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君第二天早上起来,就给章凯打了个电话。自上次见过面还没有联系过,章凯起初还不知道是谁,后来听李君说是刘诗雯的朋友才想起来,章凯说自己在公司,让李君到公司去找他。

  李君先给刘诗雯打了个电话,问刘诗雯要不要用车,刘诗雯告诉他昨天累了,今天就在家睡懒觉,让李君忙完事之后就去找她。

  章凯其实挺忙的,但因为是校友,没准在学校的时候还见过面,但是可能那时候不认识,现在认识了,自然要好好地联络一下。章凯高高瘦瘦的,人也挺斯文,要是他自己不说,别人还以为他是篮球队员。

  见到李君,章凯伸出大手把李君的手包一个结实,用力的握了几下。说:“今天怎么想起来看我,我想这两天给你去电话呢,没想到你先来了”李君其实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因为把那么多人都弄过来说要给刘诗雯相亲,没想到自己倒是摘桃子的人。

  李君对这个热情的师哥笑了笑说道:“其实是有点事情想要请教你一下,所以就来了”。

  章凯说:“什么事你说”。边说话边把李君让在办公桌的一张椅子上,然后给李君倒了一杯水。

  李君看到师哥混的不错的样子,有自己的办公室,饮水机在办公室就有,不用去茶水间,这样很方便。

  李君说:“主要想问一下我父亲李虎恩当年操作股票的事情,不知道你了解不了解”。

  章凯回到座位上,把电脑上其他的界面都给关了,留下那个股票操作软件的界面,对李君说:“我听说过那件事情,因为一般像这种事情而进去的人很少,肯定不单单是因为股票操作这么简单”。

  李君说:“您的意思是?”

  章凯说:“我觉得吧,你父亲应该是得罪了什么人”。说完看了李君一眼:“你是小师弟,我有话就只说了,你不要介意哈”。

  李君说:“您请直说”。

  章凯说:“任何一个操盘计划,再完美,都会在K线上显露出来。你看,这一段时间是他们吸货的时间,当然你在这个图上看不出来,换个图就可以了,你看这个是月线图,这个东方科技横盘了很长时间,但是你看下面的成交量在缓慢的放大,但是股价没有涨多少,然后是这一段,是洗盘的阶段,股价在跌但是换手不大,然后走这一段,就是4块钱到10块钱这一段是拉升,快速脱离成本区,换手明显加大,到这里为止操盘是很成功的。然后是一段时间的横盘,横了大概三四个月,放量拉升但是在这一段,就是拉升到最后的这一段,成交量太大了,僵持了两周的时间,股价扛不住那么大量的打压,被生生的给压下来,然后是做了一些抵抗,后面就是一路下跌了,连个像样的反弹都没有,你看在周线上那条那么长的上影线,我们都能看的出来,正常的出货不应该是这样的。一般来说出货到最后阶段都是边拉边出,一下子砸这么狠,应该不是正常的出货,肯定是内部出了啥问题才会这样。

  -‘酷U匠网唯z…一k5正;.版V7,o其他s/都Z是盗版"

  章凯在电脑前面滔滔不绝的说,李君只有点头的份,因为学校里虽然学过一些东西,但是谁都知道,那些学的东西大都是没有用的,到了实际应用的时候,还是要从新学。

  李君说:“那您的结论是”。

  章凯想了想说:“内部有鬼”

  李君欲言又止,章凯继续说:“几个人一起弄的,但是只有一个人出事,而其他人一点事情也没有,这本身就说明问题了。”

  李君说:“我也感到奇怪,为什么就我父亲有事,虽然我父亲比较仗义耿直,但是这也有点不正常”。

  章凯说:“很不正常的事情,一般像这种顶多就是罚点钱,但是因为这个进去就有点匪夷所思了”。

  李君说:“所以你开始说我父亲可能得罪了什么人了吗。”

  章凯凝重的点点头,两道浓眉拧了起来。

  刘元带着风满楼见了一下那个上市公司的老总,风满楼留下陪了一夜之后,那个老总总算是答应配合他们先出利空打压股价,配合刘元吸筹。刘元哄着闷闷不乐的风满楼说:“还是你厉害,你一出马立马拿下,其实你应该多和这些人接触,对你以后有好处”。

  风满楼说:“你可别把我送人送出瘾来了,就这一次,以后我可不去了,你不知道他有多变态”。

  刘元心里想着,这个王八蛋还有那么多些花样吗,自己可得问问他,当然,这话他没有和风满楼说出来。嘴上满口答应,说绝对没有下次了。可是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到时候分给风满楼一点钱,还不是什么都会答应?就要看什么场合和需不需要了。

  新招的操盘手叫文杰,三十来岁左右,说是操过盘,以前只是打酱油的角色,以前帮着下下单,跑跑腿,核心的东西几乎一点都不会。

  本来操盘一个股票,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显示要对行业周期进行分析,然后要了解那个公司的财务状况,和上市公司取得联系只是其中的一个部分。还要了解这个股票的性格,历史的压力和底部在什么地方,现在在场的是不是有主力在,有多少持仓,很复杂的前期工作之后才制定操盘计划。什么时候吸货,什么时候洗盘,什么时候拉升,怎么样拉升,到最后出货该到那个价位出,出多少,都有严密的计划才行。

  散户之所以不是庄家的对手,其中一个最关键的因素不是因为庄家可以操纵股价,而是因为散户没有计划,而且,散户比较花心,老觉得自己可以低买高卖,所以没有耐心等到一个股票到底。但是庄家不一样,他们可以操盘一只股票十年,直到这个行业的景气度下降的时候才会清仓。庄家就好比是有组织的正规军,哪里该进攻,哪里该防守,哪里该开山,哪里该架桥分工明确,组织有序。而散户更像是散兵游勇,没有组织没有几率,一碰上正规军来打,自然是一败涂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