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布局

  老谢和那两位要年轻人继续玩,年轻人说之前说好的,这最后一把,自己赢了,钱还没有收全呢,怎么可以再来,除非他们写好,等表的估价出来让老谢他们再补剩下的钱,他们三个急着赢回钱来,急忙和年轻人签了协议,这时候的他们已经是智商为零了,只要年轻人肯再来玩,年轻人哪怕要自己的老娘拿去作抵押,他们也肯答应。

  年轻人却让他们写的是借款单子,说要是写的赌帐派出所也不认,除非他们远一些,否则就不再玩了。

  那三位满口答应几乎就没想过那个表值多少钱,急忙的写完之后码牌开始,似乎下一把他们就能拿回去一样,都认为年轻人只是侥幸才赢了这一把,要不输了那么长时间,怎么可能就这一把赢了,还这么快?

  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第二把还是年轻人很快的自摸。胡了牌之后立刻让他们写下借款单,年轻人说什么也不来了,让他们把棋牌室的老板找来,给老板看了那块表,老板说这表市价25万,就按二手的也值20万。老谢他们三个一听就瘫了,这就是说,他们每个人欠年轻人至少35万块钱。

  老谢脑门上汗一直不停的流,汗也顾上擦,呆若木鸡一般,一边喃喃自语,完了这会真完了。一副要崩溃的样子,他不敢想象自己背了这么多的债,以后的日子怎么过,老婆几乎肯定会和自己离婚,自己会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孩子也肯定会跟着老婆,不会跟着他,老谢会失去一切。

  年轻人让那两个人把身份证交出来,然后让他们去筹钱,却独独带着老谢,走到一家餐厅,要了个包厢,叫了几个菜,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老些本身是个比较懦弱的人,要不他一个男人在家里的地位不可能那么低,被媳妇拿在手里,连个大气也不敢出。

  老谢看着桌上的菜,却连一口也吃不下,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年轻人却不管他,任由老谢发呆,自顾自的吃着喝着,胃口很不错的样子。

  老谢哆哆嗦嗦的和年轻人商量:“李先生,我真拿不出这么多钱来...还么等老谢说完,李君一拍桌子,吓了老谢一跳,差点没从椅子上滑下去。

  李君大喝道:“没钱你玩什么牌,当我三岁小孩呢”。

  老谢嗫嗫嚅嚅的说:“我真的没钱,李先生能不能通融一下”。

  李君也不看老谢,自顾自的吃,吃了几口之后才冒出来一句:“怎么个通融法?”

  老谢说:“能不能用别的东西来抵,或者别的方法....".李君盯着老谢,像是要从老谢眼睛里挖出什么东西,老谢被李君看的直发毛,当初人畜无害的这年轻的怎么可能有那种眼光,像是要吃了自己一样。

  李君说:“用你老婆还是用你孩子,这我都不感兴趣”。

  老谢说:“要不我自己...."李君差点一口喷出来,这么恶心的话也说得出口?

  “我可以给你指条明路”,李君告诉老谢:“很简单,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做”。

  老谢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只要我能做的,什么都行,只要不让我杀人就行,我比较胆小。”

  李君说:“那倒没那么严重,我只要一些账目和一些消息,你完全能够拿得到,不用你去杀人。”

  老谢急忙答应,李君告诉老谢,需要哪些东西,老谢频频点头,末了问了一句:“李先生要这些干什么...".李君不等老谢说完就打断了他:“该问的你问,不该问的你就不要问,小心知道的多了,风大闪了舌头”。

  老谢急忙赔着笑脸,说:“那是那是,那那个钱...“。老谢故意的说了一半不往下说了。

  李君说:“只要你办的事情让我高兴了,那个钱嘛,可以不用还,到时候还会有你的好处”。

  老谢喜出望外,差点就冲李君给跪下了。他想着李君要那些账目,肯定是和刘元有仇,要报复刘元。所以老谢嘴里大骂刘元,说什么忘恩负义,刻薄寡恩,猪狗不如,连他知道刘元小时候曾经偷看女人洗澡的事情都骂了出来。李君挥手拦住了滔滔不绝的老谢,不让他再说下去。李君其实很鄙夷这号人物,贪得无厌又胆小如鼠,要不是老谢这么贪心,根本就不用这么贱。

  有什么样的老板,就有什么样的下属,老板对待下属锱铢必较,下属背叛也像吃青菜这么简单。更何况刘元自己就是个人渣,他的下属自然就有样学样了。

  李君搭上了去省城的班车,没想到这一走在路上居然走了两个月。李君身上带着枪,不能进站也不能进火车站和机场。只好在路上拦车,司机们都不肯带,说违反规定不能半路带人。只好坐那种当地的小客车,小客车走走停停,速度很慢而且不能跑长途,李君只好不断地转车。

  当班车走到贵州的时候,突然来了一抢劫的,拦下车拿着砍刀上车就要钱,没钱的就抢东西。走到李君这里的时候,李君早已经把手枪拿在手里,没等那个家伙把刀举起来,就把手枪顶在抢劫犯的胸口。逼着他们全部下车之后,让他们一个一个的自己绑起来,扔在路边上。

  李君想到自己拿着手枪被车上的人看见,保不齐有人报警的,再走这条路就会有麻烦。所以索性就穿山越岭,想找另一条路再搭车。没想到那些不怕死的劫匪,居然追了上来。李君不熟悉地形,也不知道当地有多少人,所以也不敢开枪,怕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只好跟他们比赛跑,好在李君经过这几个月的锻炼的历练,早已经不再是哪个文弱的书生了。经过战场上淬过火的人,早已经把生死看得不那么重。

  那帮劫匪看到李君不敢开枪,就越来与猖狂的追李君,把李君也累得够呛。在过一道峭壁时一脚踩空,滑了下去,虽然几次抓住了峭壁上的小树,缓解了下降的速度,但还是摔的够呛。腿摔伤了走不了路,只好爬着过去,被一个上山采药的苗医给救了,背回家中休养。

  苗医的家中还有另一位患者,脖子上长了肿瘤,据说在其他医院都没有办法医治,说是到了晚期,只能等死,后来听说苗医对肿瘤有独到之秘,就来求医。来的时候已经昏迷了,几乎没有知觉。经过了一年多的调养和治疗,已经逐渐康复起来,可以自己走路了。虽然还是很瘦,但是精神已经很好了,不像是刚来随时要死过去的样子。

  巧合的是两个人都姓李,交谈中得知,病人叫李彪,曾经在证券市场上叱咤风云的操盘手。而且两个人都喜欢音乐,李彪的音乐天分比李君的还要高,李君对李彪佩服的五体投地,李彪也对李君非常欣赏。李彪对过去的事情不愿多谈,好像死过一次的人对人生看得都比较开,不再执着于尘世的恩恩怨怨。但是得知李君的遭遇后,李彪把自己的操盘技术还有自创的缠论教给了李君。李君觉得李彪虽然已经看淡了很多事情,但是每当谈起股票市场的事情,还是非常的傲气,当年的风采从他那眼中可以看出来,当真的是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意思。

  看i正-版W章“0节…上f酷K:匠网FS

  李彪和李君说了些自己当年指挥同盟和汉奸在股市决战的事情,李君听得心驰神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