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诗雯偎依在李君的怀里喃喃的说:“我好快活,就想一直这么的下去,哪里也不去了,什么也不想了,只有你我两个人”。

  李君头贴着刘诗雯的头发说:“那不是我们两也变成狮子一直在这里。”

  刘诗雯说:“只要你在身边,爱护我怜惜我,变成狮子我也愿意的”。

  李君说:“等我们做完该做的事,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什么也不能让我们分开”。

  刘诗雯说:“我们还是走吧,因为..”。

  李君说:“因为什么?“刘诗雯说:“因为有人的手不老实,跑到别人的胸前去了”。

  李君说:“想必这只手是个爱爬山的,还没爬够就走了,这多杀风景”。

  回城的时候已经是夜幕低沉,华灯初上。在回程的路上,车光琉璃,刘诗雯的鼻尖微微冒汗,还沉浸在刚才的愉悦之中。她看着在专心开车的这个男人,自己的真命天子,看着李君匀称的五官,她最喜欢李君的眼睛,就是那眼睛自己第一次看到,就忘不了,就是这眼睛把自己的魂给勾走了。

  李君突然说:“我很害怕”。

  刘诗雯说:“怕我吃了你吗”。

  李君说:“你看我半天,口水都快掉下来了”。

  刘诗雯说:“那么多男人看到我口水都会掉下来,可是我就爱看着你流口水”。

  李君说:“我和他们不一样吗”。

  刘诗雯说:“就一个字不一样”。李君说:“那个字不一样”。

  刘诗雯说:“他们是臭男人,你是男人,前面没有那个臭字”。

  因为李君还要去表演,刘诗雯也要跟着,李君不愿意刘诗雯受委屈走员工通道,就请刘诗雯在酒店的餐厅吃饭,两人都要了海鲜意大利面,这是他们能找到的最便宜的菜了,不过作为内部员工,还是有福利的。

  王彤看到李君带了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人来,又羡慕嫉妒,自己虽说长得也不错了,可是和她一比,自己像是缺了一点什么。王彤心里想着:“怪不得我主动递给他话,他都不愿意,原来是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女朋友,那女的皮肤可真好,那么细还那么白,像个雪人似的,要是我是男人的话,恐怕也会喜欢她,唉,看来真是没希望了,那么漂亮气质还那么好,那么多的好处她一个人都占了,真是不公平”。

  但是想到既然是李君的女朋友,自己也必须得让他有面子才行,特意找了那副厨师长说这个是一位关系户,做的时候多加点料。副厨师长满口答应,又不是自己掏钱,还可以卖一个人情。特意和做意面的小厨师关照了一下。所以,李君点的这两份海鲜意大利面,居然还有汤。海鲜里面决不弄那些唬人的,直接的大螃蟹和大虾。王彤还从饼房拿了点蛋糕作为餐后甜点,当然橙汁是自己职权范围内的事情,所以,点一个意大利面,吃到的居然比SETMANU的还要多。

  最R{新!章节F$上+,酷匠Ja网:‘

  李君冲王彤感激的点点头,并给他介绍了一下刘诗雯,说是自己的女朋友。王彤看着刘诗雯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缺的什么,原来是缺那一种贵气。她的粗布裙钗当然不能和一身名牌的比,光人家脖子上的那一挂项链,恐怕就值自己的一年的工资了,更不用说爱马仕的包和阿玛尼的夏装和手上的百达翡翠的表。如果说穿着工作服还能在这个美丽女神面前有自信的话,那也只有凤姐之流了。

  王彤一个劲的夸李诗雯漂亮,说要不是她自己是个女的,说什么也要和李君竞争一下。刘诗雯被夸的两个酒窝就一直没有浅下去。其实李君最喜欢刘诗雯的性格,他没见过刘诗雯什么时候生过气,这可能是他的特殊地位看不见。因为他没看见王安在刘诗雯的家里的时候,刘诗雯那么瞪着王安,还从桌子底下去踩王安的脚。

  刘诗雯坐在那里看李君专注而娴熟的拉着小提琴,她很着迷利李君是怎么把那些音符给弄得那么好听,她父母在小时候也让她去学过音乐,学钢琴,去了几天,她根本坐不住,后来老师委婉的和她父母说这孩子性格比较爱动,坐不住可能学别的对孩子更好。加上刘诗雯觉得那个实在没劲也不愿意去,父母只好作罢。后来又送刘诗雯去学跳舞,教舞蹈的老师是国家芭蕾舞团的,老师还特别喜欢刘诗雯,因为刘诗雯的身材的比例特别好,小腿很修长,而且很有力。去了有半个月,回来就眼泪汪汪和父母诉苦,拉韧带很痛,老师就是个坏蛋,那么痛还要压她。把刘诗文的父母给心痛坏了,就这样舞蹈也没学成。

  表演完了之后,李君让刘诗雯到车上去等他,自己换好衣服,把东西放好就去找刘诗雯,想到出来很长时间了,妈妈在家不知道怎么样了,就和刘诗雯说先把刘诗雯送到了住的地方,李君就回家,刘诗雯想了想也没反对。

  晚上路上的车很少,白天根本走不动,特别是三环,走一会就得慢下来。三环的设计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比如主路出口和入口的地方离得太近,车一多,不是进到主路的挡着从主路出去的,就是从辅路进到主路的车挡着出辅路的车,其实还是车太多了,某些人眼里这些车都是交钱的财源。

  回到家看着卧室的门关着,看样子是睡着了。李君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十一点半了,妈妈一般在十一点之前上床睡觉,这个习惯一直保持着。但是最近,李君有时候半夜起来喝水,隐约的能听到妈妈房里面传来低低的压抑的哭泣的声音。人生的三大不幸,幼年丧父,中年丧偶,老年丧子。父亲出的这件事给妈妈带来了很大的压力,本来头上几乎没有的白头发,这几个月下来,白头发长出来好多。李君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妈妈脸上有笑容,他甚至记不起来上次妈妈笑是在什么时候。

  李君上床之后想着白天的事情,外界传言说父亲信错了人,是指的刘元吗,还是公司内部的人?想来想去还是刘元的可能性比较大。可是刘元这样苦苦的相逼又是为什么呢?做叔叔的还和下一辈的抢女人,这不正常,再怎么说刘元也是场面上的人,这种事情怎么能做的出来?想着这些烦心的事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黑面星君说:

请读者多支持,非常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