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琳把这次大家的捐助落实以后,确定了资助的人员之后,才关上办公室的门准备回家。

  徐琳是“爱无国界”中国区的召集人和负责人。爱无国界是一个全球型的组织,组织的宗旨是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苦难家庭特别是因为各种原因而失学的儿童。这个组织的成员都是自发的,自愿利用各种空余时间来收集受捐助家庭的名单,组织各种募捐,以及关怀失独的家庭。

  作为一个含着金钥匙出身的富家女,她受到各个成员的信任。而她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出生于富豪之家而对其他成员轻慢,在一些事情上处理的也很得体。上次刘诗雯的相亲就是由她来组织的。尽管上次因为大雨的原因没有走到最后,但是徐琳的组织能力还是很不错的。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拿出方案并实施。

  作为一个富二代,徐琳和别的富二代一样面临着接班,还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选择。但是好的一方面是父亲徐臣并没有逼她,而她也尽可能的顺从父亲的一些安排。相比刘诗雯,徐琳比较理性。刘诗雯比较胡闹,他们从小就是同班同学,自小在一起玩,有一次徐琳和刘诗雯在一起踢毽子,两个男孩,是双胞胎来捣乱,刘诗雯上去就给了那兄弟两一人一个五指山,那两个小男孩吓得哭着跑回家。

  徐琳的父母离婚了,现在她们三个人住在三个地方。徐琳不愿意跟着父亲住,是因为不愿看到那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后妈。但是今天父亲打电话来说要带她去一个酒会,她也就收拾了一下,准备去做个头发,然后再回来化妆,等她做完头发,父亲的车已经在楼下等着她了。

  徐琳的父亲徐臣就是传说中的隐身富豪,几年五十二岁。半秃头,脑袋顶上油光瓦亮的,像是抛光过或者打过蜡,身材有点发福。

  “琳儿,最近不忙也不来看看爸爸”。徐臣一见面就和女儿兴师问罪。

  “这不是忙吗,您不知道有那么多人现在还喝不上水呢”。徐琳接着给徐臣讲西北的一个学校的事情。那里的小孩一个星期只能喝到一瓶水也就是250毫升左右的那么一瓶,说喝水其实是很奢侈的说法,因为其实他们每次,也就是用手指头蘸着水润润嘴唇。而且那水还是很浑浊的那种。

  徐臣听了之后也是叹息,还有那么多的地方几十年来一点都没有变化。于是徐臣让女儿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和他说,他愿意帮忙。说着很快到了长安街上的俱乐部。俱乐部里面已经有了好多人,都是些大鳄,这里边的人基本上个个都可以称得上是富可敌国。最穷的那个也有接近百亿的资金,至于钱最多的,和世界首富比也少不了多少,只不过他们都很低调,低调的让人们忘记了还有这么一群人的存在。树大招风,这是他们都懂得的一个道理。

  进去了之后,徐琳和几个认识的人打了招呼,无非是罗叔叔,张大爷什么的然后就借口空气不好要去楼上呼吸新鲜空气。她实在不愿意和这些老头子待在一起,他们说的自己一点都不感兴趣,只是一个微笑机器或者是一个点头机器。

  徐琳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下来,让服务生给她拿了杯红酒,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看见付雪飞端着酒过来和她打招呼,付学费是这圈人里边最年轻的一个,2829岁的样子,剃着板寸显得很精明能干。

  “怎么这么无聊,一个人坐”付雪飞和徐琳以前就认识。

  “你不和他们一起指点江山,跑到这边做什么”。徐琳和付雪飞开着玩笑。

  “我也腻了,这几次每次聚会都觉得没劲”付雪飞有点小牢骚。

  “为什么”,徐琳问付雪飞。

  “这么长时间了,也没选出个领头的来,谁也不服谁,你看着吧,一会还是那样”。付雪飞说。

  “要领头的干嘛?你们做投资的,又不是要去打架?”徐琳不理解。

  “这个比打架还厉害,打架不一定死人,这个一干起来,一次不至死多少人”付雪飞感慨的说道。

  “有没有这么玄,我听着都瘆得慌”。

  “还是不说这些了,说多了也没用”付雪飞神秘凑在徐琳的耳边,口气都吹到徐琳的头发了:“你看那个,穿白衬衣的那个,他找了个小明星被老婆发现了,老婆让私家侦探把他们都拍成视频,然后他老婆假意的说有部新的电影,让他看”。

  徐琳八卦的女人本性被勾了出来:“看了后怎么样,你快说,别吊我胃口”。

  “后来,老公就把小明星给飞了,然后装作什么也没发生,大家都夸他媳妇好呢还“。

  “哈”徐琳也觉得这个做媳妇的很聪明。

  “你看那个,穿紫色的那个胖子,你没见过吧”。徐琳点点头。他的小三特别喜欢一个牌子的衣服,每次都要他陪着去买,后来他觉得太麻烦,就让人跑去收购人家的公司,结果人家多少钱都不卖,说是家族企业。后来没办法,给小三开了家专卖店,小三这会高兴了,都不穿重样的衣服,大家都说她穿了之后再挂回去卖,所以知道的人都不上她那买衣服”。付雪飞一副百晓生的模样。

  “不会这样吧,那家店在哪里,不会我也去买过?”。“双安啊”坏了徐琳想,自己还真买过那家的衣服,自己也喜欢那个牌子”想到这里,觉得身上都发痒。

  }:最新;/章节。o上√i酷匠网1

  付雪飞看她的模样,差点笑出声来“你不会是....”

  “没有的事”。徐琳急忙否认,但还是感觉身上不舒服。

  忽然听到有人大声说:“罗总,您这是什么意思,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旁边的人大概觉得这样太有失体统,纷纷的劝他,他愤愤的坐下。

  “你看,我就知道这样”付雪飞说。

  “那每次都吵吵,那还每次都来干嘛”,徐琳很不理解。

  “不来也得来啊,你不知道,站在一起还吵,要是那天自己不来了,其他的联合起来对付自己怎么办?”付雪飞说。

  “那里边没有联合的吗?”徐琳说。

  “有啊,你看姓司徒的和姓王的他们就比较近,姓罗的和姓龚的要好,那个扑克牌脸的,就是自己一个人,和谁也不近不远”。

  “那你家呢,和谁好?”。

  “我们家想和徐家好,但是徐家不愿意”付雪飞看着徐琳的眼睛说。

  “谁家啊得您这么垂青,那不是太不给面子了”。许林知道付雪飞说的是自己家,但是装糊涂。

  “唉,算了”付雪飞摇摇头。

  付雪飞看向那边还在激烈地说着什么,手舞足蹈的,还真是那样,吵一会停一会。真想不到她们一个个都发福的样子,但是争吵起来还真是持久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