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君伸了伸麻木的腿,之前一直卷曲着,非常不舒服。

  车一直在走,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直到李君尿憋住了,拼命挣扎,有人过来踢了他一脚,让他老实点,李君本来就憋不住尿,这一脚被踢在腰上,就再也忍不住,潮潮乎乎的尿了一裤子。

  李君好歹解决了问题,也就不在动弹,湿就湿了吧,只能忍着。

  旁边的人大概闻到了尿骚味,有个人骂了一句:“他妈的,孙子吓得尿裤子了,真是个怂货”。

  李君心想,我这不是吓得好吧,你忍忍看,因为别人也没有给他辩护的机会,李君也只好默认了怂货这个雅号。

  那些人大概是怕他再来个更不堪的,就和他说:“别他妈的拉出屎来,要是敢拉出来,我让你把拉出来全给吃了”。说完又给了两脚强调一下。

  李君心里大骂,你不让我开口,也不给我解开绳子,你不让我拉,我就算拉了之后要吃,也非得拉出来不可。说完还真的努力的挤,无奈屎这东西不是想拉就能拉的,挤了半天,只弄出来一个屁。

  李君心里急,想着今天就是不顺,屎都不听使唤。

  不过这个屁,也是熏得那些人够呛,车厢里空间有限,只听得那些人连声的呸呸呸,李君想,这些人也是奇怪,吃个屁还带吐渣的。

  大概是真的怕他拉出来,再熏着他们,屁都这么臭,要是拉出一泡屎来,那还得了。

  只听到有人说话了:“阿五,你把他的嘴给松了吧,让他有事说话,可别真拉出来了。”

  那叫做阿五的就过来,把他头罩给摘了,在拿出嘴里的布之前,恶狠狠的说:“识相的你就老实点,别大声嚷嚷,要敢大声喊,我先弄死你”。

  李君点点头,嘴里的布出去了,李君刚想说话,头罩又给罩上了。都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周围的情况,只是感觉到是在一辆箱式货车里面,他们在车厢的前部,两个人在看着他,手里没有刀或者枪。

  总算是嘴里没有了块布,李君喘气舒服多了。手脚都被绑上了,像个虾一样。也不知道他们哪里找的块破布,怎么那么臭,憋得难受。

  李君计算着时间,跑这么长时间,怎么也出了北京了。他们带自己到这么远的地方,大概不会杀人了,要不不用拉这么远。先是商务车,然后是货车,货车后面还装着东西,这么费事的安排,肯定是有预谋的。

  想到这里,心里面稍微宽了一点,但是是谁会这么大费周章的把自己弄那么远,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可李君不会笨到去问劫持他的人,这就好像是问卖水果的,这个西瓜甜不甜,那简直是白痴,如果那卖西瓜的说不甜,那卖西瓜的就是白痴了。除非你问卖菜的,这辣椒辣不辣,他才会说实话,因为他吃不准你是喜欢吃辣还是不喜欢吃辣。

  李君只能装作害怕的样子,说:“你们别伤害我,我很害怕,你们说什么我就做什么,要钱我都给你,你们别打我,我怕疼。”

  那个阿五和另一个听了哈哈大笑,说:“就没见过这么窝囊的人,那么漂亮的人怎么会看上这种废物”。

  另一个人喝道:“阿五,说什么呢”。

  大概是阿五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就不再言声,又踢了李君两脚解气。

  李君装作害怕的样子,就这一句,已经够了,他明白这些人大概是怎么回事了。

  又过了一会,车停了,大概是车上的人要下去方便,把李君也带了下去,也不解开手脚上的绳子,就这么让他蹲下,解决问题。

  李君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他们现在是在一座山上,林子很密,和帝都周围那种长相营养不良的树大相径庭,这边的树叶都很大张,油亮油亮的。脚底下的是黄土,带着红色的那种,他没想到自己白带到了这么远的地方。

  其他人都已经完事了上车,剩下的两个一个是叫做阿五的,还有另一个长脸的大个。阿武不愿意给李君善后,就把他的受伤的绳子给解开了,李君背靠着树,高难度的一点一点起来,手被捆了太长时间,血液都不流通了。

  那叫做阿五的一连声的催促,又是抬脚,又是杨手作势要打李君,李君看着也没机会跑,周围连个人影都没有。就装作很害怕的样子,拉上裤子,被他们提上了车。一完事,他们就又把李君的手给捆上了。

  上了车,李君就被戴上了头套,李君想这些人也够可以的在车上还给我带上这个,这不是形式主义吗,在车上我什么也看不见,我该看的都看到了,那个阿五撩起衣服的时候,他看见阿五的腰里面居然插着手枪!!!

  但是车上给我带着头套,有什么用啊。或许以后可以利用一下这一点。

  李君不知道他们要去哪里,只感觉到越走越热,车厢里面又闷,好像烤箱一样,李君的衣服都快被湿透了。不过他躺在车厢的地板上,地板上到不热,好很多。其他那两个不知道什么样了,只是过段时间就打开中门,想来是轮流的去驾驶室享受冷气去了。

  李君都十几个小时没吃东西也没喝水了,就和他们要吃的和喝的,他们居然同意了,给了他一块面包,一小瓶水,他吃的津津有味的,看的那两个人又是一阵嘲笑,说他窝囊废,在这种情况下也不知道担心还只知道吃,还能吃得下。

  李君必须的要吃得下,现在没机会跑,不等于以后也没机会跑。既然他们不是来杀自己的,那就会有机会。货车就这么走着,除了加油和买东西或者方便,他们一直没有停下来,计算里程已经是好几千公里了。在加油和买东西的时候,他们还是会把李君的嘴堵上,倒是时不时的把他的手脚给松开活血,也不知道为什么。

  %酷W#匠!8网J)永久免费看PI小{D说h

  这时候车速明显的慢了下来,李君可以从发动机的转速听出来,他们一直在山区,一会上坡,一会下坡的在车上能够能感觉出来。就这么摇摇晃晃的,把李君给摇睡着了。

  等那些人把李君踢醒,天已经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