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猴正指挥着迫击炮对对方进行压制,看到李君他们跑回来,迎上前去和李君打了个招呼,和以前冷面的形象大不一样。还掏出了一个雪茄扔给了李君,招呼他坐下说话,李俊找了个弹药箱坐了下来,想着怎么能让瘦猴放他走。

  没想到瘦猴待了一会就要走,弄得李君没法开口。还好瘦猴问李君能不能和他一起回去一下,有些话要问李君,李君当然求之不得,到时候找到时机再说。

  李君和阿五都是托了敌人突然进攻的福,李君被拉了壮丁,阿五也被他们重新关了起来,李君想瘦猴是不是要问阿五的事情。

  两个人来到瘦猴的办公室,喝了点水。瘦猴问李君:“你愿不愿意当个连长,看你有指挥打仗的天分,这次多亏了你的计谋,要不然可能就输惨了。”

  李君一愣,他没想到瘦猴会问这个,和他想的不一样,既然对方提起来了,李君就顺着瘦猴的话说:“现在已经证明我不是敌人派来的间谍,能不能让我回家,我家里人都以为我失踪了,我想早点回去以免家人担心”。

  瘦猴说:“如果你留下,自然有办法通知你的家人,让他们不用担心,你的能力我们都看到了,到时候没准做我的上级也是说不准的事情”。

  李君说:“我家里还有很多事,真的不能留下来,但是我会给你一些建议,留下来我这真的没有想过”。

  瘦猴说:“你不用着急回答我,你仔细想想,你回去了不一定就好,你们一起来的那个,和我说了,你在你们国家也不安全”。

  李君说:”他说了些什么,到现在为止,我也不知道他们要把我送到哪里去,要干什么。你知道吗,阿五说什么了都”。

  瘦猴说:“他只说要把你送到泰国,他们是雇佣军,所以具体什么事情他们也不知道。我看他们多半是让你来送死的。”

  听到瘦猴这么说,李君沉默了一下,给毒贩当手下,超出了自己的想象的范围。良心上也不允许他自己这么干,可是现在的情况自己还真没什么办法。就算他们放自己走,只怕他连丛林都走不出去。为今之计只好先暂时答应瘦猴,然后再慢慢的看。

  于是李君假装被瘦猴说动心的样子,接受了瘦猴的建议,当了瘦猴第二连的连长。说是连长,其实手下才40个人都不到。

  李君问瘦猴要不要他立刻就去带队伍去阵地,瘦猴摆摆手,说:“他们刚吃了败仗,需要调集人马,暂时不会再进攻。上面有一个连守着,现在不着急上去。

  李君说:“那为什么不趁着势头进攻呢?”

  瘦猴说:“要听上面的命令才行,现在上面没有命令下来,我们就也用进攻,守着就行。”

  瘦猴告诉李君,这次对面突然进攻,和李君他们上次误打误撞进入对方阵地前沿有关系。对方以为这是瘦猴他们去进攻,所以他们才报复的。李君想大东带的路真是够背的,闯到哪里都被打,结果还被打死了。

  瘦猴带着他去了李君的住处,有自己的一个套间,还给李君配了一个跑腿的,一个女人。那个跑腿的十六七岁的年纪,父亲以前就是跟着瘦猴的,被打死以后,这孩子就孤身一人,瘦猴就把他叫来给李君当勤务,巧合的是这个小勤务能说一些简单的汉语,省去了李君很多麻烦。

  李君不知道那个女人是什么意思,李君问瘦猴这个是干嘛的。瘦猴淫笑的告诉他,你对她做什么都可以,这个女人是老大买来的,不是当地人,就归李君了。

  李心想这个军队也真是奇怪,还给配个女人。

  瘦猴又带他去他的连队,给了他一个徽章,这个徽章就是脸长的大印,连队住在一个统一的平房里面,几个人一间。前任连长不知道什么原因跑路了,所以到现在没人管,只有十几个人在那里。其他的人都去嫖和赌了。

  李君忽然想到阿五的事情,就和瘦猴说把阿五给他,瘦猴以为李君要杀阿五,乐得做个人情,让人把阿五去带来。交代完事之后,瘦猴就离开了,说要是有事会派人来和李君说,不打仗的时候李君可以自己安排。

  阿五被带来的时候,准确的说是被拉来的时候,都不像个人样了。看来是没少吃苦。浑身脏兮兮的不说,衣服破了好几处,带着伤,应该是被人打的。浑身那叫一个臭,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捞出来的。

  阿五看见李君一开始都不知道这个穿着军装的人是谁,以为又要询问他,一进门就喊:“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们再打我也是一样,麻痹的你们有种弄死我”。

  李君转过身来,嘴里面叼着雪茄,冷冷的看着阿五:“你那么欠揍吗,我可以满足你。”

  阿五看着李君,心想这回可完了了,落到这位爷手里,还不如在那笼子里面呆着,自己和那帮毒贩没仇,顶多吃颗花生米完事,落到李君手里,那可能会生不如死了。把李君绑架之后,打骂最多的就是他。

  阿五看清了是李君,很吃惊,但嘴上还是不服软:“哟,混成人样了,我落你手里,要杀要剐随便你,我要是皱一下眉头,我就是你孙子”。

  李君笑了笑:“咱们的帐该算算了,你一路上打了我28下,我记得清清楚楚,你要是觉得不对,咱们可以细算。你路上骂了我的就算了,我不跟你计较”。

  D;酷#=匠网首#*发y:

  说完李君,上去连抽了阿五28个耳光,阿五想还手,被旁边的人摁住了。只能任由李君打,这一顿打,抽的李君自己的手都疼了。

  不过这下是真解气了,一路上被阿五打骂,这下终于还给阿五了,手上虽然有点疼,但是感觉还是不错的。

  阿五被抽的脸上都是红印子,不过也没肿,看来阿五的横练功夫脸脸上都练了,真是够厚,够硬。

  李君打完了,和阿五说:“这下咱们两不相欠,你先去洗一下,之后的事情再说”。

  阿五看着李君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就完了,你不杀我?”

  李君说:“你要是喜欢我这么做,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这种要求我这辈子都没见过。”

  说完,李君挥手让手下的人带着阿五去洗澡去了,这个臭味李君真受不了,他忘记了,李君在洗澡之前,其实身上的味道和阿五差不多。只不过是早了几个小时洗澡,穿了身干净的衣服而已。”

  阿五洗完了澡,被人带着来见李君,李君看着阿五还穿着那块破布,就让人拿了身军装给他,阿五赶忙换上了。

  李君看着阿五在想着什么东西,就问阿五:“你现在是我的兵了,你以后什么都要听我的,我说往东你不能往西,我说打狗你不能撵鸡,要不然军法从事。”

  阿五瞪着李君:“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我们时候就变成你的兵了”。

  李君说:“你不看看你的身上穿的是什么,穿上军装那就是兵,那还有什么说的?”

  阿五说:“你也没和我说过,穿上这个就要当你的兵”。

  李君说:“你问了吗,你没问怎么能怪我没说.”

  阿五说:“....”

  李君说:“你要现在脱下来也可以”

  阿五说:“真的,你不骗我?”

  李君说:“当然不骗你,你脱下来,那就是逃兵,我只要说一声,谁都可以杀了你之后领赏。而且,我不知道你现在还可以去哪里,国内你现在回不去,你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国内的也不会放过你。”

  阿五捡了一条命,没被杀已经是谢天谢地了。再说,国内现在是回不去了。李君打了他几十个耳光,虽然有点丢人,但说实话已经很宽大了,要是别人先这么打自己,而后又落在自己手里,自己肯定不会这么就放过他,即使不杀人,卸条胳膊腿啊那是免不了的。”

  阿五说:“一路上我怎么记得没打那么多呢,你怎么能记得这么清楚?”

  李君笑了笑,也不说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