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君早上是被一只鸟吵醒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日子,这只乌鸦就在屋外边的树上一直叫,叫的李君心烦意乱,本来睡得晚想早上补补觉这一来觉也没法睡了,弄得他一早上都是昏昏沉沉的。

  中午这会好歹补了个觉,一觉睡到下午四点,那里也去不成了只好待在家里,帮着妈妈收拾一下屋子,做点家务,然后是在厨房搭把手收拾屋子的时候隐约见到了一本厚厚的本子,好像是通讯录的样子。不过妈妈很快的把这本东西收起来了。

  那帮流氓很久没来了,李君和妈妈得以安静几天。可李君直到,这只是暂时的,该来的迟早还是要来。尽管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他们不动了,反正现在多想也无益,走一步看一步好了。

  看到时间差不多,李君就推着行车往外走。楼上的也不知道是谁家样的鸽子,赶出来放风,那鸽子一出来就拉屎,有一滴稀屎无巧不巧的刚好落在李君的鼻子上面,害的李君只好从新回家去洗,洗了好几回,还是感觉到有臭味。

  苏静文看见儿子出去了又回来,忙问他是不是落东西了,李君还和妈妈开了个玩笑,说可以去买彩票了,这种事情他都能够遇得上,那得多幸运才行。

  苏静文忧心忡忡的说:“这一大早就是乌鸦不停的叫唤,现在又这样,要不你今天还是别去了吧。”

  李君不相信这个邪的,其实他想再过段时间,就不去了,找个地方上班,最好能稳定一点的,能学到东西,这个应该不是难事。云心和刘诗雯或者徐琳随便打个电话就能解决了。所以,就做好最后几天,以后恐怕都没有这种经历了。

  可能无数人都想过人生下来到底是为什么,或许大部分人都想过,有的找到了答案,有的仍在寻找,更多的是不知道该怎么找。只能是被动的活着,直到走向死亡的那一天,还是一无所获。

  其实大多数人,只是被各种欲望或者贪婪牵引着,去追求那些本来就不需要的东西。

  有人说是开心,开心活着就是最好的了。有的说是经历,你的人生就是经历各种事情,经历越多,就越精彩。

  李君现在还没有办法直到,但是聪明人总是有它自己独到的见解的。到了上班的地方,想到快要和这种生活告别了,以后可能这样机会不多了,就格外的卖力的演奏。听得一边一直看着的王彤意乱情迷的,虽然王彤知道,自己可能和这个男人没有缘分,可是就算多看一眼也是好的。

  演出完了之后,李君特意的等了王彤一起走了一段路,因为王彤要赶末班车,才依依不舍的和李君分手。

  李君看着王彤上了车,自己就准备骑上车子回家。

  这时候,一辆商务车在他边上停了下来,一个人打开了中门,手里拿着一张地图模样的东西问路,李君看不清他到底要去哪里,可奇怪的是那个人一直待在车上。

  李君只好从跨着的自行车上下来,拖着车子,靠近那个男的,刚靠近的时候,李君就觉得不正常,车里面还有两个男的,加上司机是四个人,大晚上的还带着墨镜。但是已经晚了,一个拉着李君的手把他拎了起来,另一个捂住李君的嘴,李君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被拖上车,都还没来得及叫一声救命,嘴里就被塞上布条子,头上被罩了一个黑布袋,就什么也看不见了。那伙人一关上车门,车就飞奔起来。

  王彤刚上公交车,本想回头再看看李君,却刚好看到李君被拉上车的一幕,她急忙掏出手机报警,王彤大喊着让公交车司机开门,有急事,可那卖票的和司机根本就不理她,说公交公司有规定,不能在半路停车。

  等到下一站王彤下了车,拦上一部出租,可哪里还找得到那辆车的身影。紧急之中,王彤餐厅经理的历练显示出来了,先给酒店打了个电话说明情况。然后又给110打电话说明那辆车去的方向和颜色,什么类型的车。

  看到赶不上那辆车,只好让出租车回头,回到李君被劫持的地方。就这么一会的功夫,那辆李君骑的自行车,就不见了。

  过了40来分钟,警-察才慢吞吞的过来,慢条斯理的问她为啥报警,说王彤是不是眼花了,你说那人骑自行车的,自行车怎么没有了。

  好在酒店保安部的人也赶了过来,问了王彤情况之后,给了高层打电话汇报情况,高层通过关系,警察才重视起来。

  李君被拉上车之后,手脚都被绑了个结实,嘴里也被塞住了,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可也没人理他。

  李君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还是武功那帮人,可是后来觉得不像,那帮流氓打人很厉害,可是应该没这么专业。这些人更像是经常训练过的,那个人一抓住自己的手,就像是两只铁钳子,自己根本动不了。

  只是李君不明白他们要干什么,要钱吗,自己身上根本没钱。要那串数字吗?到目前为止自己都还不知道那串数字有什么用,是康安出卖?那何必多此一举,康安自己就知道这串数字,何必脱裤子放屁呢。

  那会是谁?绑了自己要干什么?拉到郊外杀了自己吗?可对他们有什么好处?自己也没得罪过什么人。

  -e酷匠s网唯)J一正d‘版p?,其他都是B☆盗、版;X

  是刘元派来的?知道自己要查这个,他有漏洞怕查出来,就派了另外的人来杀了自己,好没人知道吗?这似乎还能说得通,但是他把漏洞补上不是更便宜,毕竟在帝都杀人,风险是很大的。他就不怕引火烧身吗?

  车子一直高速行驶,大概是过了一个多小时,车停了下来。

  李君以为自己的大限将到,就想大声的呼救,可是嘴里面还是被塞着布条,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李君想要是对方要杀了自己,至少应该让自己知道,是死在谁手里吧,这样不明不白的挂了,真是冤枉的很。

  那帮人好像也没有动手的意思,他被两个人能抬起来,又扔到了另一个车里面,原来那帮人是换了一辆车继续走。这辆车似乎大一些,因为李君感觉到手脚伸开的时候不像前面那一辆老碰到东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