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诗雯回了一趟家,看到妈妈已经回来了,他们那个单位,什么时候去都可以,不去也可以。早点回来也没关系,所以基本上两点半左右,大家都开始往回走,嫌下班的高峰路不好走,人又多。

  ◎酷d匠网‘唯一g正,版/,其他都;是盗版

  客厅里面还多了个人,见到刘诗雯回家赶忙起来打招呼。“文文回来了,那我去买菜,一会你尝尝我的手艺”王安说。“叫我刘诗雯,不许叫我文文”刘诗雯直接打人到脸上。王安一时有点尴尬,忙赔笑着说:“行,你让我叫什么我就叫什么”。刘诗雯却一转身跑楼上找妈妈去了,根本就没理王安,就是这么任性。

  王安其实相貌堂堂的,要学历有学历,要背景有背景,能力也不错,在公司已经是副总裁了,以他这个年纪,非常的不简单。但是考虑到这个公司是他们自己的,就也不令人意外了。王安那是个有心机的,上次刘诗雯胡闹的时候,他就问了李君一些问题了解了这个大小姐的脾气,所以也并没有太往心里去。自己觉得站着没趣,就真的出去买菜去了。这次为了讨好刘诗雯和他父母,特意的苦练了厨艺,那做坏的菜已经有好几十公斤了,做坏了就扔掉,做好了的也扔掉,因为没人吃,就是为了练做饭的功夫的。为了美娇娘,总裁下厨房。真是难为他了。

  等到父亲回来,刘诗雯的父亲叫刘政,是某管理委员会的副主席。四个人在一起吃晚饭,刘诗雯也不理王安,只顾自己吃自己的。倒是刘妈妈劝着王安吃菜,王安同父亲好像认识,这好歹缓解了王安的尴尬。刘诗雯吃完饭,本来有事找爸爸聊,可是这个王安真不识趣,非得坐在那里和爸爸聊天,刘诗雯看看王安,看看门口,想着他怎么还没走啊,这人脸皮厚到家了。

  好歹把王安给熬走了,刘诗雯赶紧给爸爸说,你可不许把我住的地方告诉别人,刘政说:“我也不知道你住哪里啊,我这没告诉谁”刘诗雯才讪讪的说:“哦,我以为你知道呢,那就最好了”。刘政皱皱眉:“什么最好了,要是万一在外面你出点事情,我们都找不到你”刘诗雯说:“不是有手机吗,什么时候都找得到”又聊了两句闲话,刘正感觉今天女儿很怪异,怎么那么多话,而且还陪我们这么久。就看看刘诗雯,意思是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刘诗雯鼓起勇气,问刘政:“爸,有没有是没办法可以很快赚钱,赚很多钱”。刘政就问她,你需要多少钱,让你妈给你就行了,还要自己赚。刘诗雯说:“我看中一辆限量版的兰博基尼,但是我希望自己买,自己赚钱买这样开着才有意思”。刘政这下子觉得女儿长大了,不像以前那样只顾跟父母要钱,什么都不想的小女孩子了。刘政就对着女儿说:“很难啊,很难,一般人做不到”。刘诗雯就很失望的样子,说:“啊,这样啊,那跑车没戏了“。刘政这才解开关子:”对一般人很难,你爸爸可不是一般人呐!“还故意拖了个长音。刘诗雯眼影一亮,:“真的,爸爸你坏死了,你知道了故意不说”。刘政也逗够了,就说:“大后天有个汇报会,完了之后有个自助餐,你跟着我去,包你想赚多少赚多少”。刘诗雯欢呼雀跃,在他爸爸脸上亲了一口。看的母亲直发呆:“这么大了,唉,你们真是一对活宝”。叹着气就回房间去了。

  李君接到了一个电话,是云心打来的,说要请李君和刘诗雯吃饭,李君感到有些为难,说:“晚上我还得去拉琴,中午可以吗”李君觉得老是中午请假给那个老板带来麻烦,就不去了,老板也没说什么,只叫李君有时间过去找他结一下工资。云心说知道,那她就和刘诗雯定了明天在中国大饭店阿丽雅请他们两位,李君忙对云飞说不用这么破费,随便找个地方得了,云心叫他别管了,不是个人掏腰包。

  李君白天在家里呆着,怕那些人再来的话妈妈一个人在家很麻烦,他现在就妈妈一个亲人了。要是妈妈再出什么意外,给刘诗雯打了个电话,说云心请客的事情,刘诗雯说已经知道了,让李君早明天十点的时候去接她,她在家里。

  李君难得在家里陪妈妈,就陪着妈妈聊聊天,他问妈妈当年爸爸是怎么起家的,妈妈的眼神好像就有了神采,给李君回忆了下妈妈知道的事情。李虎恩没有什么文化,顶多也就是个高中毕业。但是有一点是别人比不了的,那就是胆大,对新鲜的事物敢于尝试。九几年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股票是什么的时候,他有次刚卖完东西,不知道是从哪里倒的些绿豆还是黄豆,兜里面有几千块。那时候大家的工资都很低,一般人也就一两百块钱。但是那个时代大家都比较保守,又对新鲜事物接受能力都不强。别看李虎恩的只是个高中生,长得也高大,圣一看就是个农民。但是这个农民特别爱看书,那时候金庸的书还没有想现在这么流传但是“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这一些能找到的都看了。所以导致后来的性格有些古典的英雄主义,容易亲信别人。所以李虎恩老把自己归为文化人一类。

  李虎恩卖完东西,已经比较晚了,大概晚上九点多的时候,李虎恩看着有人在排队,就看着新鲜,觉得现在怎么还有人这么早就来排队买东西。其实那时候的大多数东西已经很容易就买到了,不需要这票那票的。就问人家排队买的什么东西,人一看他裤脚还一个高一个低,不愿意搭理他。要是别人可能也就问了个没趣也就走了,李虎恩左看右看,发现排队的不是戴着眼镜,就是斯文人的模样,他觉得自己也是个文化人,也就在后面排上了。后来发现有人给送身份证过来,隐约听到一个身份证只能买一个。他就觉得这个东西可能不简单,也就是一种商业的嗅觉吧。可是他一摸身上,发现身份证没带着,这可把李虎恩给急坏了,没身份证又买不了,这可怎么办,要是回去拿的话,一来一回,本来就老长的队,不知道还能不能买得到,还听到有人在聊,这次的股票是什么,能够涨到多少之类的话。感情这东西还能赚大钱。

  可能命运就是这么安排的,要不是那天来的个熟人,李虎恩顶多是一个成功的绿豆商人,而不是一个亿万富翁,也就没有了后来这些事。就在他急的没法没法的时候,来了个同乡,也是到城里卖东西,走了城里的亲戚吃完饭刚出来,准备回家。李虎恩赶忙把他叫住,让他回家和自己的父亲说,把家里所有的钱都带来,然后让父亲把身份证给带过来,这熟人觉得无非是带个话,就答应了。这样李虎恩带着父亲糊里糊涂的花了6000块钱买了两份股权认购证。他也不知道这个东西是干嘛用的,这么个买法。他父亲看到,六千块钱就买了几张纸,差点当场就要揍他。这时旁边的人有好心的就和他们说,有了这个认购证就可以去换股票,买的是原始股,一块钱一股,到卖的时候可能是10块钱,也可能是20块钱。这下可把李虎恩高兴坏了,连忙刨根问底的问人家,在哪里买卖,什么是股票,什么是认购证,什么是摇号这些。最后就刚开始的6000块钱,该股票上市之后,直接15块钱开盘,李虎恩一下子有了十几万。他觉得这个比买卖绿豆可来钱快,就一发的不可收拾。先是买认购证,后来又去收原始股,跑到各地去收,这些股票一上市就是十几二十倍的利润,李虎恩赚得了第一桶金,到99年的5.19来临的时候,他的资金已经到了几千万了,再赶上那一波科技股的泡沫大潮,直接的翻了几倍。就这样,李虎恩再也不做绿豆了,一心就在股市上折腾,几乎就没有失手过,就是这样发的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