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面的会开完,刘政走出来看见刘诗雯在和一大群人聊得很开心。就走到刘诗雯这边,其他人看见刘政出来了就把路让出来,刘诗雯知道戏要开场了,可她不知道什么什么样子。他爸爸也没告诉她怎么样快速赚钱。只见刘政走到刘诗雯边上,给大家做了介绍,说:“这个是我的女儿,最近不知道怎么想学起财经来了,说是要考研究生,这不,有各位这么多的专家,我就想让她来拜个师,文文到时候你把他们的电话留一下,有什么事情也好随时请教”。说完,这些人就问刘诗雯的电话,都存好之后,说有什么问题尽管问他们,知无不言什么的。

  酷M匠☆网f.永wT久免费&y看小4Z说)

  其实这些人里面,都是聪明得脑袋不长毛的。什么学财经考研云云,都是场面话,实在的大家都知道是要干什么。但都是心照不宣的附和起刘政来了,有的还煞有介事的给刘诗雯推荐其学校来,说哪个好,哪里的教授是国内都出名的等等。刘诗雯一头雾水,想着爸爸在弄什么呢,我才不去考研。但又不能说破,只好等到了吃了点东西,和刘政两个人一起的时候,才问道:“爸爸,你说的赚钱很快的办法我没见到啊”。刘政说:“不用着急,等着他们的电话,根据他们说的做就行了”。

  没想到在回去的路上就有人给她打电话说:“刘小姐吗,我是广圣投资的徐辉,安彩科技这个股票不错,据说会涨到32块钱,现在是13块,你可以买一点”。刘诗雯这才明白,所谓股市赚钱最快的方法是这样的。那些都是大小的庄家,都已经决定了这个股票要做到多高,而且是一定会到的,才会告诉刘诗雯。刘诗雯这才恍然大悟。

  刘政又告诉刘诗雯,这个别透露出去,也别买太多,要是消息走漏了会给别人带来麻烦。又问刘诗雯,那天相亲看中哪个了没有,有没有和人约会什么的,刘诗雯说等机会成熟了再告诉父亲。刘政说:“还对爸爸保密吗?说出来爸爸可以帮你参谋,给你意见”,刘诗雯说:“要是我找一个又没钱又没背景还欠了一大堆债的,爸爸会喜欢吗?”刘政笑着说:“那这个人总有可取的地方吧”,刘诗雯说:“很有才华,非常聪明”刘政说:“那也没什么,聪明人自然会有钱,我相信女儿的眼光”。刘政夫妇向来对女儿百依百顺的,这个刘诗雯心里很明白,于是就对着刘政说:“恩恩,你是中国好爸爸,最好最好的爸爸”。刘政笑笑不说话了,司机在前面开车,自己还是要维护一个领导的威信的。

  刘诗雯在东单下了车,给徐琳打了个电话,她却在西单,让刘诗雯等着她,一会就过来。

  刘诗雯不知道的是,在她等徐琳的时候,刘政也在打电话,打给了一个自己帮过的人,让他查清女儿最近都和什么人交往,重点是男的,家里的背景要详细而且要快。刘政能够爬到这个位置,不是凭运气,也不是凭脸蛋,凭的就是对事件的掌控。他不允许事件失控,朝自己不希望的方向发展。

  刘诗雯自己逛了逛东安商场,好像现在商场里的人越来越少了,而其热一个人逛着也没劲,在她百无聊赖的时候,徐琳给她了一个电话,说到了百货大楼了,让她下去。

  两个人在君悦酒店咖啡厅坐了下来,刘诗雯就问徐琳::那两件事情帮我问了吗?”

  徐琳说:“问了,他老子是李虎恩,操盘失败被查,在狱中自杀的,你的朋友身世还真惨”。

  刘诗雯说:“那就是没有问题了”

  徐琳说:“据说李虎恩和人联合操盘失败,外面的人都说他选错了人”。

  刘诗雯说:“选错了人是什么意思”。

  徐琳说:“人家就这么说了一句,肯说这一句已经给了我面子了”。

  刘诗雯说:“能不能在问的清楚一点,找个别人问一下。”

  徐琳说,你有那么好的资源不问,为什么要我问”。

  刘诗雯想了想,拿出电话打给了下午给她消息的张总:“你好张总,我想感谢你一下您给我的消息哈,谢谢您”。

  那边说举手之劳,举手之劳,不要客气,能够帮得上刘小姐是自己的荣幸。

  刘诗雯说:“您太客气了张总,我还想跟您打听一个人,有个叫李虎恩的也是做这一行的,你知道他吗”。

  张总说这个就帮不上忙了,他们没有交集,不了解也不好乱说。

  刘诗雯再一次谢了张总就挂了电话。

  刘诗雯内心感觉这件事情对方是知道一些的,毕竟被判刑的很少,只是碍于自己是刘政的女儿,不好说而已。流失问对着徐琳说:“你看,我要是问,他们都不说”。徐琳想了想也是,对方肯定要避这个嫌。两个人又呆了一会,徐琳见刘诗雯心不在焉,也就没有再待下去的意思,两个人分手后刘诗雯给李君打了个电话,让他来接自己。

  李君想那些人刚来过,应该这两天不会再来捣乱了,就和妈妈说了一下,自己要出去一趟。她和妈妈说了一下自己有些想法需要验证一下,老在家里被他们欺负也不是办法,让妈妈好好休息就出来了。

  刘诗雯上了车,让李君到卢沟桥。李俊心想这位又心血来潮了,真没想到卢沟桥去,喉老远的。不过他也没说什么,刘诗雯看见李君不说话,就问李君:“你怎么了不开心吗”

  李君说:“我有些事情不明白,想不”。

  刘诗雯说,那你开车,我一会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和一个不好的消息。

  李君看了刘诗雯一眼,在想是什么好消息又是什么不好的消息。

  李君恨屋及乌,路上看见警-察,哪怕是交警在拦车检查,就嘴里嘟嘟囔囔的,刘诗雯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反正应该不是什么好话。

  到了卢沟桥,刘诗雯摸着石狮子,跟李君说:“卢沟晓月以前是燕京十景之一,现在却再也看不到了”。

  看着李君在点头,就说:“李先生,您也可以和这些狮子一起在这里站岗了,不过他们不动,您老人家呢,就会点头,是点头狮子”

  说着还自己先笑了起来。李君也被她带起了情绪说:“你要说这些狮子,我倒是很害怕,怕这些狮子把我撕了”。

  刘诗雯说:‘他们是石头的,怎么可能撕了你”。

  李君说:“我身边不是有一位仙女吗,不知道什么时候仙女随便一指,石狮子活过来了变成了真狮子,我不就危险了吗?”

  刘诗雯听她想法子夸自己,心里也甜甜的。

  其实李君这时候还能和刘诗雯开玩笑,完全是由于这个人独特的特质。一般人要是碰上这种压力,就会消极,总觉得愁眉苦脸的才对得住这个环境,而其实,一个人心里能装多少事情,就能看出这个人的前途有多大。有的人心里藏不住一点事,而有的人泰山崩于前而不动声色,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刘诗雯问李君:“你在路上对着那些戴大盖帽的说些什么呢?”

  李君说:“我对他们说,他后面蝌蚪跑出来了”。

  刘诗雯开始还不明白什么意思而明白了之后才说了句“龌蹉呢,恶心”

  。然后对着李君说:“我有两个消息,一个好的一个不好的,你想听哪一个先”。

  李君说:“先苦后甜,先听不好的吧”。

  刘诗雯说:“我让别人问了一下你爸爸的事情,别人说他看错人,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你别介意我不是故意要去打听的。”

  李君神色复杂的看了刘诗雯一眼,说:“我也正想找人问问他们的事情,还没来得及。”又说:“那好的事情是哪一件?”

  刘诗雯说:“我找到快速赚钱的办法了。”

  于是把下午刘政下午带着她去见那些人的事情说了一遍。李君很感动,上前搂住了刘诗雯的腰,刘诗雯任他搂着,也没动,深怕自己移动李君就受惊了。

  刘诗雯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这里吗,说着指指桥上的狮子”。

  李君说:“你以后不会后悔吗”。

  刘诗雯转头深情的看着李君,说不会后悔的。李君把柳诗文的肩头轻轻的掰过来,拥着刘诗雯。

  刘诗雯的意思是即使像抗战那样需要8年,需要经过多少磨难,才能换来幸福她也愿意。卢沟桥事变是中国抗击日本侵略者的见证。而刘诗雯也希望这座桥能够见证他们之间的爱情。

  日落西沉,夕阳把天空中的云彩烧得通红,这阳光柔和的停留在刘诗雯白皙的脸上,李君不由得看痴了。刘诗雯轻声的说:“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李君说:“我在想你的嘴唇是什么味道的”。

  刘诗雯眼波流动:“那为什么不自己尝尝看”...半晌李君说:“那天你故意剐上我的车,是不是第一眼就看上我了”

  刘诗雯:“如果是呢”。李君说:“那你要赔偿我的损失,我自行车掉漆了”。

  刘诗雯说:“这个损失不小呢,用什么赔呢,官人”。

  李君说:“莫不如你以身相许....

  这两个人这么公然调情,连作者都看不下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黑面星君说:

本人的粗文能有人看,实在是很高兴。作者的笔名是黑面星君,要是看过交代双骄的亲们肯定知道,这是二十四星宿里面的猪。作者在生活中像猪一样的笨,经常会说错话,办错事情。作者的脸上经常是红的,不是因为害羞,而是会想起过去办不好的事情,就连着抽自己的脸。可是悲哀的是,你永远不可能再来一次。希望各位多多的支持我,我会努力的写好,保证每天有更新,您的只言片语,都是对作者莫大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