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君起床后,看到妈妈在客厅坐着,看着父亲的遗像出神。

  李君过去叫她,苏静文才惊醒过来一样。

  苏静文对李君说:“那本通讯录我怎么也找不到了,这里是几个人的电话,你可以问一下他们”。说着交给了李君一张纸,纸上是几个人的电话号码。

  “这些是以前爸爸公司的人吗?”李君问“有几个是负责财务的,有几个是跟着你爸爸很长时间的,你打过去问一下吧”。苏静文说完就回房去了。

  李君按着名字的顺序打了第一个,关机了打第二个的时候,接的是一个女人,李君说:“您好,请问这是华强的电话吗”。那边说你等一下,接着听到那边有人喊:“老华,找你呢”。

  电话里面传来了一个中年人的声音:“你好,哪位”

  李君说:“你好,华叔叔,我是李君”。那边好像顿了一下,似乎不认识自己。李君又说:“李虎恩是我爸爸,我想找您了接一下事情”。

  那边似乎又沉默了一下,然后说:“哦哦是你啊,你找我什么事情。”

  李君说:“想问一下爸爸公司账目的事情,不知道您方不方便”。

  华强说:“公司账目的事情我不清楚,这个我也帮不上什么忙,你要不问一下别人。”李君看人家不愿意说,也就没有勉强,就说:“这样啊,那麻烦您了”就挂了电话。

  又打了下一个,没人接。过一会再打,还是没人接。

  接着李君按着号码往下打,有几个真打通了,但是是支支吾吾,或者是干脆什么不愿意说。李君叹了口气,很失望的挂了电话。

  世态炎凉啊,自己的亲戚朋友自从爸爸出事以后,就很少有人来了。那些老部下,估计是因为爸爸进去的事情,也都不愿意和自己扯上关系。常言道:“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无人问”。这个世界本身是这样的。

  李君放下电话,就去上了个洗手间,在洗手间的时候听到手机响了。

  李君以为是刘诗雯打过来的,拿起电话也没看就说:“文文,我一会就过去”。

  那边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说:“我不是文文,你是哪位,刚才打我的电话?”

  李君这才知道是弄错了,急忙说:“你好我是李君,刚才是我给你打的电话应该是。”

  那边沉吟了一下说:“李君,木子李吗,你是虎恩的儿子吗?”

  李君急忙说:“是的叔叔,我爸爸是李虎恩”。

  那边说:“恩恩,李君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最新dT章节◇上#酷55匠“~网b

  李君说:“主要是想问您一下公司账目的一些事情,这个对我们现在很重要,请您一定帮一下忙”。

  那边说:“下午四点,我们在兆龙饭店见,你到了打我电话,说完就挂了“。

  李君还没来得及问对方叫什么,也怪自己没做好标记,弄得自己给别人打电话,还要问对方叫什么。

  李君和妈妈打了个招呼,就出去到刘诗雯的住处。

  刘诗雯还没有吃早点,李君就在路上买了早点和刘诗雯一起吃。

  吃完,刘诗雯带着李君进了书房,打开电脑,给李君看她的账户,李君数了一下600万!

  李君问刘诗雯:“你怎么那么多钱?“刘诗雯骄傲的说:“不告诉你“。

  然后又忍不住的自夸起来:“我真羡慕你”。

  李君说:“羡慕我什么,我一个穷鬼,还欠一屁股债”。

  刘诗雯说:“你不费吹灰之力就得了一个这么漂亮的老...啊女朋友,财貌双全,想想我都替你幸福。”

  李君说:“听你这么一说,我都有点羡慕我自己了”。

  刘诗雯说:“那可不是,本姑娘入得厅堂,下得厨房,见得高堂,上得花床,简直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载茶壶见了打开盖”。

  李君说:“这么美的一个姑娘,可谓只得天上有,人间哪的几回闻,敢问是何方仙姑下凡。”

  李君因为有了父亲部下的消息,今天心情格外好,就顺着刘诗雯的意思胡说一番。

  闹够了,李君就和刘诗雯说下午要去见父亲的以前的部下的事情。

  刘诗雯看着李君这一身,去那种场合不合适,再说是自己的男朋友,说什么也要打扮的漂亮一些。就换了衣服出门,拉着李君上街买衣服去了。从内到外的都买了几身,那钱花的李君都心疼。刘诗文可不在乎,他从来没有为钱发过愁,还告诉李君,那个账户,她买了人家给消息的股票。连个星期不到,已经赚了60%了。李君心想这个钱来的也太容易了,难怪刘诗雯花的像流水一样。

  回家以后,让李君从内到外的都换了,雪白的衬衣,笔挺的西服,铮亮的皮鞋。其实李君本人来说并不属于帅哥的类型,顶多也就是一个中等偏上,五官比较端正的小伙罢了,但经过刘诗雯这一番捯饬,看上去非常精神,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

  刘诗雯看看,觉得还挺满意,但是还觉得缺点什么。

  她在那里自言自语,到底还缺点什么呢?

  李君怕她这么弄来弄去的一会耽误时间,就问:“到现在几点了?”意思是别弄得时间长了耽误事。

  刘诗雯一拍手,说:“别动,我想起来了,还缺一块表”。

  李君说:“我有手机,用不着手表”。

  刘诗雯说,手表不是用来看时间的,是用来表明你身份的,男人本来装饰品就很少,不带块表,难道挂个金链子吗?”。

  李君一阵恶寒,说:“那个劳什子链子,还真不用了,太俗”。

  刘诗雯就把那天差点让李君30块钱卖掉的百达翡翠拿了出来,对李君说:“先将就着戴,以后再换个合适的”。

  李君直到这表的价格,但又不忍心拂了刘诗雯的心意,就说:“那借我待一天,赶明儿就还给你”。

  刘诗雯说:“要还啊,怕你还不起”。

  李君说:“什么还不起?”

  刘诗雯说:“你还我个人来,人都被你霸占了,还说什么还不还”。

  李君说:“那还真还不起,不如我也把我自己给你了,这样相抵虽然还差点,但也差不太多了”。

  刘诗雯说:“那就这么办,我先在你脸上刻个字,写上刘诗雯专用,这样就不怕丢了”。

  李君说:‘刻字的是发配的,不吉利,不如这样盖个章吧”。说着冲刘诗雯的嘴上吻了过去。

  这个章盖的时间有点长,好是好,就是印泥太贵了。

  兆龙饭店是一个比较老的五星级酒店,李君到了大堂之后,给对方打了个电话,对方让李君上二楼咖啡厅,李君上了二楼,就看见有服务小姐过来带着李君进去。

  李君见了那人的面,不知道怎么称呼好,就叫了声叔叔。

  那人说,这可叫错了,我比你爸爸大,应该叫大爷才对。

  李君急忙改口叫了声大爷,那人才满意的点点头,问李君:“你喝什么?”李君说:“黑咖啡,不加糖”那人对着服务员说,两杯黑咖啡,清咔“。

  李君这才打量了一下对面的人,那人五十岁上下,脸上有点江湖气,看着有点干练的那种,留着小胡子。

  李君印象中好像见过这个人,但是不知道他的名字。正想问他,没想到那人先自己说了:“我叫康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