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功把支票交给了刘元,说要回来一些,不知道是真的假的。刘元把支票给了财务让他们验了一下,财务的人回来说是真的,开票人是一个投资公司,一个大的投资公司,有国家的背景。武功走了以后,刘元坐在沙发上想这个支票的来源。

  这个公司自己是听说过的,难道里边有人帮李君吗?这个公司要是对付自己,自己是绝对应付不过来的。

  证券市场上,有着完整的食物链,散户,庄家,大资金,超级资金,到无限额的国家资金。一级一级的防范,一级吃一级。庄家杀散户,大资金吃庄家,超级资金又吃大资金,而他们都对超级资金无能为力。同一级的也相互防范,相互的盯着。要是哪一个露出破绽,马上就会被其他的同级资金剿灭掉。作为他这个级别的庄家,对付散户还行,对付大资金就根本不是对手,而超级资金要想对付自己,那简直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只要他们愿意。超级资金的背景的雄厚,都不可想象,他们在证券市场里面的钱只是他们所以资金的一部分,但就是这一部分资金,已经控制着某个板块了。而自己这点钱,控盘一个股票还很吃力。每年死掉的庄家一点都不少,骨头都没剩下,大多是被大资金吃掉了。

  自己只能在散户面前呼风唤雨,还不能为所欲为,他就听过很多这样的事情,有的庄家对散户太狠了,上面的哪一个看不惯,那玩死你是分分钟的事情。

  刘元有点头痛了,要好好的想想这件事情,该怎么办。刘元给武功打了个电话,让他先不要去李虎恩的家了,等自己想好了再告诉武功该怎么办。放下电话,他一直坐在办公室里面想。

  李君还不知道这张支票给他带来了暂时的安全,他一直守着妈妈。怕妈妈受不了这种压力,这种不知道什么是个头的压力。方瑞的话对李君有些触动,他把事情想了一遍,也想不出到底是哪里有问题,自己章我说我东西太少,分析不出什么来。直觉告诉他,肯定是和刘元有关系,想把自己的相法和妈妈说一下,看到妈妈的情绪不稳定,自己也没考虑的太清楚就安慰了妈妈两句,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李君之所以没能想清楚,还是和他的经验有关系。他觉得这件事情必须找一个人问一下,一个有过操盘经验的,最好和他们以前都没有过接触的人,这样分析的会比较客观一些。他准备第二天问一下王安。

  2酷Fk匠I}网!正“}版首J发g‘

  王安和父亲来参加会议,没想到还见到了意想不到的人,他没想到刘政来做指示,还带着女儿来。王安和父亲打了个招呼,父亲走了进去开会,他走到刘诗雯面前和刘诗雯打招呼,:“文文,啊,不,刘诗雯,你怎么来了”。刘诗雯正在看一本财经杂志,本来她从来不看这种东西,说有多没劲就有多没劲,但是没别的可看,只好勉为其难的看着打发时间。只等父亲他们开完会,看到王安叫她,抬头看了一眼,继续看她的杂志,说:“为什么我不能来,你不是也来了吗”。王安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没想到在这里能看见你。”刘诗雯还是看她的杂志,“那你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说你来这里是正事,我来这里就是不务正业?”,噎的王安说不出话来。王安想可别多说了,这多说多错啊。招手找了服务员,和服务员轻声的吩咐了一下,一会王安接过服务员的鲜榨橙汁和奶酪蛋糕,给李诗雯端了过来,说:”你喝点橙汁”。刘诗雯一看王安眼力见还不错,就把橙汁拿了过来喝了一口:“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喝橙汁”。王安之前是做过了解的,刘诗雯的生活习惯被她摸了个一清二楚,当然他现在不能说是他调查过的,只能找别的借口。王安说:“这么巧,我也喜欢喝橙汁,就给你也要了一杯,没想到你也喜欢喝,真巧。”刘诗雯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刘诗雯虽然说的不是好话,但王安看到刘诗雯至少说的时候不再那么冷冰冰了,总算有点笑模样。”他觉得一件事情,任何一件事情做之前要做功课是多么重要,这可是他父亲一再的教导他的。

  王安陪着笑:“我是好人呢,不是坏人”。刘诗雯也了一眼王安说:“你?”又指指奶酪蛋糕:“橙汁可能是凑巧,这抹茶的奶酪蛋糕你也喜欢?”王安其实特不喜欢抹茶味的,赶忙点头,:“对呀,我特别喜欢,不过这个是专门给你点的,你快吃吧”。刘诗雯狡黠的说:“那你把它吃了吧,我刚吃过一块,还撑着呢,你不是想撑死我吧”。

  王安愁眉苦脸的端着奶酪蛋糕,不吃吧,说不喜欢吧,还不行,自己成了坏人了,吃吧,自己最受不了这个抹茶味。那也得吃,为了赢得美人的芳心,豁出去了,三口两口的把一大块奶酪蛋糕吃了下去”。

  刘诗雯说:“你吃的这么快,看来你真的是喜欢吃,来服务员,再来一块。”王安听着一边摇着手,一边就往厕所跑,跑到厕所就吐了出来,吃的时候就犯恶心,好容易忍住了跑到厕所才吐的。

  其实王安不但不喜欢抹茶味的蛋糕,所有的奶酪蛋糕都不喜欢,他受不了那个味。王安把早饭吃的都吐干净了,洗了把脸,抽了几张纸把手啊脸啊都擦干净了才出来。

  失算啊失算,一走到茶水厅,就看见好几个众星捧月一般的围着刘诗雯,刘诗雯像个公主一样被他们逗得咯咯笑。王安感觉失去先机了。就听一个人给刘诗雯讲笑话呢“说一只蚂蚁,看到那边走来了一头大象,蚂蚁急忙把自己埋起来,露出了一条腿,旁边的蚂蚁就问你干嘛呀?那只蚂蚁做禁声状说:“嘘,不要出声,我拌丫一跟头”。听得刘诗雯又是一阵笑。另一个说,你这还有续集呢,又说上了“说蚂蚁和大象结婚没多久,大象就因病去世了蚂蚁伤心欲绝,趴在大象身上大哭。边哭边说:你怎么走倒我前边了,我这辈子啥都别干了,只有挖坑埋你了。旁边的说,这个还有续集,刘诗雯说:“不许说带色的”。

  那一个说不色不色的,就是蚂蚁和大象的故事:“兔子看见整窝的蚂蚁排着队急匆匆赶路,问何故。蚂蚁答:"昨天有头大象被我们一兄弟绊倒,摔成重伤,我们给那丫献血去。"没多久,兔子见大批蚂蚁又回来了,就问怎么回事,一只蚂蚁说:"哦,只有一个跟那大象的血型一致,留他一个在那抽血呢,足够。"第三天兔子赶来问蚂蚁:"那丫活了吗?"蚂蚁无可奈何的说:"我把它抬回去了,真重,腰都累弯了,那丫也太不经得摔了!"刘诗雯说:“这个蚂蚁的多大个啊,这个不好笑”。

  其他人又说了几个笑话,刘诗雯有这些人在一起,都哄着她,王安都没办法插嘴。他在想自己做没那么笨呢,要是一上来就给刘诗雯说笑话不就好了吗,献殷勤还献出事来了。

  其实这些人之所以讨好刘诗雯,也并不全是因为刘政的关系,有些人的关系已经到了完全可以不给他面子的程度,甚至有的刘政还要看他们的脸色。主要的是这一行里面,女的,特别是漂亮的女的很少。所以,在这种场合见到美女的机会很少很少,大家心情也都格外的畅快。这就像是莎拉波娃,在西方人眼里,要是不考虑她的网球背景,只能算是一个比较漂亮的女人,但是她在打网球的女人里面是最漂亮的之一,特别是和大威小威比。所以好多商家的代言都找她,而且她的曝光度足够高,不是传出这个绯闻就是传出那个绯闻,好像莎娃平时就不干别的了,专门制造绯闻就能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