈笑:“怎么说我也是你爹的结义兄弟,那一巴掌这辈子别想了,要想多挨几巴掌,我倒是愿意给你”。

  李君说:“你是打上瘾了还是怎么着,我听说嫖和赌有上瘾的没想到打巴掌也上瘾”。

  康安说:“我愿意打你那是你的福气,别人我还不乐意呢“。

  李君说:“您老人家不愧是老江湖,好似被你打了还是好事,这好事以后我可不愿意爱上了,还是您自己给留着吧”。

  康安看闹够了,就问李君怎么打算的。李君的练一下字阴沉了下来说了八个字:“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康安不知道李君这几个月遭遇了什么,但是他发现这个年轻人的眼里多了一些阴鸷,少了一些阳光。康安在想,到底是什么样的经历能让一个人在短短的一年不到的时间里面,有这么大的变化,他看李君没主动说,他也没问。人家愿意和你说的,你不问人家也会说,人家不愿意说的,就算你一天问八遍,他还是不会告诉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