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元坐在办公室里和几个女的在开会,刘元穿个睡衣,在训一个小姑娘,这个问题上次就已经出现过,这么简单的问题怎么可能又弄出错來。“上次入的时候问过你的”小姑娘辩解:“招待费列入正常费用”。

  “这个是招待费吗,送人的钱列入招待费,你还不如直接说这个钱是送给谁了,你把名字也写上,这样它们就容易查了,都什么脑子”。

  训完了小姑娘,又说了些其他的问题,刘元觉得怎么这些人老是犯这么低级的错误,说了改了一次,下次接着犯。

  “其他人出去,小风留下,散会”看着这些人走出去,刘元走到旁边的沙发上,示意风满楼过来坐。

  这次刘元没有动手动脚,好好地和风满楼说话。“什么事刘总”风满楼情绪不高。“你最近好像有心事啊”刘元换了笑容,“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说吗,我的小糖棍”,风满楼摇摇头,没说话。“是不是缺钱啊”刘元对情人还算不错,和对下属的员工是完全不一样的。风满楼摇摇头。

  “别不开心了,你看我给你买了个手环,带上看看喜不喜欢。刘元从边上的包里面拿出了一个古驰的手环,戴在风满楼的手上,风满楼看看确实很漂亮,就冲刘元笑了笑。“我还有件事情和你说”刘元看着风满楼的开心的样子:“你也知道,公司准备运作一个项目,找了个人来,就是那天一起吃饭的,我想让你去做他的助手,一起操盘”。风满楼吃惊地看着刘元:“这我行吗,我没有经验”。“没有经验可以学嘛”刘元哄着风满楼,“这一票下来,你拿利润的5%”。风满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是真的吗,那不是一大笔钱?”。刘远点点头:“不会少于一千万”风满楼这才相信,激动地过来搂着刘元的脖子,把脸贴在刘元的脸上:“谢谢你,我什么都听你的”。“但是这个还有点麻烦,需要你帮忙”风满楼说:“什么事情很重要吗”。

  刘元去见了几次那个上市公司的老板,希望他们能配合,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地方始终支支吾吾的也没个准信。刘元把价码提高了,对方似乎松了口但还是没有把事情定死。刘元想只要是男人就没有不吃腥的,就准备让风满楼去搞定他。

  L看ul正m#版)Z章:节y上:e酷1匠jE网

  刘元说:“这几天我约一下戴总,你一起去,就我们三个人,我喝的差不多我就走,你留下陪他,用点心把他拿下,我会在楼上帮你们开好房间”。“你要把我送人吗”,风满楼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不干”。“你不干也行,有的是人干,刚才还说什么都听我的,一转眼就忘了吗”。刘元阴沉下脸。他知道对于女人,光哄着还不行,有时候要来点强硬的。“一两千万的钱,那个不肯的是傻瓜,想想这么多钱,你可以干什么吧,漂亮的衣服,车子,房子什么都有了”。是啊,这么多钱,有了这么多钱,那么一大堆“。风满楼不说话了,内心很犹豫。刘元继续说:“你不为自己想,也为你家里人想一想,你的弟弟,父母,他们多长时间才能赚,一辈子也不一定赚得到”。风满楼捂着脸,不说话了。“那天你穿好看点,买的衣服钱到这里来报销”刘元步步紧逼,不给风满楼犹豫的机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一晚上,你肯定可以的”。刘元的语气不容分辩。

  风满楼没想到刘元会这么对自己,可是自己有的选吗,他想起了李君那晚李军身君身边那个很贵气的女人,咬牙答应了刘元。

  看到风满楼答应了,这是刘元意料之中的事情。对于这些刚出校门没多久的,他太了解了。走过去搂着风满楼的肩,安慰道,:“你是我的宝贝,我也舍不得你,可是为了咱们的将来,就这么一次啊,乖,听话,出去买衣服吧“。

  搞定了风满楼,刘元给武功打了个电话,问他事情怎么样了,武功跟他说了一遍,刘元告诉武功,你得给他们压力,别弄出人命就行,该怎么做你自己想办法。

  李君觉得事情在往好的方面发展,自己身上的压力感觉到没那么重了,他想把支票给刘诗雯,刘诗雯让他把这个支票给要账的那帮人,多少可以顶一下,李君觉得也是吗,那帮人有两天没来了,不代表以后也不会来了。所以他白天没有出去,刚好方瑞来看他,方瑞是他的好朋友两个人好久没见面了,现在还和自己亲近的也就是安泽还有方瑞了。安泽去念MBA,比较忙,方瑞时不时的来看看他,约他聊会天。方瑞进了一家公司,但只是一个部门的小主管,所以事情也比较多。两个人看到门口乱七八糟的也不是事,就去买了涂料,把墙刷了一遍,刚刷玩,两人刚喝口水。武功就带着几个人闯了进来。“哟呵,还挺悠闲,还喝上了”示意手下砸东西,那几个进去之后就开始砸东西。李君和安瑞站了起来,李君示意安瑞不要怕。站到了物攻的面前:“你是来要钱来了,你最好叫他们住手,拿着那张支票,现在这里有一笔钱,要是他们还继续砸,那我就把支票撕了,你什么也拿不到。”武功有点意外,把支票拿在手里,看着那张支票说:“这玩意谁知道是真的假的,弄张纸来糊弄我,欺负我没文化是不是?”伸手就抽了李君的耳光,李君的嘴角被打出了血。他擦了一下,方瑞怒了咆哮着说:“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动不动就打人,还有王法吗”。旁边的小喽啰一个给了方瑞一拳,方瑞痛的弯下了腰,又被一个拐肘给击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他们都是坐办公室的,那里是这些流氓的对手。

  李君大吼一声:”你们住手,给钱也打,不给钱也打,到底你们想怎么样。”武功说:“你这么大声和我说话,是要吓唬我啊”。“你给我跪下,李君说什么也不肯跪下,那个上次打人最凶的拿了个棍子,一下就打到李君的小腿上,痛的李君大喊出声,还是没有跪下,直到两个人把他的手臂抓住,往下压,后面的一个踹他的小腿,才把李君弄跪倒在地上。

  李君的眼里像要冒出火来,直勾勾的盯着武功,一个字一蹦的说:“总有一天,你会死在我手上”。武功看这个文弱的年轻人,倒是有些骨气,但是这些话对他来说一点用都没有,他自小到大,也不知道听了多少遍了,李君的话无非是给他招来一顿拳脚。

  武功说:“你最好是赶紧把钱还了,要不然下一次就没这么便宜了”。说完领着手下的喽啰扬长而去。李君吃力的站了起来,腿上被打了好几棍子,走路都发抖,过去扶起来了方瑞,方瑞边揉后背边站起来,问李君:“他们是每次来都这样吗?”李君点点头,方瑞说:“那怎么不报警”。李君摇摇头说:“没用,上次邻居帮着报警了,警察来了把我们骂一通”这次干脆都不来了。

  方瑞说:“一般要账的不是就要钱吗,他们这样不像是一般要账的,是不是里面有什么问题”。李君说:“他们这是把我往绝路上逼,我不会让他们如愿的”。方瑞说:“老这样不行,你会被他们打死的,得想个办法才行”。李君点点头说:“我也觉得是,是要想办法对付他们”。一边和方瑞说话,一边把地上打烂的东西用垃圾袋装起来,怕妈妈回家看见。

  没等李君收拾完东西,妈妈买菜回来了,看到这一切,妈妈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默默地流着眼泪,和他们两个人一起收拾了房间。看着这个样子,方瑞和李君他们招呼了一声,就先回家去了。

  方瑞走后,李君妈妈哭出声来,说:“我真是后悔,真是后悔,要是当初我多管一些事情,现在就不会弄成这样,这都怨我。”妈妈的自责让李君心里更难过,妈妈中年丧偶,还要被逼成这样,他自己也不知道,要是这样下去,自己还能承受多长时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