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人把李君给扔下了车,长脸大个过来给李君解开绳子。闷在车厢里这么长时间,不但李君贪婪的呼吸着山里的新鲜空气,那几位也是伸着懒腰,大口的呼吸了几次。动动麻木了的手脚。

  领头的叫大东,脸上有道疤,从左额头直到左脸颊,奇怪的是眼珠子居然没事,那个伤他的人水平也是让人佩服。

  大长脸,阿五这两个人和李君待在车厢里面的时间最长。另一个是敦实的小个子,就好像是一个大个,突然被天山刚掉下来一块水泥板给压在头顶上把整个人都给压实了一样。

  小个子不爱说话,一路上就没听他说过几句,只有那个长脸的对李君还算是友好,就阿五最坏。

  常言道,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李君没有和这种人打交道的经历,他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李君以前接触的,都是比较文雅的,偶尔爆句粗。这些人,几乎说几句就会有个性器官在里面。

  几个人收拾好东西,每个人都背了大包,只有李君除外。可让李君很奇怪的一点是,他们没动过李君身上的东西,不管钱也好,身份证还是其他东西。要不是李君自己知道,别人乍一看,还以为公子哥带着四个保镖旅游来了。

  大东催着几个人赶紧准备,货车也不管了就丢在那里,应该是他们偷来的,才会这么大方,也不知道谁家倒霉。

  一行人在大东的带领下,走进了山里面。这时候还有路,属于那种进山砍柴或者拉东西都出来的路,很窄,但倒不难走。走了约莫有一个多小时,来到一个破旧的木头房子前面。那房子地下一层是空的,用几根柱子支撑着,第二仓开始有木头板子隔着几个房间,这应该是当地比较常见的房子。李君也不知道现在他们到底在哪里。

  一路上也没和他们有多说过几句话,大东不让他们聊天。一进房间,阿五就拿绳子把李君捆上了,这次倒没有在李君的嘴里塞上布头。

  李君到现在为止也不知道到底他们要把他送到哪里去,只知道现在可能已经到了贵州或者云南的边陲。

  几个人大概是安排守夜的时间去了,一会小个子先进来,李君觉得他不爱说话,也就没法聊。好在这里地方大了空气也好,跑也跑不了,干脆的,躺下就睡。小个子也不理他,拿着把刀,刻着木头,非常的专注。

  李君心里记挂着妈妈,不知道妈妈不见了儿子,会急成什么样。刘诗雯会怎么样,她会怎么想自己。李君还不知道王彤看见他出事,还以为自己半路上被人带出来,没有一个人知道。就这么迷迷糊糊的,想着他们牵挂着他们,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还做了一个梦,梦见妈妈来找他,掉到了一口井里面,李君怎么也拉不到妈妈的手,看着妈妈一点点的沉下去,他只有大喊:“妈妈,妈妈.....”

  被吓得从梦中醒了过来,李君不敢再睡了,看到那边点了根蜡烛,长脸正一脸嘲笑的看着李君,意思仿佛是这么大人,还喊妈妈,真丢人吧。

  看着长脸还算和善,自己将来也不知道会怎么样,索性就找长脸聊天。尽管他不知道怎么和这些人聊天。

  李君说:“不怕你笑话我,我梦见妈妈出事了,就在一旁看着,什么也做不了,我只希望这只是一个梦,梦做完了我就可以回家了,可惜不是。”

  长脸没什么反应,但也没有和阿五那样凶,叫他闭嘴什么的。

  于是他就自顾自的说:“我家里没有别人了,还欠了很多钱,就妈妈一个,那些流氓还回到家里来逼债,真不敢想,她一个人怎么应付。

  长脸的脸上有了些异样,但还是没说话,只在那里听着李君的话:“我也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再见到她老人家,你明白的,我只希望她能够不用承受这么多,这些由我一个人来承受就够了”。

  “我只是自责,当初要不是那么任性,听我爸爸的话,我要是进了公司我爸爸可能就不会出事,我妈妈也不用承受这些。到现在,什么都晚了。我小时候不算是一个听话的人,有好些事情,就依着自己的性子来,总以为追求自己的梦想,自己的理想,才是我应该做的,我真是太自私了。”

  “我想求您点事情,如果我不能回去,能不能麻烦您转告一下我的妈妈,说我在国外生活的很好,等我赚够了钱,我就回家去找她,可以吗?”

  @酷)匠&网唯一正版,◎q其他Zz都是\盗',版;

  长脸有些动容,手指沾了水,在桌上写了几个字,然后示意李君看。然后点点头。那水一会就变得模糊,但李君看到了,上面写着:“你不会死”,大概是边上的房间里面有大东在,长脸不方便说话。

  李君感激的朝长脸点点头,表示谢谢他告诉自己这个。长脸去转过头去,不在看着李君。

  第二天,他们四个都换上了迷彩服,还是大东带队,手里拿把开山刀,带着李君他们就出发了。一行五个人,李君走在最中间,刚开始的时候阿五还和长脸说几句话,到了下午的时候,大东就不让他们说话了,五个人走了大半天,中间没歇过几次,大部分时间在翻山,有的地方连路都没有,找到一个相对平坦的地方,大东示意大家休息一下再走。

  李君走了大半天累的够呛,找棵小树,看也没看就靠着坐了下来,抬眼看到小个子在盯着他,手的刀呼的一声,朝李君飞了过来,夺的一声钉在身后的树上面,李君没反应过来,直到长脸一把把他拉过去转身才看到一条绿色的蛇,被钉死在树上,身子还在不断的扭动。

  要不是小个子,李君已经被那条蛇咬了。在这荒山野岭的地方个,要是被剧毒的竹叶青咬到,估计只有等死的份了。或者要是小个子的飞刀偏一点,那条蛇也咬到了李君。

  李君的冷汗涔涔而下,自己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阿五在旁边说风言风语:“不睁眼的东西,你被咬死了活该”。

  长脸走过来拍拍李君的肩头以示安慰。大家喝了点水,吃了点东西之后,就继续上路,也不知道前面还有多少山,走了一天除了山还是山。有几次差点和野猪群照上面,几个人急忙上树才躲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