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合体

  李君告辞了章凯,开着车,阳光照在他国字形的脸上,李君伸手把遮阳板放了下来,好让阳光不那么刺眼。

  章凯的话印证了他一些想法,但是也带来了更多的疑团。父亲和刘元之间还有刘元的帮凶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刘元对自己和母亲逼得这么紧,他到底想干什么?

  妈妈昨晚上又哭了,应该是妈妈怕别人听到,尽力的忍着不发出很大的声音,也关着房门,但是通往阳台的门没有关,自己可以清晰的听得见。

  其实这事情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去问刘元,只要刘元说,什么都可以不费劲的查出来。李君知道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李君到了刘诗雯的房间,刘诗雯居然围着围裙,还满脸汗的在忙活着什么,看到李君进屋,她神神秘秘的让李君坐下,还给李君倒了杯酒。

  李君特意出门看看,这太阳还是在西边落下没错啊。刘诗雯问李君出去干什么,李君说:“我看看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出来了,你这幅打扮很不符合中央文件精神呐”。

  刘诗雯嗔到:“德行”

  李君说:“你要干什么,还不让我看”。

  因为自打李君认识刘诗雯开始,就没见过刘诗雯进过厨房哪怕做过一个三明治。

  刘诗雯说:“你坐着就行了,无聊了可以看看球赛,欧洲杯有重播”。

  ???这很不科学,刘诗雯会关心欧洲杯的重播?她不是只看韩剧的吗。李君觉得今天刘诗雯颠覆了他的世界。这一切,哪怕三天前李君认为就两个字“不可能”来形容,可是却是发生了。

  李君看着刘诗雯走进走出,尽管围着围裙,里边的内容还是透过围裙显露出来,因为束着腰,前面更显挺拔。齐膝的裙子,让嫩藕一般的小腿显得很有力而匀称。头上包了块头巾,让人想起娇俏护士的帽子。

  你不由得会赞美造物主的神奇,这样一个可人儿,就算是穿着厨娘的衣服,都会让你感到制服诱惑。

  一会儿,李君听见一种不该从厨房发出的声音,就问刘诗雯,要不要帮忙,那边煮的什么东西,怎么像是要把钢筋锅给弄破的声音。

  刘诗雯说:“你别管了,一会就可以吃了”。于是李君就又坐了一会,可是那声音实在让李君放心不下,还是到厨房去看了一下。刘诗雯好像被从锅里面爆出来的油给烫了一下,正龇牙咧嘴的甩手,李君急忙上去在她被烫的地方吮了吮。

  刘诗雯娇生说:“这个油锅欺生,见我不熟练就欺负我”。李君说:“油锅里面有水就会溅出来,你要做什么?”

  刘诗雯说要煎鸡蛋,李君看着一大盆打好的鸡蛋,放着估计得有十个左右。那边钢筋锅里面正在煮着东西,那怪异的声音正是从钢筋锅里面发出来的。

  李君打开钢筋锅一看,好家伙,一只乌骨鸡在里面躺着,边上围着一圈栗子,关键是那个栗子还没有去壳,水一开,那栗子就咣咣的上下摩擦着钢筋锅,那声音就是从这里来的。

  李君说:“其实我喜欢吃白切鸡,这个鸡快好了,咱们就吃白切鸡好不好”。

  刘诗雯正为了这栗子怎么煮不熟而烦恼,听得李俊这么说顿时眉开眼笑,连声说好。这意思就像是小朋友刚得了一朵小红花那么开心。

  李君没想到刘诗雯会下厨房给他做饭,感动之余也就不忍心说破那栗子是需要剥了壳才能进锅煮的。

  终于还是李君接手了工作,做了一个红烧黄鱼,一个凉菜,加上白切鸡,挺丰盛的一顿饭。

  李君一边吃着饭,一边看着刘诗雯,这时候的秀色可餐又是另一种意思了。

  刘诗雯看见李君老是看她,就取笑李君:“你那么看我,一会看到眼里拔不出来了。我就算是好看,也经不住你那么看”。

  李君说:“咱们这么坐着正好是一出戏”

  刘诗雯说:“美女和野兽吗”。

  李君说:“不是,是天仙配,一个仙女动了凡心爱上了一个凡人”。

  刘诗雯说:“嘴上说的这么肉麻,是不是有非分之想?”

  李君说:“要是面对你坐着,还不动心,那就不是男人了”。

  刘诗雯说:“肉麻呢,这么肉麻的话都说出来了,一定是没安好心”说着还欲盖弥彰的把腿给并拢了”。

  李君站起身来,把刘诗雯抱起来,放到客厅的沙发上,刘诗雯紧张的说:“你要干什么,是不是被我说中心事,要老羞成怒了”。

  李君的嘴很忙,没有空说话。他们在干的事情,就像是一个笑话说的一样。

  说一个太监,怕皇上叫他的时候听不见,会被怪罪,所以太监干脆藏在了龙小海难过的底下。第二天皇帝起了床刚叫了声,来人呐,太监赶忙答应,从床底下出来。

  皇帝很奇怪,说:“你在床底下干什么?”

  小太监答:“奴才怕误了皇上的招呼误事,所以一晚上就支着我耳朵听着,没敢有一丝大意”。

  皇帝说:“那你听到些什么”

  太监说:“一更天,奴才好像听到皇上和皇后在赏画”。

  皇帝说:“晚上赏画吗这倒稀奇的很”。

  太监说:“不敢瞒主子,因为奴才听见皇上对皇后说让朕看看你的秀乳双峰”。

  皇帝觉得这个太监有些傻的可爱。

  皇帝就问道:“那二更天呢,你听到什么”。

  太监说:“奴才听到皇上和皇后在吃螃蟹”

  皇帝觉得很有趣:“为什么这么说,晚上吃螃蟹?”

  太监说:“因为奴才听皇上说,把腿掰开,把腿掰开”

  皇帝听了忍俊不禁:“那三更天,你有听到什么”

  太监说:“奴才以为是皇上的丈母娘来了”。

  皇帝越来越有兴趣:“这个又怎么说?”

  太监说:“因为奴才听到皇后喊,啊呀我的妈呀,哎呀我的妈呀”。

  皇帝觉得这个太监简直太可爱了:“那四更天你又听到什么?”

  太监说:“奴才以为,皇上和皇后在下棋?”

  皇帝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又话从何来?”

  酷zV匠{网、唯:一正版f;,/其他P都是盗;版z:

  太监说:“因为奴才听到皇后说,再来一盘,再来一盘”。

  李君和刘诗雯也在做着把腿掰开,叫着啊呀我的妈呀的那些事情,至于有没有下棋,倒不是很清楚。

  正可谓体液与喘息齐飞,两具裸体同一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