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君喝过水,精神头也来了,和那相互介绍起来。

  和他们交流,基本都是靠比划,声音只是作参考,那两只会几个英语单词,比如兄弟,枪啊这些。半天弄明白了这两个是兄弟两,一个叫阿达,一个叫阿二。

  这在他们聊得投机的时候,那个瘦猴来了,一看李君还坐着和阿大阿二聊天,急忙把手枪套出来,对着李君,那样子分分钟的要开枪崩了李君。

  那个二两急忙的上来拦住瘦猴,告诉他,刚才的经过,还说李君杀了两个敌人,听得那瘦猴一脸不信的样子,不过手抢还是放下了。又交代了那哥俩几句,意思因该是让他们看紧了李君,说完就要走。李君想起了刚才的打仗的事情,有个计划就想对瘦猴说说,他急忙说了一句,先生您等等。瘦猴一脸不高兴的转过来,那神情像是说,你别蹬鼻子上脸,不枪毙你并不代表我相信你。

  李君在地上画了个图,两边是山,中间大概是三公里左右的平地,也就是盆地中央,在他们右边是另一座山。

  他告诉瘦猴他的计划,趁着夜色,在盆地中间埋伏下来,挖几个掩体藏起来,那些花长得也挺高的,刚好可以做伪装。等明天开战的时候,等对方冲过来,埋伏的先不动,等他们进入包围圈的时候,两边一起开火,保管让他们有来无回。

  瘦猴蹲在那里,思考了一会,说回去和团长说说,不知道可以不可以执行。虽然瘦猴还是比较严肃,但是对李君的态度却好了许多。

  人们说俄罗斯是战斗的民族,其实中国人才是战争的鼻祖。中国的战争书籍在全球来说也无人出其右的。就在欧洲动用几万人都觉得是大规模行动的千年之前,中国打仗的军队那一次也没少过几十万人。就算看熟了三国演义,去好多国家当个团长就战术来说已经是没有问题了。

  在朝鲜战争中,在几乎没有空中力量和补给非常紧张的情况之下,能和联合国军打个平手,原因就是美国人始终没有磨透中国人的战术。

  所以,那个瘦猴听李君说计划,都觉得有些接受不了,仗还可以这么打的吗?这颠覆了他们以前的打仗的观念了。他们就是说那种流氓式的一群人冲锋,冲上去了就赢,冲不上去就退回来,下次再冲。什么配合交叉掩护,一概没有。就好像是流氓地痞斗殴,只不过,斗殴的时候武器从刀剑变成了枪而已。

  瘦猴去请示团长,李君和阿大阿二在那里继续守着阵地。过了不久,有人送饭过来,有米饭,蔬菜,还有肉。可比李君在笼子里吃到的好多了。吃完饭,抽着烟,李君想起来,几个小时之前,自己也是这样的看着天空,等着子弹结束自己的性命,和天空做最后的告别。而现在自己还在喘气,还抽着烟,虽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飞来一颗子弹,把自己的脑袋钻个窟窿,但总算比以前被人押着,关着的时候好很多。

  过了一个多小时,瘦猴回来了。告诉李君,团长同意他的计划,但是有个条件是李君必须到那边埋伏。看来他们对李君的戒心还存在,让他去埋伏,如果这个是一个圈套的话,那么李君也必须死。

  酷p匠G&网唯一dN正OX版◎,其X他√都√是盗rt版

  李君答应了瘦猴的要求,但是要求带去的人必须听自己指挥。瘦猴却不答应,说李君不会说当地的话,别人听不懂,你怎么指挥。派了另一个连长来指挥。说是连长手下也就是三十来号人,那个瘦猴是营长,这里的部队都归他管。这个营一共也才100多人。

  当下,瘦猴和李君还有连长一起商量了一下,查看地形后定下了埋伏的地点,这个地点很重要,不能离自己的阵地太近也不能太远,太远了自己阵地的人支持不上,形不成两面夹击的效果。要是离对方的阵地太近,对方的冲锋的队伍和对方阵地的人反过来就把埋伏的这些人包饺子了。还有埋伏的时候一定不能动,怕引起对方的警觉,就没有效果了。所以一定要有纪律,不能随便的动,这个正事李君担心的问题,这帮都是土匪流氓,能不能坚持得住是个问题。

  那个连长,掏出手枪说没那个不听话就当场毙了他,连长比瘦猴年轻一些,也比较瘦,李俊不明白这些人,照理说吃的也还不错,怎么都这么干瘦,黄不黄黑不黑的。其实他不知道,这里的人大多数是瘾君子,吸毒的人,想胖也难。

  订完计划,选定好撤退的路线以后,连长母夺就带着自己的手下,包括李君和阿大阿二,让瘦猴训话。瘦猴让他们先去睡觉,然后一个人特意的多给了一小包白色的东西,李君也分到了一包,用小塑料袋包着。李君问了阿大之后才知道这是海洛因。营长是怕他们埋伏的时候熬不住烟瘾和毒瘾,特意给的。

  李君看着手里的白色的海洛因,感觉这个就像要烧到手一样,忙给了阿大,阿大看李君确实不要,忙咧嘴笑笑,高兴的收起来。

  瘦猴训完之后,连长也说了两句,无非是刚才他们三个商量的东西以及要听指挥,李君听不懂他们的话,想来也就是这个意思。

  当下这些人就找地方睡觉,只等后半夜的时候出去埋伏。其他需要准备的东西自有别人去准备。

  李君找个干燥的地方躺了下来,看着天上的星星,想着妈妈和刘诗文他们,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那伙人不知道有没有到家里捣乱,又想起风满楼,他对风满楼的感觉很奇怪,她背叛了自己,自己居然不恨她。但一想起刘元五短的身材,在风满楼白皙的苗条的身上肆意折腾,那些本来属于自己的丰满和柔软,现在在被一个恶心的下流胚所占据,心里就像刀割一般。

  睡着了之后,梦也没做一个,后来听到有人在小声的说话,却是连长在安排弹药,铁锹之类的装备。李君醒过来一问阿二,才知道时间还早,才一点左右。自己睡了六七个小时。李君还有个问题想问,但是和连长交流的不顺畅,想想也就算了应该不会这么巧。李君本来想问要是有意外情况,怎么和阵地这边联系。

  看到大家差不多都起来了,聚在一起小声的说话,聊天。

  李君就找到连长,和他说索性提前出发得了,省的在这边到时候闹出点事来。连长想想也是,就带着一群人,从左边悄悄的摸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