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君拥着刘诗雯在沙发上坐着,刚才的一番大战,还让他沉浸在回味中,手指享受着餐后的甜点,刘诗雯胸前的两个樱桃。

  刘诗雯像一只小猫咪一样的温顺,和李君的这一次,让她感觉去了一趟极乐的旅行,现在脸还是红红的,犹如雨后的海棠,娇艳不可方物。

  刘诗雯想:“自己以后恐怕都离不开他了,只有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才会有这种味道,安全?自由?享受?还是别的,自己想不清楚,或者只是用一个爱字才能形容吗?自己并不是第一次有鱼水之欢,但是为什么这一次的感觉这么强烈,这么震撼?

  两个人这一天基本就是这么缠绕着过的,就好像对方的身体上有强力胶,把他们黏住了一样如胶似漆。直到下午,李君才回到家,妈妈一个人在家他不放心。

  李君把早上章凯的话和妈妈说了一遍,妈妈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感觉有些话想说却又不说出来。李君觉得有点奇怪,妈妈以前不是这样的。

  李君的妈妈的名字里面也有个文字,叫苏静文。本来保养得不错的她这段时间备受煎熬,看着丈夫被抓,然后又的只丈夫自杀,然后是刘元来逼债,眼睁睁的看着儿子被打,自己却什么样做不了。

  就这一段时间,白头发长出了好多。其实苏静文年轻的时候也是一枝花,追求的人也不少,但是她就是喜欢李虎恩,嫁给李虎恩的时候离婚还没有发家,但是千金难买我乐意,李虎恩最终抱得美人归。

  这几个月来,眼角多了些鱼尾纹,脸色也变得苍白而没有血色。她对李君说:“要是只是账目上的事情可以找以前公司的那些员工问一下”。

  李君说:“还能联系到那些人吗”。

  苏静文说:“其他的找了也没用,只要找到财务的那些人就可以了,其他的对账目必定不如他们了解”。

  李君说:“那怎么能找到他们呢,您那里有他们的联系方式吗”。

  苏静文说:“你爸爸本来有个通讯录,上面有所有人的联系方式,我要去找找,记得见过这个本子,但是前段时间那么乱,也忘了是在公司见到的还是在家里。”

  母子两这就在家里找那个通讯录,找了好久也没个影,苏静文自言自语:“我明明记得见过的,难道给弄丢了吗,还是在公司见到的?”

  李君说:“您再想想,是不是放在其他地方了,比如以前的公司里银行或者其他什么地方“?

  苏静文想了想又摇摇头,说:”公司里肯定不会的,银行的东西都已经被查封了,就是有也已经被抄走了。”

  李君说:“妈您别着急,慢慢想,找不找得到都没关系,顶多咱们到时候再打听,你肯定还记得那些人的名字吧”。

  苏静文说:“那些老人,跟了你爸爸十几年的我都记得,但是没有他们的电话,找起来恐怕要费一些周折”。

  李君说:“麻烦一些也没关系,您慢慢想我去拉琴去了”。

  刘诗雯被徐琳拉去逛街,刘诗雯像是被浇灌过的鲜花,每个毛孔都散发着喜悦和好心情,两个人把三里屯逛了一个遍,又到哈根斯吃了冰淇淋,然后是到姗姗那里去打麻将。

  一见到刘诗雯,瑶瑶和姗姗就责怪刘诗雯。

  瑶瑶说:“这么多天没见,在那个被窝里这么舒服”

  姗姗说:“是不是夜夜换着男朋友约会,都不理我们了?”

  瑶瑶说:“到底是选的哪一个,那么多人,要是我的话,一个个的先试一遍,哪一个功夫最好,我就选哪个”。

  徐琳受不了了:“瑶瑶你个女流氓,就说不出好话,你不能不光着上身吗”。

  瑶瑶说:“你不知道享受,这样自由自在的,要不你也试试“。说着还来拉着徐琳的衣服,叫姗姗帮忙,三个女的顿时乱作一团。刘诗雯看着她们闹,看见徐琳真要危险的时候才出来劝她们,这才罢手。

  瑶瑶的名言是睡不够200个就不结婚的,反正是家里有钱,就随她闹。姗姗做了一个高官的情妇,每周见一两次,还想给他生个儿子,又有些犹豫,其他姐妹就劝她先过几年再说,要不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姗姗说:“我不是着急,要是没个小孩做保障,万一哪天他有看上别的,我可怎么办”。

  瑶瑶说:“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不多的是吗。凭我们姗姗这三围,这条,找个什么样的没有”。说完还捏了一下姗姗的屁股。”

  姗姗顿时尖叫:“讨厌,别摸我”。

  过来一会,瑶瑶突然说:“我觉得很怪异啊”。

  F_酷w匠网kn唯$1一@L正?版f,Qr其S他3z都是盗X版!!

  大家问怎么了,瑶瑶指着刘诗雯:“老实交代,是不是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

  刘诗雯不好意思的说:“说什么呢,这么难听”。

  瑶瑶说:“以前就你的话多,我打错个牌拿回来也不让,今天一个劲的笑,你们看你们看,这一付牡丹受浴的样子。

  徐琳和姗姗也感觉到了,一起怀疑的盯着刘诗雯,刘诗雯赶忙说:“我打三万,你们要不要,不要摸牌。姗姗一听,急忙的说,三万我要,清一色,给钱吧各位美女。

  这时候徐琳的兴致不知道为什么就不高了,该碰的不碰,该杠的也不杠,还老打错牌。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大家都不知道她怎么了,但是也没往心里去,以为她在想什么事情。

  后来等瑶瑶再和刘诗雯闹的时候,说是哪个真命天子把你刘诗雯这么一朵鲜花给采了,还有再开黄腔的时候徐琳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打牌就打牌,说那些干什么,尽说些没用的,一天到晚就是男人男人,没有男人都活不了吗,不玩了,都什么呀,尽说这些...”

  刘诗雯的嘴变成了O型,姗姗用手捂住嘴,瑶瑶瞪大了眼睛,大家都不可思议的看着徐琳,以前从来没见过徐琳这个样子,徐琳以前不该是知性女的样子吗,既不像刘诗雯那么新潮,也不如瑶瑶那么开放,不和姗姗一样文弱,一直都是大姐姐的样子。这次怎么会这样?

  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徐琳已经拿着包,车钥匙冲出去了。要要急忙要穿衣服,姗姗急着找鞋,刘诗雯坐在最里边一时出不来,等到大家都七手八脚的弄完了出来,徐琳已经开车都走了好远了,给她打电话也不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